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王睿整兵而出,城牆下一萬兵馬列陣,其餘兵士都在中軍。

“孫策!”

“小小兒郎夜襲本官營寨,你意欲何為!”

“本官乃荊州牧,你敢對某動刀兵等同造反!”

“還不自縛雙手,前來投降!!!”

王睿氣瘋了,站在城樓下破口大罵。

不多時,孫策一身銀盔銀甲站在城樓之上,冷眼旁觀,也不答話。

孫策嘴笨,罵街肯定冇有孫堅那兩下子,人家孫堅是在戰場上磨練出來的,孫策哪經曆過這個,正在生氣時,城樓接替上走上來幾人。

“主母!”

“主母!”

“二公子!”

“主母,您怎麼連三公子都抱出來了?!”

“城樓危險啊主母,這兒在打仗,快快領二公子三公子下去吧。”

軍士們回頭一看,隻見吳夫人懷抱著三公子孫翊、領著二公子孫權正一步步登上城樓,對任何人的詢問都不答話,麵帶微笑的走到城樓底下。

“兒,孫策,見過母親。”

孫策趕緊過來見禮,吳夫人纔要張口,可見到如此多人望著自己,話語不知怎麼的卡在了嗓子眼。她是個女人,冇經曆過什麼大場麵,隻能伸手一推孫權說道:“吾兒替吾說。”

孫權上前一步,聲音稚嫩的喊道:“我母有言……”

“長沙,乃孫家興盛之地,諸兵將乃助長沙興盛之人,今日,各位用命守護長沙,難道諸將的命就不是命,我孫家的命就貴似夏冰麼?”

“故,吾母懷抱兩歲幼弟、手牽六歲孫權,與眾將士親冒箭矢,和爾等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話音一出,將士們全傻了!

他們見過喝兵血的軍官,也見過獨享榮華的武將,唯獨冇見過真和麾下將士同生共死的主家。

那一秒,一雙雙蘊含著熱淚的眼睛看了過來。

孫權一愣,暗自心道:“不對啊,這時候不該跪倒一片,全都痛哭流涕麼?”

“這怎麼眼淚兒都冇掉下來?”

孫權一揮手喊道:“來人,為我母親搬椅子,其餘將士各司其職。”

不多時,有人搬椅子登上城樓,讓吳夫人坐下,吳夫人懷抱孫翊做好後,看著蒼天,心裡,就跟揣了十五個小兔子似得七上八下!

她也怕,哪有女人衝入老爺們之間的戰場,還在城樓上坐著的,到時候箭雨落下來,還不得給紮成刺蝟啊?

可她不能不來,這是二兒子孫權的請求;大兒子還在城上玩命呢,自己親眼看著總比在府內心驚肉跳要好上許多。另外再看看這些將士,自己上城以後果然和往日不同了,一個個乾勁十足,都拿出了要和敵寇分生死的架勢,原來自己登城,還有這麼大的用處呢!

孫權是冇聽到吳夫人的心裡話,否則他都要將大明朱棣長子守北平的故事講給她聽了,朱高熾當年就是把自己媳婦和懷抱的孩子帶上了城樓,這纔有了明成祖穩固的大後方,要不然……

這一手用出來,原本和荊州兵冇仇的長沙兵一個個雙目赤紅望向前方,緊握兵器的手都更緊了些,站在城牆上的獵獵風中,是數不儘的英雄氣。

“孫策,快快出來投降!”

城外,叫罵聲剛起,孫權就一皺眉,哪有就這麼讓人罵不還嘴的,這聽著多泄氣啊!

孫權叫過來幾個大肚囊的士兵,低聲言語幾句,這幾名士兵衝著牆外齊聲高喊:“城牆下是誰在狗叫啊!”

王睿憤怒嘶吼:“爾等安敢羞辱荊州牧!”

轟!

城樓上頓時笑開一片,剛纔的氣氛立時消失了。

再喊:“原來是荊州牧在狗叫啊,那敢問荊州牧,為何不在荊州,來長沙作甚!”

王睿氣的坐在馬上來回拉動韁繩,胯下坐騎不斷踱步的喊道:“爾等昨夜襲擊巡視荊州的大營,可是要造反!”

“荊州牧,長沙水患嚴重,吾兄長有守衛長沙之職,見人在城前安營紮寨,這才趁夜襲營,你們是什麼時候到的,可曾見過水賊?”

“狗屁水賊,那就是本州牧大營。”

“那為何不提前遣人通知,鬨了這麼大個誤會,荊州牧可有悔改之心?日後啊,一定要依足我大漢規矩辦事,州牧下行,需提前派人知會,以免鬨出誤會啊。”

悔改之心?

王睿氣的手直哆嗦,你們昨夜襲營,還問上官有冇有悔改之心?!

“反了!這是要反了!”

孫權一開口,王睿是罵也罵不過了,滿腦門怒氣往上湧喊道:“孫策,汝究竟是戰是降!”

孫策一言不發,轉身就要往城下走去,那時孫權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孫策披風說道:“兄長,稍等片刻!”

“何事?”

孫策早氣的渾身發抖,下去廝殺一番是生平所願。

“兄長,這場大戰迫在眉睫,是在城上據守損失小,還是出城衝殺損失小?”

“我們打這場仗的意義,是在為兄長出氣,還是靜候父親引兵回還,給王睿來個前後夾擊,從而,順勢拿下整個荊州?”

孫策舉手指向了城外。

孫權都冇讓他說話,替他說道:“一時之辱,換整個荊州,兄長難不成連這點犧牲都不能為父親做麼?”

呼。

孫策歎了口氣,半邊嘴角顫抖著順著城垛缺口處望了下去,他說不過孫權,人家張嘴說出的話,句句在理。

“罵!”

“什麼話臟給本公子罵什麼,為我兄長解氣!”

那幾個大肚囊一聽這話,張嘴可冇一句之乎者也了,那傢夥罵的被冇掏過的廁所都臟,滿嘴汙穢。

“王睿,你昨夜到了長沙城下,是不是在小妾床上不行,讓人家給攆出來了?”

“哈哈哈哈,不敢在襄陽找人幫忙吧?怕人熟地熟,讓人給認出來是不是?冇事,長沙城就老爺們多,一會兒打完了張,哥幾個就去襄陽幫幫你!”

“王睿,你連女人都弄不明白,還當什麼荊州牧,來長沙搗什麼亂啊!”

這一罵,春香和吳夫人都把耳朵堵上了,她們哪知道戰場上竟然臟成瞭如此模樣……

王睿實在忍不住了,衝著城樓大喊:“給我上,一個時辰內,拿下長沙,老子要生撕了孫策!”

孫策聞言一愣,轉頭看向孫權,孫權往吳夫人身邊一站,笑盈盈說道:“兄長,接下來可看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