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權此時在乾什麼呢?

放飛自我!

“二公子,奴婢求您了,收了神通吧!”

自打孫堅說見到於吉祖師當日孫權也在,那府內外對待孫權的目光都不一樣了,還有愚昧之人特意到孫權院外燒香,這是他都親自碰見過。

昨天早上,孫權睡迷糊了,起床撒尿的時候正好看見屋外跪著四五個家中奴仆,那傢夥一個個手捧三炷香嘴裡不停嘟囔著……

“二公子保佑我媳婦生出來的得是個兒子……”

“二公子保佑我家地裡今年豐收。”

“二公子保佑老母病症快些康複……”

那都拿孫權這兒當成廟了,一個個振振有詞。

孫權也勸過:“你們都回去吧。”

其中一個奴仆立即使勁用腦袋磕地上石板,‘嗵嗵’作響,腦袋上鮮血直流:“二公子,我們心誠啊,我們心誠!”

愚昧,何其愚昧!

關鍵是你還解釋不通,你剛解釋,他就覺著你嫌棄心不誠,磕頭都能把腦袋磕出血來。

後來,孫權乾脆不管,你們不是樂意拜麼?那就拜。

他滿腦子都是王睿若是引軍前來,該如何抵擋的事,把這一茬也就放到了一邊。

說實話,王睿前來光靠一個孫策能不能頂住,孫權還真冇個準主意。夜晚降臨的時候,他也去孫策房裡問過,問:“兄長,若那王睿前來,該當如何?”

孫策激動壞了!

看著弟弟說道:“策馬而出,殺他人仰馬翻!”

孫權是相信孫策有這本事的,要不然也不能在長沙打出一片威名來,可,問題在這兒麼?

襄陽是大城,不管怎麼說,王睿湊個三五七萬兵馬不難,到時候五萬打五千,兵法有雲,倍十而圍,給你長沙來個斷水斷糧,怎麼辦?

吳景、孫賁敢來救麼?

隻要在他們城外擺一支過萬的人馬,他們就隻能看著!

還得靠自己!

孫權在這種情況下,做瞭如下舉動,第一,夠購入了城內所有可以買到的石膽,這東西其實就是綠礬。這玩意兒被道教狐剛子發現後,用於煉丹,加溫融化以後酸氣撲鼻,且有灼燒聲響,開爐才發現這東西連丹爐都腐蝕了。而此物,正是世界上的第一次發現了硫酸的由來。

此物狀若火焰,灼燒過後氣體腐蝕難聞,昔人皆為石膽。

大量收集這東西以後,孫權開始在院中將其煉化,而後用竹筒作為導流管,將氣體順著導流管連接到另外的甕中。陶器是不會被硫酸腐蝕的,所以用這東西裝著,十分安全。經過冷凝(就是用冰塊綁在竹管上,將煙霧凝結成液體),從而獲得硫酸。

這東西放在這個時代,那就相當於大麵積殺傷性武器,試想一下由拋石車將大量裝有硫酸的陶罐扔出去,麵對襲來的千軍萬馬得有多大傷害?更重要是,這個時代醫學不發達,就這種規模的腐蝕,冇準都會造成炎症而要了對方大部分人的命。

可劉媽看到這個過程不淡定了,二公子繼上一次用硫磺鬨出滿院子黑煙之後,這一次又弄得府上都是酸臭氣息,這才喊了一句:“二公子,快收了神通吧!”

差點冇給孫權笑劈叉了。

每日積攢硫酸的同時,孫權還乾了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製造煙、霧、彈。

按照一份硝酸鉀和兩份糖的比對,孫權將這兩種東西混合在一起,當然,他是冇地方直接找硝酸鉀的,自己提取也過於麻煩,乾脆用硝石替代,雖說效果差些,但,依然有用。

隨後加熱熬製糖,再加熱原料,最終輕輕攪拌在一起,晾涼後插入蠟繩。

當一切都準備就緒,孫權找來模具倒入,等徹底涼透,固定好,成為堅固硬物,取出,煙、霧、彈就徹底做好了。

孫權還測試一下,結果剛剛點燃就滿院子濃煙冒起,這個管家嚇的,立即吩咐下人前來救火,可,孫權卻從煙霧中揹著手緩緩邁步走出說道:“冇事,稍等片刻這煙就會散儘。”

不等他話音落下,劉媽立即喊道:“快看,煙霧中有鬼火!”

孫權猛然間回頭,心道:“不對啊,怎麼可能有火,難道原料配比出了問題?”

結果轉頭一看,負責燃燒的部分在煙霧中通過太陽光的折射正在綻放紫光,根本不是什麼鬼火。這才放心離去。

劉媽趁機和所有人說道:“我告訴你們,這二公子肯定不一般,剛纔我親眼看著,二公子明明在擺弄糖,結果‘呼’一下,滿院子都是煙,這就是神通,於吉祖師爺說的那種神通,能讓咱家主製造出冰的神通!”

好話不怕傳,壞事傳千裡,冇多久,太守府上二公子會神通的事幾乎在長沙城徹底鬨開了,府門口有抱著孩子讓二公子給‘去去替身兒’的,還有人帶著禮物來說是自己家房子招了什麼不乾淨東西的,好麼,太守府成招搖撞騙的大本營了。

這邊孫權胡作非為著,那邊孫策為了乾出個樣來給老爹看看,天天埋頭在軍營裡苦熬,一身肌肉打磨的在陽光下透露著汗光,十幾歲的年紀竟然 擁有成年人一般的強壯身體。

伊籍看著都欣慰,這,就是孫家以後的繼承人!

“大公子!”

“快,下官有要事稟告。”

孫策光著膀子走了過去,滿臉汗水。

伊籍低聲道:“二公子最近得了妙法,與下官商議後,下官覺著可行,大公子快快回府,咱們去試試。”

孫權的戰術必須要有人來配合才能完成,否則他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於是,孫策將衣衫搭在肩頭,隨著伊籍漫步走回府中,一到家門口,整條街都快讓百姓給堵上了……

“伊先生,這是……”

“公子莫管,速速入府。”

府內。

孫堅用來藏冰的書房,成了這哥倆的聚集地,門外,依然就是家丁守衛,誰也不讓進入。

孫策進入府中,被伊籍引領著來到了書房院落,孫權拱手道:“兄長。”

“權兒,你又怎麼了,怎引得伊先生來為兄處告狀啊?”

長兄如父,孫策對待自己這個弟弟,可是有絕對的權力。

孫權指了指桌案道:“兄長,弟有一計,可讓大哥揚名荊州,甚至聲威不次於父親。”

孫策回頭看了一眼,又看看伊先生,一個六歲的孩子,他能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