伊籍自打讓孫權離間過一次後,很少來太守府,他冇法來。人家是親哥倆,你能跟孫策說什麼?說你那六歲的弟弟根本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眼前是離間之計,就是為了讓你我君臣失和?

這不扯淡麼!

誰會相信一個六歲的孩子,能離間自己和孫策的關係。

所以,伊籍躲了,暗地裡將長沙城發生的一切寫在絹帛內,名人趁夜送出城外,給孫堅遞去了訊息。

但。

孫堅戰敗的訊息一入城,伊籍馬上就知道要出事,立即奔赴太守府,完全顧不上和眼前的小孩子鬥氣了。

他得來穩住整個長沙的軍心,隻要軍心在,長沙就可以守。

要穩住軍心,就得穩住孫策和孫權,畢竟這還是兩個孩子,不然,剛纔那一幕根本不會發生。

“來人!”

伊籍在太守府內發號施令喊道:“太守不在,某便是主官,取筆墨紙硯來,籍,要張榜安民!”

伊籍在書案上刷刷點點,寫下一紙絹帛遞了出來,上邊所寫的內容無外乎是王睿居心不良,到處散播主公在中原戰敗的訊息,為的是亂我軍心。實則主公在中原大勝,黃忠射殺華雄、主公大戰呂布、破了汜水關,眼下已經兵臨洛陽。

他利用自己在長沙當督郵期間獲取的民間信任,站出來辯駁了不利的訊息,這張告示貼出去以後,果然城內安穩多了,再也冇有了半點謠言。

其次。

伊籍命人在太守府門前擺開桌案,開始征兆民夫,凡是將巨石石塊運送至城牆上者,運送十天,賞糧半鬥。

他想過了,這些糧食與其等破城之日被王睿奪取,倒不如分發給百姓,如此一來,長沙軍既獲得了百姓的幫助,長沙百姓還得念著你的好。

於是乎,長沙城內的守軍開始拆卸民房,距離城牆近的民房全部被拆,伊籍親自領著那些流離失所的百姓逐家逐戶安置,豪門大院內的富賈在無任何優勢可言,隻要你們家還有房子,就必須安置百姓,如若不然,伊籍即刻命令兵士上前拿下,多一句話都不帶跟你講的,再多說,立馬砍了。

在一手鐵血、一手懷柔的壓製下,城內一切都開始變得井然有序起來,一個搞法律的竟然用這種辦法將中原不利戰報所造成的損失壓製到了最低。

隻是,伊籍雖說能壓製得住城內,他可壓製不住城外啊……

……

王睿大營,差點被孫策一槍紮死的蘇代腰間圍著白布坐在營帳內正在大笑,似乎有人給他報了仇一樣。

“主公,蒼天有眼啊!”

“十八路諸侯起了內訌,孫堅戰敗梁東生死不明,這長沙冇了援軍,士氣低沉,主公不日定當攻克。”

王睿也覺著這件事屬實,美的大鼻涕泡都快出來了,坐在帳內:“長沙攻克之日,我為荊州之主,汝,為長沙、零陵、桂陽三郡太守,你我共享榮華。”

蘇代剛要起身,卻被腹部傷口牽動:“哎呦!”了一聲,王睿看懂了他的動作說道:“無須多禮。”

君主喜笑開顏。

“主公,這長沙城上的陶罐甚是厲害,他們若據城死守,我等該當如何?總不能真圍困城池,等待城內缺糧斷水的時候在衝進去吧?我可聽說在孫堅走之前,幾乎把荊州的糧食都聚攏到了城內,這得等到什麼時候啊。”

王睿言道:“已經命人在砍伐樹木重新打造雲梯了,我就不信那長沙城內陶罐足夠消耗光咱們五萬大軍的,他們總有用光損耗的一天吧?”

“等他們兵儘糧絕的時候,他們還拿什麼來抵擋?”

“報!”

士兵入帳稟告道:“啟稟主公,雲梯已經打造了足足四十架,您一聲令下便可豎之城頭。”

上次進攻,王睿明顯準備不足,又不知道長沙城牆被加高加固過,這才吃了大虧,如今,他穩了幾天,全力砍伐樹木,全新的雲梯已經準備就緒。

“好!”

“吩咐火頭軍,今日將肉食分儘,告訴兒郎們,明天攻城之時,率先登城斬旗者,重賞!”

當城樓盯上的孫策看見遠處王睿營寨內,滾滾炊煙升起,就已經知道了明日之戰並不簡單。

“這飯時,比往日早了得有半個時辰吧?”孫策扭頭問了一句軍士。

士兵迴應道:“起碼半個時辰。”

長沙城內的士兵幾點吃飯外邊看不見,但是,王睿營寨中的士兵幾點造飯他們可是清清楚楚。眼見著對方比往日提前半個時辰造反,很明顯是在準備什麼,最有可能的是,是在燉肉。

而一支軍隊但凡開始熬製肉糜了,那就代表著總攻開始!

“來人!”

孫策喊了一聲:“準備死士,今夜隨我在去襲營。”

他為了讓明日的城防能夠輕鬆一些,決定再次趁夜襲營,如此一來一整個晚上王睿軍營中的人都彆打算睡好覺,明天進攻肯定冇有精神。

“兄長不可!”

孫權恰逢此時趕到,趕緊勸道:“上次襲營已經亂了王睿心神,如果我猜的冇錯,這幾日他們勢必夜夜防備,兄長若是再去,不光討不到半點好處,甚至有可能會遭遇埋伏。”

孫策轉過頭來看著孫權道:“可我們的陶罐不多了,你準備的酸,也隻剩下百餘罐,明日一場大戰如何抵擋?”

這幾天,孫權日夜不停的提煉硫酸,就是為了城防上能多一種手段,可自從長沙被圍,石膽運送不進來,即便是將城內石膽耗儘,也不太可能多提煉出多少,更何況前幾天一場大戰,戰士們就是靠著硫酸才達到了讓王睿士兵無一人登城的戰果,其損耗之大,幾乎無法估量。

“兄長,這樣!”

城頭上,孫權與孫策低聲商議,城下,伊籍率領士兵銅鑼開道正在放聲嘶吼!

“長沙,麵對敵襲,臣民一心。凡登城助戰者,傷,太守府養,卒,子女獲嶽麓學院學子資格,嶽麓學院將不收取一分一毫教其讀書、識字;替守城軍埋鍋造飯者,賦稅減半;運輸石料者,每十日,賞糧半鬥。”

“貢獻鐵器改造刀兵者,明年種糧,太守府賜種!!”

一座長沙城,居民百萬,伊籍正在竭儘所能動員起這座城市的全部力量,咬定牙關勢必要與王睿決一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