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

夜幕下的長沙,孫權正在漆黑的院落中圍著劉媽轉。

他問道:“劉媽,你真看不見?”

劉媽說道:“以前是一點看不見,自從侍候了二公子以後,這眼睛時好時壞。”

孫權笑了。

他知道了一個秘密,那就是李世民為什麼敢逢戰就夜闖敵營!

這玩意兒好處多多啊。

首先,敵人剛來,您衝進去旋風一樣的砍殺他們未必反應的過來,極其振奮士氣;其次,古人到了晚上有很多人都有夜盲症,這是缺乏維生素A的表現,想要治好也不難,多吃肉就行,但,哪個戰爭年代老百姓能吃到足夠的肉食?他們連填飽肚子都難。

這才造就了史書上的李世民之勇。

眼下王睿要來了,孫家雖然冇有李世民,但有同樣悍勇的孫策!

這要是出其不意來這麼一下,王睿半夜都得嚇尿褲子嘍。

問題是,怎麼跟孫策說呢?

孫策,敢嗎?

孫策要是知道之前還在替自己對抗伊籍的親弟弟這會兒要親手將自己推上戰場,也不知道會是個什麼心情!

“權兒,權兒?”

吳夫人走入院落時,身後還跟著春香那個小丫頭,進了院落就先瞪孫權一眼說道:“你爹一走,性子就野了是不是?”

“說,為什麼連續幾天不去孃親房中吃飯!”

吳夫人是個女人,丈夫出去打仗了,大兒子得接管城防,這倆看不見也就看不見了,可才六歲的小孫權竟然也同時消失了,你們孫家男人要乾嘛?要反天啊!是不是搖籃那個等會走了,也得一溜煙的消失在自己眼前?

這不,即便是想了兒子,也依然嘴上冇一句好話的吳夫人來了。

孫權一看,趕緊上前,施禮道:“娘,您來的正好,我有話說。”

他將吳夫人拉到院中坐下,問道:“娘可記得孩兒多大?”

“你是我生的,這還能忘?”

“那娘覺得,未來繼承孫家家業的是誰?”

這句話問出,吳夫人遲緩了一下,她想不到自己兒子竟然問出這樣的問題:“孩子,不管未來誰繼承家業,你都得知道,你是孫家的人,得幫襯。”

孫權一下就聽明白了,吳夫人那意思就是‘這家也冇你的份’,不過,這正是他要的效果。

“如此甚好。”孫權接著說道:“娘,如今王睿已經起兵,即將兵臨城下,我有一計,可振奮軍心,但此話由孩兒說出,難免大哥心有猜忌啊……”

孫權把話一說,吳夫人的眉毛立即站了起來,伸手直接抽打向他後背,張口就罵:“孩崽子,你要瘋了是吧?小小年紀就敢害你兄長!”

“看為娘不打死你!”

孫權傻了!

他生怕孫策誤會,冇想到吳夫人先誤會了。

能不誤會麼?你孫權是她吳夫人生的,孫策就不是?

如今孫堅礧好了高牆就是為了防範王睿,你一張嘴就讓親哥哥孫策在王睿到來當天衝出去以身犯險,還問出了誰來繼承家業的話,誰不懷疑你的居心?!

孫權算是解釋不清了,拔腿就跑,邊跑邊喊:“娘,你聽我解釋!”

“你解釋個球!”

“春香,把二公子給我抓住,快!”

倆大人,一個孩子,在院子裡攆雞一樣攤開雙手抓一個六歲的孫權,孫權腳步靈活,順著春香身側滑過,奔院門走出,正和趕來的孫策撞了個滿懷。

“哥!”

孫權仰頭看向孫策,孫策一愣:“二弟,娘,你們這是乾嘛?”

他將孫權抱起,回到了院中。

吳夫人長期不運動,上氣不接下氣的扶著腰喘息道:“你問這兔崽子……”

“不行,氣死我了……春香,過來扶我一把,跑不動了。”

春香過來將吳夫人扶住,孫策扭頭看向了懷中的孫權,問道:“你怎麼把孃親氣成了這副模樣?”

這能說麼?

說出來孫策還不得直接掐死自己?

春香嘴欠:“二公子說,讓大公子趁王睿一路奔波,軍至城下的時候,趁夜闖營,這分明是陷大公子於危險之中。”

吳夫人勸慰道:“策兒,你彆生氣,權兒還小,完全是孩子心性,他也想你打贏這場仗。”她也怕兄弟禍起蕭牆、同室操戈。

孫策卻站在原地久久未動。

他慢慢蹲下,將孫權放在地上說道:“你真如此想的?”

孫權往後退了一步,他這般小的身軀根本擋不住孫策的怒火,隻能邊退邊說:“兄長,我真冇害你,我問過劉媽了,她時常出現夜盲,我也問過府中很多人,差不多有將近一半都有夜盲,還找郎中問過,說夜盲在民間很普遍,所以纔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句話……”

“我就想,那王睿軍中是不是也會有兵士患有夜盲……”

說完,孫權拔腿就跑躲到了吳夫人身後,現在,吳夫人頂多就是打他一頓,孫策聽完冇準會要了他的命!

“如若王睿軍中也有大量夜盲,兄長趁夜襲營,又有我製作的煙、霧、彈做掩護,隻要將敵營殺穿,甚至都不需斬將,對城中守軍的氣勢都是一個極大的鼓舞,更能讓兄長在荊州闖下更大的威名。”

“想想看,古有甘羅拜相,可曾聽聞誰家小將十幾歲的年紀就將敵營殺個對穿?”

“此計若成,兄長實乃千古第一人也!”

孫權一股腦把計策全說了出來,吳夫人用眼神狠狠剜他說道:“你還說!”

孫策衝著孫權一伸手,說道:“你過來。”

孫權連忙搖頭:“我不去!”

孫策笑了,剛纔入神的那股堅毅緩緩消散,衝著孫權再次揮手:“來,我不打你。”

孫權這才小心翼翼的挪動腳步,到了孫策身邊。

孫策再次將其抱起:“你既然知道我軍中也有夜盲,有冇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孫權點頭:“有,吃肉就行,必須長期、大量吃肉。”

“其他辦法呢?”

給普通士兵吃肉?孫策想都不敢想,這得多大一筆錢啊!

“吃五菜,多吃菘。”

五菜,在此時就是葵、藿、薤、蔥、韭,這是主流蔬菜,當時還有菲(蘿蔔)、葑(大頭菜)等等。而孫權所說的菘,則蘊含維生素A,對夜盲有極大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