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貴之間,互贈侍女、家奴都是尋常事,卻未曾聽說過相互贈與護衛、部將的,可蔡瑁望著眼前巨大的利益已經昏了頭,如何能不讓人生氣?

此刻,黃忠、魏延、文聘三人氣的渾身發抖,又不甘心被這麼送出,這才相互商量之後,來找孫堅了。

孫堅望著眼前三人,低聲說道:“三位以為堅將你等要來,是要作何?”

“那蔡瑁說了,是要跟隨烏程侯討董。”黃忠直言不諱,明顯是這三人中的主心骨。

孫堅點了點頭:“那是跟隨本侯討董容易出人頭地,還是跟隨蔡瑁當個護衛能名垂青史?”

黃忠左右看了一眼:“自然是跟隨侯爺。”

孫堅再次開口:“那我懂了,三位嫌棄孫堅人微言輕,不配做人主。”

不然還能因為什麼?討董,乃北定中原,這是建功立業的事,不比當護衛強多了?

“我等並無此意。”此時,文聘才第一次開口,他想解釋的是一個環境,那便是他們之所以生氣,是因為被蔡瑁當成貨物一樣送出,並非是孫堅不如他人。

可孫堅是誰?

那是把心掏出來能當篩子的人,頭髮絲裡都是心眼:“不是本侯不配讓你叫主公?那……”

孫權正納悶孫堅能說出什麼曠爍古今的話時,卻聽見一句:“便去吧。”

那便去吧?!

玩呢!

水泥都送出去了,你讓他們仨走?!

孫堅一轉身,正要留下麵麵相覷的三人時,他又回來了,那時臉上的憤怒誰都能看出的喊道:“如果你們怕死在戰場上,見了刀兵就畏懼如鼠,即刻離開。”

“馬上給本侯滾!”

這一嗓子,直接將孫權喊懵,可孫堅的表演,還未曾結束。

“你們以為這太守府是誰都能進的?”

“若不是聽聞你們在護衛蔡家貨物中,與水賊交手悍不畏死,本侯會要你們?”

“我那兄弟祖茂、程普隨本侯征戰,大小百餘場,身上刀疤、箭傷十餘處,這才領兵;我親小舅子吳景,直到今日還隻是個護衛統領,你們以為這長沙太守府都是庸才?”

“我孫堅,不要懦夫。”

等孫權再看眼前三人,一個個怒目圓睜,彷彿要立即暴起和孫堅搏殺一番證明自己似得,已經快壓製不住了。

“烏程侯如此小瞧我們,那當初為何還要將我們留下?”

黃忠帶著恨意詢問道。

孫堅並不解釋:“你覺著本侯小瞧你們了?”

“本侯乃孫武後人,少年時為縣吏,身上官職無半點家族福廕,全是一刀一槍親手打出來的。十七歲在海上見盜匪分贓,上前擒獲,取校尉之職;而後會稽人許昌在句章興兵作亂,號稱陽明皇帝,堅自募兵勇千人,大破賊兵,取縣丞官位;中平元年,張角禍亂,堅為行軍司馬,用一千精兵南征北戰,破黃巾後被朝廷委任彆部司馬;”

“邊章、韓遂在涼州為禍,董卓前往討伐無效,司空張溫率某前去,廝殺後,張溫請奏陛下封堅為參軍事;時下董卓不服張溫,又是堅出謀劃策製服於他,乃至董卓入京後,處處記恨,這纔有了讓堅來區星作亂的長沙為長沙太守一幕。”

“結果如何?”

“堅平長沙、定桂陽、入零陵,三郡皆息,水匪蕩儘。”

“本侯,不該看不起你們嘛!”

“爾等有何戰績,擺出來,與堅論上一論!”

孫權一翻白眼,比前半生,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此話說出,黃忠、魏延、文聘,全傻了,他們無話可說。

誰能有孫堅的前半生精彩啊?

最關鍵的是,人家前半生至今,未曾一敗!

“說話!”

孫堅宛如吃人的老虎,張嘴就是虎嘯龍吟。

他或許對待文人還有謙和之色,對待軍伍?孫堅太知道該怎麼讓你這群人服你了,最簡單也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死死壓製住他們。

“一個個的牙尖嘴利,乾嘛?準備去學堂教書當夫子啊!”

“還我瞧不起你們……那董卓就在京師,十八路諸侯討董,彙聚到一起幾十萬人,過去就是現成的功勞滿地,彎腰撿就行了,我瞧不起你們,這麼好的事,讓你們去,我怎麼不讓街邊的乞丐、花子一塊去呢!”

“吳景、吳景!”

他這兒張嘴一喊,已經聽到嘶吼聲的吳景跑了過來,拱手道:“主公。”

“帶他們幾個,去祖茂大營報道,就說我說的,用最苦的訓練給我打熬他們幾個,這幾個人日後我有大用。”話音剛落下,趁吳景轉身道:“回來!”

“另外跟軍營守門的衛兵囑咐好了,這幾個,隻要往營外走,不許攔著,我孫堅手裡冇有慫包軟蛋,堅持不下去,立馬給我滾出軍營。”

話音落下,孫堅又衝黃忠、文聘、魏延幾人說道:“你們幾個,聽明白了,軍營隨你們進出,可要是從我這兒走出去了,回到了襄陽,那你們就是被蔡瑁捨棄的廢物,還不如拉走的那一船貨;要是在我這兒用拳頭打出來功勳以後再見蔡瑁的時候,一個個都成了將軍,那就是他蔡瑁蔡德珪眼瞎。”

“證明自己的機會本侯是給你們了,要當一身戎裝的將軍,還是被人捨棄的麻布,自己選。”

“領走。”

孫堅罵痛快了以後,轉身領著孫權走進院裡,對於門口發生的事再也不提,隻剩下吳景在那兒問:“你們幾個怎麼回事,冇事惹主公乾什麼?”

孫權佩服的說道:“激將法用的真好。”

孫堅在院落裡轉身,看著自己兒子:“激將法?”

孫權指了指門外:“您不是用激將法在欲擒故縱麼?”

“我有時間和他們玩欲擒故縱麼?”

“就那幾塊料,你爹一聲令下就能衝入一隊百人隊兵勇直接剁了,我和他們欲擒故縱什麼?”

孫權這纔想起來,這幾人的未來隻有自己清楚,以現在的孫堅來說,能這麼對他們已經是看在自己的麵子上了,要不然,就這幾個人正如孫堅所言,殺了都白殺。

你們真覺著自己跟著蔡瑁的船來的,就是都是蔡瑁呢?

那蔡瑁被孫堅好言相待,是因為整個荊襄水路的船都掌控在他們手裡,如若不然你再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