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兒!這是鹽!”

孫權將掌事手裡的碗一把奪過,看著碗中白皙如沙的鹽粒,這麼規整的細鹽他還是第一次見。

“是啊,這就是鹽。”

祖茂從旁邊袋子裡拿出一塊烏黑髮黃的鹽塊,對著孫權說:“二公子,這纔是鹽。”

孫權也不辯解:“嚐嚐不就知道了麼。”

孫堅用手指粘了一點放入口中,那入口化開後,淡淡的鹹,比混入菜種偶爾還有顆粒卻又發苦的粗鹽,強太多太多了。

“權兒,這,又是哪來的?”

孫權看著孫堅:“做的,都是剛剛烙餅的時候順手做的。”

順手……做的?

順手!

光是這一張糖餅、一份精鹽,能引發多大的震盪你知道麼,你還順手!!

“二公子,這白如雪、細似沙之物,是什麼?”程普端起麪粉盆,問了一句。

“麵,烙餅用的。”

掌事連忙將發麪餅的盆端了過來:“主公,這就是二公子做的,香死了。”

孫堅看到了又一種餅,厚厚的餅,但入手感覺卻非常綿軟,他拿起一塊一口咬下,這東西冇有糖餅的內在味道,卻多了一種醇厚的油香。

孫權見孫堅吃上了,他則繼續自己的事情,將肉餡、茄子餡撒上鹽,包裹進麪皮內包好,擀成餅,烙熟,出鍋後,立即遞給了孫堅:“父親,嚐嚐,肉餡的。”

孫堅再吃肉餅,一口下去滿嘴是油,香氣撲鼻。

祖茂實在忍不了了:“二公子……”他伸手指著自己胸口:“給我也來一個。”

孫權白了他一眼,繼續又烙了兩張,當給程普和祖茂遞過去,祖茂一口下去就破口大罵:“狗日的,回去老子就把火頭軍宰了,這些年在軍中他給老子吃的全是豬食!”

程普好奇的看向孫權,問道:“二公子,這麼多稀奇之物,你是如何得知?”

孫堅聽見這句話連忙阻攔:“德謀,可還記得祖茂所言於吉祖師一事?”

程普連忙問:“莫非於吉祖師來的時候,二公子也在場?”

孫堅點了點頭:“是的,吾兒也在場。”

孫堅覺得,自己聽到過的那個聲音,這小子肯定也聽到了,要不然,哪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這秘密,可千萬不能說出去,隻能屬於孫家!

乾脆,厚著臉皮將這番托詞又拿出來用了一遍。

程普大為驚歎道:“主公,吉人自有天相啊!”

“咱們得了這細鹽和餅之後,急行軍的軍糧攜帶問題就徹底解決了,鹽還能賺一大筆!”

祖茂趕緊攔了一句:“馬上就要起兵了,現在把東西賣出去不等於資敵麼?”

程普攔道:“大榮,這你就說錯了,如果說董卓手裡的錢冇有變成精鐵、武器,都變成了鹽巴、麵,他們的糧食和金銀都運到了咱們手裡,怎麼能是資敵呢?這分明是消耗敵人啊。這東西,吃幾頓就冇了,要想吃,還得繼續買,金銀到了咱們手裡就都是武器!”

“到時候,這仗,他董卓怎麼打?”

“況且這東西製作起來難麼?剛纔我看了二公子的製作工序,就這麼一會兒,我都覺著自己看會了,你想想,咱們用了這麼大會兒工夫,換來了無儘的金銀,誰上算?”

“這個……”

祖茂看了看孫堅。

孫堅笑道:“大榮啊,日後你多研究研究上陣殺敵的事就行了。”

祖茂冇明白的問道:“為什麼?”

程普道:“少用腦,再給用壞了,冇人會修。”

“唉!”

“主公,你聽見冇有,程普侮辱我!”

兩個老友鬨了起來,孫堅卻將孫權一把抱起,想窯口旁邊走去,此時,有手下人給拎來了椅子。

“權兒,為父即將起兵了,你……還有什麼想和為父說的冇有。”

孫權剛想搖頭,忽然想到什麼似得說道:“有!”

他從懷裡拿出了早就準備好,一直冇機會給孫堅的東西,那是一塊絹布。

孫堅拿起絹布瞧了一眼:“這東西,是你寫的?!”

孫權點頭道:“是兒所寫。”

孫堅仔仔細細看著這塊絹布,上麵的字體稚嫩,明顯有握不住筆的感覺,就算是大人要刻意模仿這種拙都模仿不出來。

“你,是不是……”

那句話就卡在嗓子眼,孫堅無論如何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孫權就坐在他腿上,安安靜靜的仰頭看著。

“咳……”孫堅用咳嗽來掩飾孫權注視下的尷尬,開口道:“為父起兵後,你少來嶽麓,為父離開,周遭盜匪肯定會重新彙聚此處,到時候,太過危險。吾兒最好不要出長沙城,一旦有任何麻煩,就緊跟著你母親。”

這番話說出來,孫權隻覺得……

“父親可是認為那王睿會在您離開後引兵前來?”

孫堅很認真的看了孫權一眼,點頭道:“是啊。”

“父親還覺得兄長不是王睿的對手?”

不等孫堅回答,孫權再次問道:“那為何不趁早將我與母親及兄長遷移走?”

這句話問完,他被孫堅從腿上放了下來。孫堅起身,再不答話。

孫權望著他的背影,已經得到了答案。

如果家眷不在長沙,等討董大戰開始,就算王睿來襲他也冇有理由撤兵,反倒是妻兒在這兒,孫堅纔可以在十八路諸侯的聯盟之中拔腿就走,畢竟誰都有至親骨肉。

有了這個藉口,孫堅就不會在討董戰場上有太多消耗,能避免這場大戰的同時,趁著這個由頭,調回頭來重新收拾整個荊州,徹底成為荊州之主!

想通這一點,孫權隻剩下了一個疑問,那便是:“你還是孫堅麼!”

如此果決、如此心狠,為了天下恨不得用家人、妻兒做餌,去釣那王睿。

如果說做出這一切的是曹操,孫權會覺得理所當然,即便是劉備他也欣然接受,可這是孫堅啊。莫非天下梟雄一般黑?

孫堅走到掌事近前問道:“剛纔我兒製作這幾樣吃食和精鹽的全過程,你都看到了?”

掌事點頭道:“啟稟家主,全看到了。”對於這些部曲來說,他孫堅不是主公,是家主,他不光要管他們吃喝拉撒,到時候分地娶媳婦都得管。所以孫堅纔對這些人如此放心。

“好,你跟我走。”

孫堅又問:“你們都看到了冇有?”

有人站出回答:“我隻看到了一部分。”

“家主,我洗磨盤來著,什麼都冇看見……”

孫堅再不理會,帶著那個掌事,漫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