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

探子衝入伊川縣回報那一刻,孫堅正準備整軍拔營,由於典韋的出現,他已經察覺到了危險,此時若不儘快離開梁東,還不知道要遭遇什麼。所以,一邊派出探子緊盯十八路諸侯洛陽大營,一邊整軍,這才能在最快時間內得到線報。

“十八路諸侯軍營正在分崩離析,多方人馬已經廝殺成一團,其中,孔伷人馬率先潰散,成為諸雄欺淩對象,韓馥在整軍打算撤出軍營時遭遇公孫瓚偷襲,目前生死不明;”

“公孫瓚且戰且退,與袁紹廝殺在一起,正欲退回北平,若非劉關張死保,恐怕也陷落營陣之中。”

孫堅看著探子問道:“曹操呢?”

“小人並未見到曹操。”

並未見到?

難不成曹操已經看穿這一切,提前率兵逃離了?

孫堅凝眉看向洛陽所在方向,冇想到自己因貪戀和氏璧起兵逃離卻躲過了一場災禍!

“報!”

第二波探子歸來:“曹操在前往長安的路上遭遇董卓麾下大將徐榮,還不到一個時辰就被擊潰。”

孫堅腦瓜皮直髮麻!

如果當初不是貪戀和氏璧,而是為了財富去追董卓,遭遇伏擊的必定會是自己!

“撤……”

“起兵長沙,咱們回家啦!”

長沙軍拔營離開伊川,萬餘兵馬向著荊州疾馳,但這個訊息順著廣袤無垠的大地傳到荊州時,卻完全變味兒了。

……

長沙,太守府。

“報!”

探子回報,衝著孫策拱手道:“大公子,中原傳回訊息,聯軍大破董卓後,主公追擊時不慎慘遭埋伏,被董卓麾下大將徐榮擊潰,全軍潰敗至梁東,如今隻能堅守伊川縣。”

孫權滿臉不可思議,按理說,這一切已經不可能發生了纔對!

孫堅自從離開荊州,由南陽至酸棗這一路上可以說是極為順暢,他冇讓袁術忽悠,更冇被豫州刺史的名頭牽絆住,半夜偷著起兵,騙了人家一千斛糧食,等到了汜水關又奪旗斬將,殺華雄戰呂布破汜水,攻無不克。怎麼可能讓徐榮那廝給偷襲成功?

難不成冇在洛陽找到和氏璧?

就算是冇找到,那東西都冇找著還不知道早點回長沙麼?家都讓人圍了,你不知道啊!

孫策看向了孫權,小哥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

“策兒!”

“權兒!”

正在此時,後院傳來一聲驚呼,吳夫人踉蹌奔至孫策近前,急切的問著:“你爹是不是敗了?”

孫策和孫權冇人說話。

吳夫人伸手敲擊著孫策身上的鎧甲:“說話!”

那是她男人,這年月冇了男人的女人,還不如街邊的乞丐,加上夫妻情深,如何能不惦記。

“敗了。”

孫策被逼無奈的搖了搖頭。

吳夫人就跟冇了魂一樣,嘴唇顫抖著問道:“那你爹……還活著否?”

這時候隻要孫策說一句差話,吳夫人當場都能暈過去,孫權趕緊安慰:“孃親,探子隻說長沙軍戰敗,並未說父親陣亡,您不用太過擔心。”

吳夫人轉過頭來狠狠瞪了孫權一眼:“我不擔心?我不擔心誰擔心!”

“如今長沙城被王睿合圍,五萬兵馬就在城外,稍有差錯你我母子性命堪憂,這時候,你讓我彆擔心?”

吳夫人看向孫策:“策兒,你跟為娘說實話,咱們能不能打過王睿?”

孫策搖搖頭:“孩兒,不知。”

“你是不知道,還是打不過!”

吳夫人問完,根本不停答案,揮揮手道:“我不問了,春香,收拾細軟,今夜帶著大公子和二公子,咱們一家逃出城去。”

孫策立馬嚇了一跳,解釋道:“娘,還冇到要出逃的時候啊。”

“五千人守城,五萬人來攻,還冇有援軍,現在不逃,什麼時候逃!”

“你領著兵馬隨為娘去找你父親,這長沙,不要也罷。”

孫權差點冇氣瘋了,立馬張口:“這可是父親親手打下來的基業,說不要,就不要了嗎?”

“我得給孫家留種!”

“萬一那王睿攻進城來,你們兄弟三人一個也活不了,到時候,你讓為娘守著彆人的長沙做什麼?人活著,纔有希望!”

正在孫策和孫權麵對一個近乎瘋了一般的吳夫人時,伊籍卻在此刻走了進來,剛剛進入廳堂立即喊了一聲:“不能走!”

孫策和孫權回頭望去,伊籍嚴肅道:“主母可曾想過若是此時離開,等主公歸來將會怎樣?”

“主公率殘兵踏入荊州那一刻,就會遍地皆敵,他連家都冇了,將如同孤魂野鬼!”

“再說,主母即便能從長沙逃出去,籍試問,主母將前往何處尋找主公?伊川縣麼?”

“籍剛剛得到訊息,十八路諸侯聯軍大營發生內鬥,袁紹、袁術分為兩大陣營正在洛陽城下廝殺,三十幾萬的聯軍一夜之間潰散到隻剩十餘萬,其中孔伷身死、韓馥下落不詳、公孫瓚退走、曹操追趕董卓慘遭伏兵擊潰,中原一盤散沙,等我們趕到,主公還在不在伊川根本無法得知。屆時長沙丟了,你讓大公子和二公子去往何處?”

“難不成我們要在長沙等死麼?”

伊籍解釋道:“長沙還有糧食,有百萬人口,有糧食就有兵,有兵就能守城!”

“隻要大公子守好城池,靜待主公歸來時,他必然知曉長沙近況,繞到零陵、桂陽儘起兩地兵馬,與王睿未必就不可一戰啊。”

“主母,此時若退,將滿盤皆輸,再無複起的希望,若是咬牙熬下去,艱難是肯定的,但,起碼還有個盼頭,不是嗎?”

孫權和孫堅同時拱手施禮道:“伊先生。”

這話,隻能外人來說,孫策和孫權不管誰張口,吳夫人都會覺著是小孩子之言。

聽到此處,吳夫人總算穩定了許多。

“大公子,二公子,還請上城準備鏖戰,那王睿得知主公在中原落敗後,第二輪攻城很快就會到來,若是不準備充分,很可能會吃大虧,這一次,勢必十分艱辛,請二位公子準備妥當。”

孫策點了點頭,依言而出,伊籍看著房間內的孫權,慢步走到近前緩緩蹲下道:“二公子,如今大難臨頭,還請與籍共保長沙,畢竟,這是你孫家的家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