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堅更壞,儘管他不逞口舌之利,但是論氣人,還真冇輸過。

“升!”

孫堅大喊道:“探子營探子黃漢升、魏文長、文仲業三人,為裨將軍,各領軍一千!”

這句話喊完,孫堅衝著公孫瓚說道:“我探子營還剩精兵九百九十七,各個都等著升官,公孫伯珪,你要戰便戰,休要多言!”

這邊探子營紛紛嘶吼起來:“公孫我兒,老子的官位全都掛在你頭上了,你過來,過來呀!”

“那紅臉匹夫,老子探子營肖勇,借你腦袋一用!”

這幫人不光打仗是好手,罵人,也一個比一個凶悍,張嘴就罵成了一片。

再看白馬義從,個頂個在白馬上手舉弓箭,光是臉上的頭盔就讓他們張嘴極不方便,誰也不好插嘴。

“行了!”

袁紹說道:“今日擺擂,到此結束,各位將軍引軍回營,若再生事,軍法處置!”

這還擺什麼慶功宴,彆喝多了直接炸營。

袁紹一想,乾脆讓他們都回去算了。

孫堅轉身就走,身後眾將齊齊跟隨,說實話,這慶功宴對他們真冇有吸引力,就自家營地裡的夥食吃完,再看其他營寨的,都跟豬食差不多。要不是祖茂、程普二位將軍嚴令不準泄密,孫家軍都恨不得將自己油光鋥亮的嘴亮出去給他們看看。

你們這群土老帽見過什麼啊!

知道什麼是肉餅麼?

知道什麼是炒菜麼?

知道個屁!

孫堅、公孫瓚等人各自引兵退去,袁紹衝著曹操喊了一句:“孟德稍後。”

曹操留了一會兒,揮手讓夏侯兄弟將手下人帶回。

“孟德。”袁紹回到營帳內,在隻剩他們倆的時候,親手給曹操倒了一碗酒說道:“剛纔多虧了你啊。”

曹操搖了搖頭:“本初兄,此乃操,該儘之力。”

袁紹微笑著說道:“那孫文台乃孟德邀請之人,可知他這是經曆了什麼變故,如何手下變得猛將如雲啊?”

曹操也納悶:“本初兄,這你可問住我了。”

“不過我聽聞,孫文台在出兵誓師時,還宣讀了一份《出師表》,不光文才非凡,還令聽著流淚,聞者傷心啊。”

“孫文台還有文采?”袁紹想笑,這孫堅是什麼變的,誰人不知?他有什麼文才!

“本初兄,我冇開玩笑。”

“孟德可還記得?”

“那是自然……”

……

孫堅營地。

帥帳內,多了幾個席位,黃忠、魏延、文聘陪坐末席,這三人滿臉欣喜,如今,也算是得償所願了。

“黃將軍、魏將軍、文將軍……”祖茂笑著恭維道:“恭喜啊,三位終於熬到了主公的帥帳之內。”

三人端著酒碗與祖茂相碰,一個個連聲道:“不敢。”

祖茂的身份,是他們仨望塵莫及的,不光祖茂,在這個營帳裡,連程普他們都趕不上,唯一能追趕的,就是黃蓋,畢竟黃蓋也是孫堅入主長沙後收入營帳的武將。所以,對於祖茂,他們同樣有著一份尊重。

“唉,今後就是同為主公帳下將軍,哪有‘不敢’一說,諸位,日後我等一併儘心竭力扶保主公。”

孫堅開玩笑道:“等你保我?”

他衝著程普、黃蓋講述剛纔的場景:“剛纔與公孫瓚部下一戰,我這兒剛要抬頭,大榮就衝了上去……這要是有人偷襲,咱都讓人砍了,這廝還在前邊尥蹶子殺敵呢!”

哈哈哈哈哈!

營帳內鬨笑不斷,孫堅自己樂的都合不攏嘴:“等咱再要下令,我身邊哪還有人,擂台上,你們六個圍著劉關張三人痛下殺手,打的那叫一個過癮啊。”

祖茂笑著回身:“主公,那公孫瓚太氣人了,話裡話外都帶著刺,我就想不明白,一個遠在北疆的北平太守,哪來的這麼大膽。真的,剛纔要是他們那白馬義從敢衝出來,老子過去一個個都給他們馬腿掰斷!”

程普眼明心亮道:“這還看不出來麼?公孫瓚的北平,乃苦寒之地,常年抗擊遊牧,他想動動,難比登天。要不然,能一直盯著冀州的地盤?”

“那冀州雖然名義上是韓馥的,實際上都是袁紹掌控,整個營帳內和袁紹不對付的,隻有袁術,他不巴結袁術巴結誰?”

“袁術一入酸棗,就宣揚主公誆騙他一千斛糧食的事,公孫瓚隻能衝著主公下傢夥了。”

“程將軍所言極是啊。”

孫堅聞聲道:“那也就是說,從今天開始,在這十八路諸侯的聚集之地,咱們要防著兩個人了,頭一個,就是袁術袁公路,第二個,就是他公孫瓚。”

黃忠說道:“主公,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咱們可以離開了諸侯大營,獨自前去攻打董卓。”

孫堅伸手一指他:“你這個想法,本侯不太喜歡。”

“天下隻有十三州,這地盤是怎麼來的?搶來的!”

“遇事就躲,那誰會把地盤給你拱手奉上麼?”

孫堅有轉頭看向其他人:“今日,他公孫瓚就算不來惹我,本侯也要去招惹袁公路。為何?袁公路占著魯陽,南陽隸屬荊州,日後我為荊州之主,勢必與其要有一戰,既然早晚要打,如今我還給他留麵子作甚!”

魏延就喜歡這麼好戰的主子,起身說道:“主公之言,延,拜服。”

孫堅繼續道:“倒是那公孫瓚,離咱們太遠了,倒是可以先放那不用理會。”

“文長、仲業、漢升,你三人與他們分彆單獨交手過,劉關張武藝如何?”

文聘站起來搖頭道:“劉備普普通通,放之在戰場上,某三十合之內必斬他於馬下。”

到了魏延這兒,明顯一皺眉:“關羽實屬悍將,步伐穩健,思維敏捷,延的幾次小花招在襄陽殺水賊無數,都被他看穿了。但,若在戰場之上,主公,延必殺他。”

文聘又言道:“張飛……”

他搖了搖頭:“力大無窮,剛猛無比,每一下就帶著千鈞之力,若是不出陰招一合擊倒,聘,無必勝把握。”

孫堅知道這幾個人都未曾說謊,又看向了黃忠。

黃忠說道:“我未單獨與其交手,不得而知。”

程普再問:“華雄呢?”

黃忠:“忠,未曾靠近,隻射了四箭,他便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

帳內再次笑成一片,孫權若在,定會補上一句:“無形間裝逼,纔是真正的裝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