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猛然間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戰場上從未看過的一幕,竟然看見弓弩兵扔掉了手裡長弓,一個個拽出腰刀狂奔了出去。

他們要去乾嘛?

憑藉腰刀把孫堅從陣營裡救出來?

這不是瘋了麼!

那陷陣營連長矛都不懼,會怕你的腰刀?

可再一看,斬華雄的黃忠衝著呂布殺了過去,瞬間,就像是有什麼給他醍醐灌頂了一樣。曹操明白了,這黃忠,是要圍魏救趙!

好一員悍勇之士!

“魏延、文聘,還等什麼,拿下了呂布,奪取城關!!!”

黃忠在戰場上瘋狂嘶吼,領著中弓兵如入無人之境,他身旁的陷陣營正在和孫堅玩命,幷州鐵騎忙著與自家騎兵對撞,隻有呂佈一個人冇事乾,那,乾脆給你找點事!

“殺!”

“殺!”

戰場左右兩側,魏延、文聘各領本部五百人由邊緣地帶衝了過來,繞過陷陣營和騎兵陣地衝向呂布。

呂布懵了!

這可怎麼辦?

調頭往回跑,讓城關上的李肅打開城門?

那城門一打開就算是徹底關不上了,這群兵勇一擁而入會完全帶動失去鬥誌的十八路諸侯聯軍,剛纔的人山人海就會如潮汐一般再次湧來。硬抗?更是胡扯,自己再勇,也扛不住這千軍之敵。

後撤,隻能後撤,唯一的辦法就是嘗試著看看城頭的弓兵能否壓住他們,或許還有生還的機會。

“射!”

李肅看見呂布向城門跑回來,身後是騎著戰馬的黃忠緊追不捨,站在城樓上大喊了一嗓子。

於是乎城牆之上萬箭齊發,箭雨紛紛落下。

黃忠在馬匹奔行之下用長刀撥開打天際落下的箭矢,放聲狂吼:“衝向城關,退後一步者死!”

他隻能用人命去堆了,這是將呂布留下的唯一辦法!

唰。

箭雨如蝗,這群毫無防禦力的弓弩兵被紛紛放倒,戰場上在箭矢落下後似長滿了荊棘,但,危機從未解除。

“三姓家奴,看刀!”

呂布都已經快要觸摸到護城河上的吊橋了,魏延橫向攔截,藉助馬勢的衝擊力,兜頭就是一刀。

這時候他還哪有心思戀戰,彎腰之下任憑刀鋒斬斷自己頭頂發冠長翎,堪堪躲過刀鋒!

“賊將休走!”

嗚!

文聘的長刀再次來襲,就在呂布剛剛起身的檔口,一刀掃去。

呂布挺戟就架,‘叮’一聲脆響後,文聘往旁邊一歪身軀,胯下馬馳騁而過。

城門!

呂布眼中現在隻有城門!

那黃忠還能讓他走?

有了兩位兄弟的攔截,黃忠拍馬趕到,衝過來舉刀就砍:“死來!”

呂布看出黃忠的破綻了,可他冇工夫去進攻,剛剛拉馬躲過黃忠一刀,根本抬不起手來,魏延再次殺來,這回魏延亮刀攥撩向馬嘴,逼得呂布狠拉韁繩,讓赤兔馬在爆叫聲中抬頭揚蹄。此刻,文聘打背後殺至近前,就在馬匹落下時,橫削其背,呂布隻能抓住馬背棕毛將身體往馬肋骨處滑,滑到一側來了個鐙裡藏身,可以說是狼狽至極。

黃忠、魏延、文聘和呂布戰到一處,時不時還有腳程快而衝到近前的兵勇擾亂呂布心思,這可和呂布站劉關張不同,眼下是必須得打著十二分小心的玩命才能勉強應對。

呂布低頭躲過黃忠的長刀,順勢挺戟刺向腳下步兵,可抬頭的瞬間,看見即將撲來的兵勇是越來越多,宛如誰打開了地獄之門,放出無數小鬼兒。

祖茂望見此處,喊道:“主公,那呂布要死了!”

這就是孫堅重用祖茂的原因,隻要他不轉身,祖茂就冇想過徹退,即便戰死。

孫堅再去看戰場,發現風向變了,自己明明是在下風卻一下能穩住了局麵,高順率軍邊打邊回頭,心思根本不在戰場上,已經全被呂布拉了過去;張遼更是失去了騎兵衝擊的優勢,在軍中騎馬撤步,且戰且退。

機會,就在眼前!

“兒郎們,此時不拚,更待何時!”

孫堅瞧準時機,拎韁繩讓胯下戰馬錯後幾步,緊接著猛往前一躥,戰馬就地躍起,朝著陷陣營踩踏而去。

這時候需要的是勇將帶動,隻要能把兵士們那股狠勁兒給帶出來,纔有可能眨眼之間擊潰陷陣營。

嗵!

馬踏鐵甲的聲音傳來,四五個人被孫家胯下戰馬踩倒,隻是,這馬剛剛落地,陷陣營立即亮出了四五杆長矛刺來,馬匹被瞬間紮倒,連同孫堅一起倒在了人群中。

孫堅長刀脫手,在落地之前拽出腰刀,後背剛剛落地,都不管摔成什麼樣,先閉著眼睛揮刀亂砍一通再說,睜開眼,他就往人群腳下滾,剛剛滾出一個身位,自己才躺過的地方就被長矛紮個了滿地是坑。

可是,不管怎麼說,他付出一匹戰馬為代價給陷陣營撞出缺口,隻要祖茂能把握住機會:“大榮!!!!”

“殺!”

祖茂一馬當先,根本不管戰馬撞倒的是自己人還是對手,猛抽馬屁股讓戰馬邁動四蹄在人群中動了起來,他拎著長刀衝向敵陣,刀起時,以用出全身力氣,再落下,敵軍中一顆人頭飛起——噗。

鮮血噴濺!

陷陣營已經冇了找孫堅的心思,第二匹戰馬入陣他們必須優先對付,可此時孫堅卻就地站起,起身處,正是眾兵勇身後。

那孫堅看見滿眼的敵軍後背,惡似猛虎,抽刀就捅!

他不記得自己紮了多少人,更不管紮了誰,頭一直回望著,生怕在看不見的地方會被他人偷襲,即便如此,後腰處還是被一杆長矛紮透,等孫堅瞪著眼睛要轉身報仇,卻根本找不到人,或者說,眼前全都是人!

“把主公搶出來!”

這是祖茂胯下戰馬被紮躺下以後所說的話,但是他冇有鬆開手中長刀,躺在地上長刀一掄,刀刃掃過陷陣營士兵冇有鎧甲護著的腿肚子,頓時砍刀一片。

這些人的倒下擴大了缺口,孫堅的陣營中兵勇們衝了上來,找到了對方的側身,那剩下的隻是一場屠殺。

程普追著身側張遼總算是找到了時間看一眼戰場,他恨恨的望著身後十八路諸侯罵道:“匹夫!爾等收攏軍隊是等著下崽麼!還不出兵助戰!”

曹操多賊啊!

他已經看出了勝負手的關鍵,這眼看著孫堅就要打贏了,此時不上還等什麼,呂布都要被殺了,這是撿便宜的時候。

“夏侯淵!”

“末將在!”

“全軍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