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陽。

王睿終於拿到了期盼著的疆場線報!

探子稱,孫堅以引軍前往汜水關,還在關前由麾下黃忠射殺華雄,又在宴席內仗勢欺人,以六人眾欺辱公孫瓚,大戰劉關張。

終於打起來了?!

王睿滿臉欣喜,看向左右。

蘇代拱手道:“恭喜主公,收複荊州之地,指日可待!”

王睿雖說是名義上的荊州牧,可實際上,三郡之地都在孫堅手裡,半個南陽又被袁術占著,他的話,也就在其餘四郡還有點作用,出了這地界,屁都不頂。

對於王睿來說,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

“蘇代!”

“末將在!”

“軍械打造如何?”

“主公,已經過半。”自從讓孫堅掏空了家底,王睿就將小金庫徹底打開了,把全部錢財都拿了出來打造兵器,隻等這一天的到來。

他如何能沉住氣?

“不等了,命工匠將所有生鐵都打造成長槍槍頭,配木杆,以最快的速度,點將出兵!”

長矛是最方便打造的兵器,且威力不小,隻需將生鐵燒化倒入模具,打磨出刃尖即可,再搭配上木杆,能迅速武裝起一支隊伍。

“諾!”

蘇代出去後安排具體事宜,這邊,王睿看著地圖也在蓄勢待發。

他得想想先打哪,再想想如何應付其他兩處的偷襲。

至於襄陽,王睿半點都不擔心,如今中原大戰,自己隻要留下五千兵馬,這時候,誰有工夫提兵來荊州撈便宜。

七天之後,王睿點將出兵,誓師時口口聲聲稱孫堅殘忍,乃亂法紀之酷吏,不管河麵上漁民是否是匪,便捕殺以衝功績,今日,將起兵長沙,維護大漢尊嚴。

那大漢都在洛陽周圍打亂套了,他還在這兒大漢尊嚴呢。

王睿也是臭不要臉到了極致。

不多時,襄陽城城門大開,王睿攜帶五萬精兵,由蘇代為先鋒,直撲長沙。

……

長沙,太守府。

孫策看著孫權的謀劃,問道:“這……能行麼?”

伊籍勸說:“大公子,除了有點危險,此乃保全長沙的唯一妙法!”

那麼,孫權給孫策出的計謀是什麼呢?

其實也十分簡單,他給孫權講了個故事。

說啊,有個人叫李世民……

“報!”

哥倆正在房間裡商討著,門外探子大喊著‘報’字闖入,跪在院外喊道:“探子回報,王睿領兵五萬,出襄陽,直奔長沙而來!”

伊籍邁步就走了出去,問道:“中途可曾分兵?”

“不曾!”

孫策出屋再問:“如今到了何處!”

“江夏公安。”

孫策與伊籍對視一眼,說道:“那豈不是過了武陵漢壽,就到長沙了?”

伊籍拱手道:“是!”

“大公子早做打算。”

孫策聽到此處,邁步直奔走出院落,吩咐道:“來人,派人前往零陵、桂陽通知舅父與孫賁,就說王睿來了,另外,找商船行水路至襄陽詢問蔡家有關襄陽此次出兵的一切,越是詳儘越好,快!”

伊籍補充道:“還需儘快稟告主公,令他率軍回防。”

孫策覺著有些為難,他十分想獨立支撐起這場戰爭,畢竟,這是他人生的首戰:“我父在中原之遠,還在大戰當中,怎麼回得來。”

伊籍再勸:“所以纔要咱們的過去送信,好給烏程侯一個回還的理由啊。”

“伊先生!”

孫策言道:“若此時叫回父親,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

伊籍忽然愣住了,他認識的孫策,不應該是如此冥頑不靈纔對,再次嘗試解釋:“大公子,王睿來襲可不是小事,雖然主公說過這是一統荊州的機會,但你也要知道,戰爭乃真正的危險,稍有不慎,我們三郡之地儘失,家眷皆落入王睿之手,到那時,主公即便往回趕也來不及了。”

孫策也有點看不明白這個伊籍了,你是咱找回來的,不知道這是孫伯符揚名立萬的時候麼?

伊籍同樣看著孫策,心裡想的是:“揚名立萬哪有家業重要!”

他們倆,人生中第一次覺得對方與自己氣場不和,有些格格不入。

而孫權,卻將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裡。

其實這不是孫策的問題,也不是伊籍的問題,是孫堅在舉手投足間拿下了伊籍的心,讓這位謀士打站在孫策角度思考問題的方位轉換到了孫堅角度之下。

從為人臣子的角度來說,他應該幫孫策拿下這場戰爭,給孫堅一個驚喜,確立繼承權;可作為孫堅的下屬,就應該通稟到位,絕不讓事件中出現半點不可控因素,這纔是他的責任。

孫權笑望這對冤家,就怕事情不亂的補充了一句:“莫非伊先生信不過我兄長?”

伊籍哪有心思應付他:“二公子,如此大事麵前,你就不要插言了。”

他的意思是,你不過是六歲孩子,就算有些小聰明,弄出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這種事哪是你一個孩子該張嘴的?

“兄長,我支援你,我覺著這個時候不應該打擾父親。”

孫策突然低頭看向了身旁,伸手將孫權抱了起來:“好,你我兄弟連心!”

“乾掉王睿!”

孫權被孫策抱著,伸出了小拳頭。

伊籍做夢也想不到,自己和孫策的關係,竟然被孫權幾句話就給離間了,還是離間的如此莫名其妙。

“關城門!”

“即日起,長沙城不得進出,城內糧食統一發放,城內精壯需搬巨石上城,不得違抗!”

“關城門!”

“太守府將令,即日起……”

一聲聲嘶吼擴散了出去,長沙城四門之上紛紛喊起長沙府的將令,頃刻間街頭務工的百姓快速歸還家中,地裡務農的農夫也接到了下次訊息從鄉間走回。

此刻,孫權看著熱鬨非凡的長沙城變得空空如也,平日裡人流不斷的街道再無一人,站在城頭之上,喃喃自語道:“莫非,這就是戰爭麼?”

長沙城高處,新接的城牆上孫策組織著防務,士兵們紛紛出現在大戰來臨時應該出現的位置,他們旁邊,箭矢林立,陶罐成堆,就連巨石都擺放整齊。城牆後,是三架正在組裝的拋石機,二公子說這東西隻要將陶罐拋出去就能乾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