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

孫堅也惦記著呢。

那是自己在大漢親手打下的地盤,萬一孫策那臭小子要是守不住……

自己媳婦、兩個小兒子豈不是要葬身在戰亂之中麼?

孫堅搖了搖頭:“冇有。”

“主公,要不要我派探子回長沙打探一番,這樣一來,起碼能安主公和眾家兄弟的心啊。”

自從有了地盤,祖茂、程普也都娶妻納妾了,雖說長沙不似中原這般繁華,但勝在安逸,日後哪怕真的拿下了荊州全境,再往下發展的時候,孫堅也準備向江東進軍,而不是入蜀。畢竟江東是老家,那裡水產豐富,又是魚米之鄉,守家待業的打天下不比滿世界亂轉強多了麼。

“已經派了。”孫堅看著門外說道:“我陸續排出去了兩批探子,如今,都還冇回來呢。”

“主公,我有點擔心大公子。”

程普若有所思道:“大公子心高氣傲,平日裡雖說謙和溫順,但目中卻隻有主公一人。在三郡時,黃蓋催糧去了我那裡,與我論起這天下英雄,我們談及呂布時,大公子眼中明顯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不屑。”

“還說,呂布定不如我父!”

“我跟大公子解釋,主公是帥,不是將,不可同台而論。大公子臉上滿是不服的迴應‘程叔叔,有朝一日,我定斬呂布,為我父揚威’!”

“主公,大公子若並非生在孫家,而是主公手下大將,我覺著,十年之後等身體長成,人也成熟了,他真可以跟呂布掰掰手腕,可生在孫家,身為人主,卻有些莽撞啊。”

孫堅聽完並冇有聽出程普話中的陰鬱,像是個父親看見了自己兒子說出了一番長誌氣的言論:“德謀啊,伯符還小,說的話都儘是孩子氣,你得多多教導啊。”

程普是聰明人,聽到此處乾脆閉嘴了,眼下主公喜歡大公子已經喜歡到了心眼裡,連話都聽不明白了。

身為人臣,有些時候你得冒死提點,而有些時候,卻隻能點到為止,這一點,程普心裡還是有數的。

“竭儘所能。”他說完了這句話後,走出了營帳,回自己軍營去了。

當營寨內隻剩下孫堅一人,他靠在案前伸直了腿,雙手向後撐著,有點想家了。

他想那個越來越像自己的孫策,想看看這小子長大了是不是個如自己一般的勇將;

還想看看那個現在還隻會胡鬨的孫權,會不會在孫策麾下當一個稱職稱責的謀臣;

也想看看那個纔剛剛兩歲,連走路都需要伸出雙手掌握平衡的小傢夥,聽他奶聲奶氣的喊‘爹爹’;

還有自己那個臉上褶皺越來越多,卻永遠全心全意伺候自己的黃臉婆……

孫堅笑了。

若是有朝一日真的蕩平了天下,那該多好啊。

自己可以享受天倫,孫策能夠定北邊疆,孫權主政,未必就冇有光武之治嘛。

想著想著,孫堅睡著了,夢裡,他看到了年邁的自己穿著由漢武帝時期更正為黃色的龍袍,儘管內心中還是喜歡黑色龍袍,卻也不在意了。

那時,孫策一身戎裝,銀盔銀甲膀大腰圓的站在自己麵前,抱拳拱手道:“父皇,北疆遊牧已經蕩儘,兒,再次殺至狼居胥山,不光祭奠了蒼天,還祭奠了霍去病將軍。”

孫權則一身朝服:“父皇,如今百姓富足,物澤民豐,這天下,生氣勃勃啊。”

嗵、嗵、嗵。

孫堅還冇來得及高興,就聽聞戰鼓聲響。

不對啊,自己不是當了皇帝麼?怎麼還能聽見戰鼓!

“主公!主公!”

孫堅猛然間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還在營帳之內,可入睡之時還是下午,怎麼醒來就變成了清晨?

“我睡了多久?”

祖茂溫聲道:“主公過於勞累了,從昨日下午睡到了今晨。”

嗵、嗵、嗵。

孫堅又聽見了鼓聲,再問:“外麵怎麼回事?”

祖茂拱手道:“主公,中軍大帳在擊鼓聚將。”

“快,給本侯穿鞋,快點!”

程普、祖茂一人一邊,給孫堅蹬上鞋,他不是講究,是睡這一宿把腿睡麻了,連走出營帳都是一手搭著祖茂的肩膀,腳下一瘸一拐走出的。

出了營寨,孫堅領著六將直奔大營,進去之後,發現其餘人已經齊聚,他剛進帳,就聽見第三通鼓響。

軍營有軍營的規矩,三通鼓不到,輕則撤職查辦,眾則就地斬首。

孫堅入位後,眾將立於身後,偌大的帳篷裡,袁紹環視眾人隻用一句話就將所有交頭接耳聲壓了下去:“眾位,汜水關前大旗以換,呂布,來了!”

呂布!

一瞬間,帳內鴉雀無聲。

這呂布的名號可不是讓人奚落出來的,在幷州時,丁原為幷州刺史,呂布在其麾下為騎都尉,當有賊寇來犯,勢必身先士卒,衝出追寇,哪怕黃巾作亂,也未曾畏懼過一絲一毫,戰績卓越。

這才讓有武猛都尉之稱的丁原收為義子,那丁原也是勇武之士,天下間能被他看上的,冇有幾人。不然,他哪敢直麵董卓,出言頂撞?

隻是後來呂布把事給乾噁心了,為了錢,他殺了丁原。

丁原可是執金吾啊,說宰就給宰了,多狠啊,就說冇有父子之情,還有提攜之恩吧?

但無論如何,呂布的勇武誰都無法磨滅,董卓敢在洛陽橫行霸道,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麾下站著呂布、華雄。

“呂布前來,則證明董卓已經傾儘全力了,諸位,紹有一請,請諸位竭儘全力,擊退呂布!”

不到最後時刻,誰會把這麼一位大將派到戰場上,呂布跟了董卓以後,已經被封為都亭侯,這是輕易上戰場的身份麼。

袁術搭言:“前幾日,咱們讓華雄堵在營帳之外痛罵,這口氣,在術心中尚存,今日,呂布既然來了,那咱們何不也來這麼一次?”

“諸位豪傑,誰敢衝到陣前去討敵罵陣,也給十八路諸侯,漲漲威風!”

魏延興奮到了極點,他相信這次絕冇人敢和他搶,於是彎腰剛要低聲和孫堅說話,旁邊一個黑臉漢子站了出來:“某家張翼德,願意戰鳥呂布,後撤一步,提頭來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