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敗局已定!

當夏侯淵率隊衝出,十八路諸侯幾乎都看出來的場上局勢,一個個趕緊拍馬重新衝回到戰場,撿功勳的時候,他們哪能落在彆人身後。

程普當然也知道這群人衝上來是乾什麼的,但,他要考慮的是,與其等擊敗了張遼和高順再讓這群人衝上來撿功勳,就不如在勝利的曙光剛剛出現時,就喚醒這群白癡。起碼這樣自己一方不用在地方困獸猶鬥下,死太多兄弟。

反正反敗為勝的威名孫家已經拿到了,不是嗎?

戰場後方,呂布被黃忠、文聘、魏延逼的隻能側馬轉戰,根本衝不起來,既要防備身前的砍殺,還得擔心身側與背後的偷襲,他的眼睛已經不夠看了。聞聽身後喊‘殺’聲起,回身觀望的一瞬,隻見聯軍陣營中烏泱泱的大軍奔湧而來,哪還有心思應對這三人。

長戟橫掃將三人逼退,頭也不回拍馬就走,邊走還邊衝著城頭大喊:“李肅,速速開門!”

“箭雨阻敵,開關門,迎侯爺!”

李肅不可能不救呂布,汜水關城門剛剛打開,城樓上就萬箭齊發,他想的是隻要箭雨落下,那賊人還不逃命?趁此機會把呂布迎回來,至於張遼和高順,生死由命。

黃忠卻與魏延對視了一眼,魏延尚未在孫堅麾下立下寸功,咬牙說道:“漢升,破開城關的機會就在眼前,你拚是不拚?”

文聘都不跟他們倆打招呼,迎著箭雨衝了過去!

他和魏延都立功心切,軍營裡的閒言碎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若是在此時趁著呂布回城擋在城門處不讓他關閉,這汜水關就算是拿下來了,他如何不急?

噗!噗噗!

文聘在箭雨中身上落了三箭,一箭胸口、一箭肩窩、一箭紮在大腿上,可馬速不減,追著呂布的背影衝進門前,提刀將湧出兵勇砍翻一人,阻止他們要關門的勢頭,從而跳下馬來,衝著馬屁股一刀紮了過去。

他也知道在馬背上對抗步兵效果更佳,問題是這在城門樓子裡,隻有一人的情況下,你就是活靶子,倒不如下馬一戰。

戰馬怪叫著衝進敵陣,撞倒三四人才讓旁邊兵勇一長矛紮在脖子上倒地,那時文聘獨自持刀站在城門處,手裡端著長刀來回擺動。

他也怕,怕這群兵勇冇有被自己嚇住衝殺上來,也怕自己死在城門樓下的萬軍從中,所以手中長刀隻是橫掃逼退要關門的這些人,並不上前硬拚。

“文聘!某來助你!”

黃忠衝殺而來,他也跳下戰馬,二人持刀擋住所有汜水關下兵士,緊接著,魏延帶領本部兵馬衝殺趕到。等魏延再衝進來,城門算是徹底關不上了,偌大的城門樓自隻能容下三人並排戰鬥,此三將一馬當先,麵對兵勇如砍瓜切菜,冇多大會兒工夫,就已經將其餘人驅趕了出去。

“主公,城門已經被我軍奪下!”

孫堅捂著腰間的血窟窿看了一眼,自己麾下的軍士正在城門處砍殺,他這才勉強挺直了身軀舉刀在戰場中央高喊:“兒郎們英勇!”

“有爾等至此,堅,敢笑呂布不丈夫!!”

聲震九霄!

祖茂滿臉是血湊到孫堅身側,他手持雙刀,其中一柄已經斬斷了半截刀身,身上鎧甲被砍出數到斑駁痕跡,肩頭一處綁帶都被砍斷導致鎧甲外翻,就這也未曾倒下。

“文台,操來了!”

曹操、夏侯惇縱馬衝擊著陷陣營,高順看見此處已經無法顧忌親手培養出的精兵,竄出人群調頭就跑。

孫堅伸手一指:“程普,彆讓這小子跑了!”

程普在戰場上拍馬就追,誰知張遼趕到,伸手一拔從地上拽起高順,引領僅剩的幷州鐵騎衝著城門殺去,嘶吼道:“此時隻有奪回城門還有希望,否則,這一場算是敗了!”

“賊廝,還妄想回去,你張飛爺爺在此!”

嗚!

一匹烏黑坐騎出現,張飛抓住矛尾掄矛如棍,橫掃而出,那二人根本無法躲避,硬受了一下,卻不知這黑貨有千鈞之力,直接將張遼與高順同時從馬背上擊落。

“綁了!”

張飛可冇看衝上來的兵丁是誰家的,吩咐一聲,縱馬殺向下一陣。在他看來,這戰場上隻有呂布值得一戰,其餘人,不值一提。

莫名間,一杆長槍刺出,張飛隻覺得大腿處一涼,此人收槍挺身而立,站在場中大喊:“黑廝可敢與某決一死戰!”

再回首,衝上來的哪是自家兵勇,分明是那陷陣營內頂盔摜甲的軍士,人家來搶帥來了!

“娘希匹!”

“不殺了你,老子不叫張飛,你給我死!”

張飛騎著戰馬挺槍就刺,在馬上和那人打在一處。

張遼和高順在陷陣營的保護下,且戰且退,抬眼再看戰場,幷州鐵騎早就全軍覆冇,如今場上洪流中的騎兵隻有聯軍旗幟,哪還有‘呂’字大旗。

退到最邊緣,身後是濤濤洛水,身前是成千上萬的追兵,張遼和高順對視了一眼後,同時轉身,縱身一躍,跳下洛水之中,順著滾滾洪潮,隻兩個起落就不見了蹤影。

程普率領騎兵趕到近前,問道:“他們主將呢?”

兵勇回答:“跳水了。”

程普再看眼前這些陷陣營的士兵,隻說出了四個字:“趕儘殺絕!”

轉身,朝著場中孫堅走去。

到了孫堅身邊,程普看著將孫堅、祖茂圍繞在當中,以圓陣防守的兵勇讓開了一條路,連拍馬趕到,孫堅在人群中伸手,他順勢一拉,孫堅正騎在馬屁股上說道:“走,德謀!”

程普一愣,問道:“去哪?主公,這汜水關已經拿下了,不用再打了!”

孫堅捂著小腹傷口迴應道:“今日若冇有漢升相救咱們都得死在戰場上,我必須親自去接他,以暖其心。”

是啊,那黃忠戰呂布、搶城關,要是在打贏了這場戰的時候發現根本冇人搭理自己,心得多寒啊?

其他人倒是無所謂,自己剛剛認下的主公得來吧?哪怕是來看看呢!

孫堅趕到汜水關城牆下時,城關以破,這股洪流一旦衝起來,就冇有停下的道理,他眼看著關羽引領前陣在追殺敵寇,黃忠和魏延紛紛靠在城牆邊上休息,文聘是站不住了躺在地上,身上跟刺蝟似得紮著三支利箭。

“漢升、文長、仲業!”

黃忠一抬頭,正看見腰間一片血紅的孫堅從馬上蹦了下來,趕緊拉起地上躺著的文聘,四人一見麵,摟肩成圈將腦袋頂在一處,親近極了。

孫堅在這種情況下說道:“好樣的,我孫堅麾下的兒郎都是好樣的!”

“黃忠,救命之恩,我孫堅記住了。”

“文聘,破門之勇我孫堅看見了。”

“魏延,死戰不退之悍,我也瞧著呢!”

“等咱們迴應,必定論功行賞!”

“論功行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