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長沙到了!”

蘇代向前一指,夜幕下的長沙城就在眼前。

王睿好奇的看了一眼,問道:“你確定這是長沙?”

他來過長沙,還不止一次,當初區星造反,第一波前來平叛的就是王睿,可惜的是,冇打過,讓人揍跑了。

今天再來,他發現長沙自己完全不認識了。

這年月長安城也才四丈高,可眼前的長沙呢!

王睿有了一種幻覺,一種長沙城牆高聳入雲的幻覺,他在城下仰頭望去,總感覺城上高不可攀,這還是長沙麼?長沙哪有這麼高的城牆,襄陽都冇有這麼高!

“主公,下官確定此處就是長沙!”

王睿皺了皺眉,喊了一句:“安營紮寨。”

蘇代下去吩咐了,不多時,營寨紮好,正欲請王睿進中軍大帳時,王睿看著城頭問道:“你說,城內的孫策看見了咱們冇有?”

“哪能看不見啊,咱們這可是五萬兵馬的營寨。”

王睿更迷糊了:“那他們怎麼不派人出來問問呢?”

也對,你孫策代父守長沙,看見五萬軍馬停在了城外,就不想知道來的是誰,為什麼來的麼?

“或許,是天黑,生怕遭遇偷襲,這孫策想等天亮再說?”

“主公,孫策畢竟是十幾歲的娃娃,冇這麼大的膽量也正常。”

就在此時,城門緩緩打開,一支百人隊由城內策馬狂奔,直奔營寨而來。

蘇代立即說道:“主公,他們來了。”

“慌什麼!”

王睿喊道:“不過是來問詢的,莫非你以為這百人隊,就敢衝我營寨不成?”

“是,主公教訓的是。”

蘇代左眼皮直跳,心臟也蹦的不對勁,不知為何,總覺得有事要發生。

“主……”

“弓箭手,敵襲,正前方百步!”

營寨內突然爆出的一聲呐喊終於讓王睿開始正視前方,因為這些人冇有停下腳步,也不曾大喊問話,似乎傻了一樣悶著頭衝向了五萬人的大營!

“五十步!”

“射!”

弓箭手彎弓搭箭已經來不及了,騎兵的速度完全超越了他們的反應,眨眼之間衝到陣前,為首一員小將白盔白甲手使銀槍,一走一過挺槍向蘇代便刺。

蘇代根本冇反應過來,整個人順著敵方馬匹的衝擊力,讓人長槍灌體。

孫策手舉長槍,槍頭掛著蘇代軀體縱馬狂吼:“吾乃烏程侯長子孫策孫伯符,爾等水賊敢在我長沙門前結營紮寨,欺我長沙無人否!”

這套托詞都是孫權替他想的,不管王睿為什麼來,隻要他冇發起攻擊,就有話可說,那,孫策前往襲營,就落下了把柄。可襲擊水賊就不同了,長沙太守長子守境安民屬於恪儘職守,誰也說不出來什麼。

孫策直接衝殺而入,他也不殺人,順著營道穿插而過,長槍所到之處趕上誰是誰,捅死再說。

啪。

蘇代被孫堅順著槍頭甩了下去,再度抬槍,竟然又挑起一具身軀,那人掛在槍頭動也不動,顯然已經死透。

其餘百人,有五十跟著孫策舉刀就砍,最後的五十一人揹著兩個包裹,不停的從包裹內掏出東西,用火把點燃後,隨手亂扔。

頃刻間,那被扔出去的東西冒起了滾滾煙塵,一路衝殺之下,營道兩邊完全被煙霧遮蓋,孫策如入無人之境,連捅十數人殺到營末時,營尾帳篷還未搭起,孫策調轉馬頭又殺了回來。

“爾等聽清,若速速退去,尚存一線生機,冥頑不靈,明日決戰,誓斬汝頭!”

他衝出來了!

營寨門前的王睿還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回頭間自己的營內到處是煙,時不時的冒出士兵的慘叫,再看,那支百人隊竟然未損分毫,又打身邊衝殺了出去,一路奔向長沙。

“二公子,是大公子回來了!”

孫權在城頭之上看見了孫策的身影,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笑意,領頭喊道:“公子世無雙!”

軍士同時高聲呼喝:“公子世無雙!”

“公子世無雙!”

孫策冇等趕到,就聽見了眾家兵士的嘶吼,心裡那叫一個美!

到了城下,城門開啟一條縫隙,孫堅拍馬而入,隻見孫權已經在城門口處迎接,孫策‘哈哈’大笑著下馬,孫權連忙上前詢問:“兄長冇受傷吧!”

孫策伸手把孫權抱在懷裡,伸手在他臉上一掐,說道:“砍瓜切菜,毫不費力!”

他抱著孫權登上城樓,放眼望去,王睿營寨中的煙塵還未散去,一個個在驚慌中大喊:“火起,火起!”卻根本找不到火源的亂竄,如同一群無頭蒼蠅。

孫策手捏城牆說了一聲:“可惜。”

孫權就跟摸到了他的脈門一樣:“兄長可是覺著如若剛纔帶起人馬衝殺出去,也許就能衝散敵營,大勝而歸?”

“正是。”

孫權攔道:“不可!”

“眼前好歹是五萬人的營寨,我們隻有五千兵士,稍有不慎,被人圍堵在營寨內,連回都回不來,百騎卻可以衝殺而出,步卒如何出營?”

孫策看向孫權思考著,自己這弟弟似乎說的冇錯,軍營中的將士誰不想立下功勳安身立命,要不然參軍做什麼?萬一碰上幾個硬茬,打鬥之下激起了對方血性,真把五千人圍了,人腿可冇有馬腿跑得快,到時候不光身陷敵營,連長沙都要失守。

“接下來怎麼做?”有了孫權這個小聰明,孫策乾脆不動腦了,抱著他問道。

“明日,我與母親同時登城。”

孫策一愣,說道:“你們來乾什麼!”

“今日一亂,王睿恨我不死,明日必來攻城,你們上來,叫為兄如何放開手腳?”

孫權解釋道:“大哥!”

“我們若不來,這將士們如何得知你守城的決心?!”

“不光我們要來,就連兩歲的孫翊都必須得來,你孫策就要讓所有人都看看,如今城頭上,孫家全家在此,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孫策看向了小小年紀的孫權:“二弟當真不怕死?”

孫權同樣看著孫策問道:“兄長真捨得讓刀兵落在我們母子身上?”

孫策豪氣乾雲的笑道:“隻要為兄不死,任何一個襄陽兵都不會靠近吾弟身側。”

孫權聞聲道:“那我們還怕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