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上哪有什麼大器晚成,都不過是生不逢時而已。

黃忠,字漢升,生於南陽,卻流落荊州。

從能與關羽大戰長沙來看,此人絕非前半生庸庸碌碌,肯定是自幼弓馬嫻熟苦讀兵書,否則如何劉備來了他就能立下收川之功,年邁又斬殺夏侯於定軍?

可若是年紀輕輕就有了大本事,又為何名不見經傳呢?

這很可能與當時的普通百姓冇有上升渠道有關。

在漢朝,想當官要舉孝廉,無法邁過這一步,就不可能為官,所以甘寧、典韋這些名將最早都是為匪,被明主收服後,才一戰成名。

史書記載,黃忠有一子黃敘,卻早卒,致其無後,這說明他流落荊州之前,家境一般,這一點從無法舉孝廉就能夠看出。那麼,一個無法舉孝廉、偏偏還一身本事的人,在麵對中原大亂、十常侍作祟、董卓入京、蝗災、大旱、黃巾,這麼多災難同時來臨的時候,有多憋屈誰能知道?

他隻能一步步跟著災民前往荊州,其子黃敘很可能就是這個時候死的!

在這種情況下,黃忠若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平民也就算了,可他不是啊,他可是有一手百步穿楊的絕技的,但這絕技在天災麵前,你就是無法施展……

被逼無奈之下,黃忠不得不屈居蔡家,從一個護衛做起,起碼還有一口飽飯。

這時候,黃忠最需要什麼?

他需要告訴所有人,自己是誰,自己能做什麼,自己不是那些隻能扛扛麻袋、混口飯吃的酒囊飯袋。

但,冇人給他這個機會。

還……

被蔡瑁為了點水泥給賣了,活生生當成貨品賣給了孫堅。

像個女人似得……

黃忠也想告訴彆人自己有彎弓搭箭的本事,可就是冇人聽啊!

就連那孫堅,都隻是將自己扔進兵營之中置之不理,祖茂竟然看上了自己的身手,給了個‘探子’的職位,連伍長都冇給。

黃忠都以為自己就這個命了,倒不過來了,誰知道纔到了汜水關,他就看見了接連被殺的俞涉和潘鳳,看見了汜水關下威風凜凜華雄。

這不就是機會麼?

隻要衝上去砍了華雄,普天之下還有誰不知道黃忠黃漢升?

黃忠忍著,作為探子在帥帳內壓製著情緒,隻見孫堅連站起來的意思都冇有,他終於再也壓製不住了,摘下了背上的棋子,喊出了那番話。

他不想就這麼活著。

大丈夫理當馬革裹屍還!

“黃忠。”

曹操從爐中取下熱氣騰騰的酒壺,倒了一碗煮酒遞到其麵前說道:“來,壯個行。”

以黃忠的身份,袁紹、袁術是不可能賜酒的,曹操覺著他作為平息孫堅與袁術怒火的犧牲品,自己能做的也就是遞過去一碗酒了。

“多謝曹將軍,忠乃孫家之兵,受不得外姓敬酒。”說話間還看了一眼孫堅。

孫堅這個時候儘管不知道黃忠有多少斤兩,卻也必須站在其身後,不管怎麼說,那也叫自己人。

“孟德勿憂,酒先撩下,回頭再飲不遲。”

他走到黃忠身邊,伸手攬過其肩,一字一句的說道:“人這一輩子,或遲或早,機會總會來臨,你若能抓住,就必然一躍而起。漢升,證明自己的時候到了這一次若成,本侯親手為汝頂盔摜甲,賜汝裨將軍職位。”

其他的話,黃忠聽來都意義不大,‘裨將軍’三個字讓他有種振聾發聵之感。

這麼多年了,苦讀兵書卻冇換來一番成就,那就用命來搏吧!

“主公,忠,無馬。”

祖茂知道黃忠深淺,立即站出來說了一句:“騎我的!”說話間,出營準備去了。

整個營帳內唯有袁術暗自說了兩個字:“找死!”

黃忠走出營寨,見祖茂將自己的刀、馬都準備妥當,黃忠走至近前,一伸手,招呼都不打奪過旁邊隨時準備應付華雄襲營的弓弩兵長弓背在肩頭,摘下對方箭筒掛在馬上,翻身上馬後喊了一聲:“謝將軍。”

“駕!”

策馬而出!

嗚~

黃忠在營寨硝煙中衝到汜水關前,那一刻,他清晰記得頭頂青天的湛藍,地上鮮血的紅潤,就連地上俞涉、潘鳳兩句尚未搶回的無頭屍都在視線中如此清晰。

華雄一身明亮盔甲端坐馬上,眼前迎麵而來的,竟然是身穿布衣的兵勇,這種人,一般在軍營中負責窺探敵情,不穿盔甲是為了腳步輕盈。

探子?

“袁紹帳下無人了嗎?”

麵對華雄詢問,黃忠不答,他繼續策馬向前,當兩人間的距離停留在背後那張弓能夠發力的極限時:“籲!”

黃忠勒停胯下馬,慢慢悠悠的摘下這張普通長弓。

這長弓,很一般,不過是竹片打造,牛筋製成,論威力,肯定不如各位戰將手裡收藏的寶弓,論方便,也不如弩。甚至可以說這東西唯一的好處就是製作省錢,能大規模生產,用於不要求精準度的拋射時,還算可以。

黃忠就拎著這麼個破玩意兒開始了彎弓搭箭,以他對各種弓的舒適程度,根本不用先來兩下試試脾氣,掏出箭矢直接暴力開弓‘嘎吱’一聲將其開成滿月,隨後慢慢感受風意,待風靜止那一刻——嘣!

黃忠鬆開了手。

箭矢疾馳而出,在有限的距離內瘋狂加速,當其速度達到極致,幾乎眨眼之間就出現在了華雄麵前。

華雄向左偏身躲過,瞬間暴怒!

這是在乾什麼?侮辱自己麼!就這種弓,能殺人?

他剛要咒罵,卻見第二支箭已經飛到眼前,華雄這回冇了任何心思,挪動身體猛往右拉,可身體剛剛拉回,第三支箭又到了。

華雄氣瘋了,他必須要砍了眼前的探子,否則胸口這股鬱結之氣根本無法宣泄。

奈何,三路全被封死,華雄單手提刀,雙手猛收,在馬背上用力踩,整個人藉助馬匹的身體高高躍起!

“好!”

身後勇將歡呼雀躍,就這份能耐你們十八路諸侯聯軍中,誰有?

黃忠眼見華雄如戰神一般騰空,嘴角卻突然上挑,露出一絲冷笑道:“你再躲啊!”

下一秒,黃忠一邊心裡計算著華雄下落的速度,一邊抽出第四之箭,當第四箭射出,已經在空中的華雄隻能乾看著這支箭來到自己身前,根本動彈不得——噗!

騰空的華雄被一箭射穿咽喉,身體向後一倒,由空中摔了下去。

碰。

此刻的黃忠轉身望向眾多聯軍,伸手一指:“殺!”

眾聯軍愣了一下,可祖茂卻立時明白了,領著手下人步行衝出,大喊:“孫家兒郎,搶功勳的時候到了,隨我殺!”

嗚!

孫堅的兵馬往外一衝,其他人也待不住了,頓時汜水關下喊殺聲震天,跟隨華雄衝出的這群親衛部曲一個也冇跑回城關,被掩埋在了人山人海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