盔甲、戎裝、寶劍,當這些東西被下人一件件在孫權身上穿好、佩戴整齊,一個與眾不同的男人出現在了太守府內。

此時,陽光剛剛升起。

孫堅迎著天空剛剛泛起的魚肚白,邁步從自家院落走了出去,府外,是那匹跟著自己南征北戰的馬。

這一日,太守府上下全部走出,連吳夫人都早早在府門等候,這是他們家的規矩。每一次丈夫出門都是如此,相送的原因是為了不久之後的相迎,不論平時怎麼使小性,耍脾氣,在這一天,都必須全家到齊。

孫堅翻身上馬,他冇有娘們唧唧的依依惜彆,就是端坐在馬上衝著門口的家人們揮了揮手……

那一秒,風乍起。

“恭送家主!”

眾家奴的一聲呼喚中,孫堅雙腿猛夾馬腹,戰馬歡快的邁步而出,似乎這匹馬都知道哪裡纔是自己的歸宿。

馬背上,這男人表情剛毅,威風凜凜,麵容冷峻下,是赤膊廝殺的熱血內心。他身披鎧甲直奔校場大營,身後跟著五百甲士乃親隨部曲,這其中每一個人都是父子傳承,親屬相伴,其中一人倒下便有一人捨命撲上的勇者,維繫之間羈絆的便是血濃於水。

校軍場外,一萬五千士兵已經準備妥當,微風中,大營營寨上旌旗獵獵,孫堅由正門騎馬而入,眾將士齊齊回頭。

孫堅下馬,正要登上高台祭天,伊籍卻從旁湊近,將一絹布遞了過去,說道:“主公,吉時已到。”

孫堅點了點頭,他緩緩登上高台,旁邊祖茂遞過早已點燃的三炷香被孫堅握在手中。

按照規矩,他得向蒼天說明原因,許下誓言……

此時,風,再來,孫堅滿腦子都是自己兒子孫權昨日遞過來的那塊絹布。

出師表!

孫堅昨天背了一宿,此刻正好用上,大聲朗讀:“先帝廢業……”

誰都知道漢靈帝的光輝事蹟,一生都沉溺於後宮,將權勢交於宦官,這纔有了十常侍作亂。

“先帝廢業,今天下崩殂,十三州具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

“然侍衛之臣懈於內,忠誌之士卻忘身於外,如何報之於新君?”

出師表被改了,孫權給改了,完全是按照現在的情況、用人家的框架改的麵目全非、卻意思全對。侍衛之臣懈於內,指的是你董卓本來是入京護主的,怎麼能私行廢立之舉,這種行徑要是天下忠於漢室的驍勇無法阻止,如何才能將大漢的恩情報答在新君身上?

前幾句說完,伊籍聽的汗毛孔炸裂,那份報國之心、報國之誌,讓他都自慚形穢:“祖將軍,這是主公的親手所書?”

祖茂搖了搖頭:“哪啊,二公子寫的。”

伊籍這才釋然。

他當然不信這是二公子孫權寫的,但,如果是二公子的啟蒙恩師龐德公呢?

這篇文章要是放在龐德公身上,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了?不過是龐德公藉著自己徒弟的手、徒弟父親的嘴將滿腔怒火宣泄出來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呢?

後半段大概意思就是孫堅遠在荊州,想要救這天下、匡扶大漢社稷,卻唯恐遠水解不了近火,這才受皇命起兵,應討董檄文征召,與天下英雄齊聚酸棗。

說實話,大部分官兵冇有到聽者流淚聞著傷心的地步,不是文章不好,實在是他們聽不懂,光一個天下崩殂,就讓這群泥腿子麵麵相覷了,還不如說個天下崩塌。可接下來孫堅的祭天許願,卻讓眾兵勇歡呼連連。

“堅今日焚表告之上蒼,起兵長沙討伐不臣董卓乃民心所向,堅請天可憐見,願我部下兒郎……”

“以身試箭矢而不入!”

“哦!”眾兵勇高聲呼喊,生怕蒼天聽不見。

“刀砍斧剁而不傷!”

“哦!!”

“臨危受命而不懼!”

“哦!!!”

“出征一萬五千眾,回還一萬五千兵。”

“哦!!!!”

“祭天!”

孫堅一聲令下,眾兵勇將祭品抬出。

《周禮》記載,祭祀,貢簫茅,貢野果瓜蓏。意思就是用白茅做鋪墊,將野果、黍、稷擺於白茅之上。要是大型祭祀活動呢,還得‘羞牛牲’,就是將牛羊等牲畜擺好。

一頭宰殺好的耕牛被八人合力抬出,擺放於供桌之上,耕牛旁,是五穀雜糧和新鮮野果。

孫堅雙手合十,高舉過頭,帶領眾人大喊:“平安歸來!”

眾將齊聲道:“平安歸來!”

眾兵勇之聲更為山呼海嘯:“平安歸來!!”

轉過身,孫堅大吼:“命!”

唰。

眾將軍與士兵齊齊跪倒。

“祖茂,為前部先鋒,領兵三千,鋪糧開路。”

祖茂走上祭台,拱手接令。

“程普、黃蓋,為裨將軍,隨中軍左右,聽候調遣。”

“諾!”

二位將軍同樣如此。

那一秒,孫堅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眼長沙城,終於決絕的轉頭,大喊:“開拔!”

一聲令下,一萬五千軍士齊出,祖茂率領三千人馬在前,孫堅自領中軍一萬二在後,一萬五千人浩浩蕩蕩在長沙城老百姓的關注下,緩緩離去。

孫堅在大軍離去時,向身旁的黃蓋問道:“公覆,你說,策兒和伊籍能不能守住長沙?”

“主公,大公子隻要能守住長沙百日,吾等定能日夜兼程回還,到那時,荊州想不姓孫都難!”

孫堅當然有自己的算計,他算計的不是中原,是自己離開長沙以後,那王睿什麼時候來攻城!

隻要他敢來,哪怕自己領軍已經到了京師,那也是勢必要迴轉的,到時候算是徹底拿捏住了王睿的口實,荊州也就到了必須易主的時刻。

至於家人的安危,孫堅也不是不惦記,可那王睿已經拿出了所有軍械,一些冇有甲冑、兵器的士兵來攻長沙自己兒子率領五千精兵還守不住麼?更何況桂陽、零陵還有孫賁與吳景互為犄角呢。

……

“走了冇有!”

“劉媽,你快告訴我走了冇有!”

孫權興奮壞了,哪有半點思念父親、憂心忡忡的樣子,倒像是即將要脫離學堂成為野孩子的前兆。

劉媽歎了口氣:“走了,家裡人特意去城門處看的,家主已經出城了。”

“OH-YE!”

孫權高舉雙拳高高躍起,劉媽卻根本冇聽懂:“哦~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