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三日,孫堅是日日設宴款待,把這些荊襄名士喂的溝滿壕平。

第四日清晨,蔡瑁急了。

昨日,馬家船隻已經拉了滿滿幾船冰晶離開,帶著笑意迴轉襄陽。這說明什麼?說明人家已經能回去做買賣了,眼下的日子口可是誰先把冰晶運回去,誰就能掙第一筆大錢,蔡瑁能不急麼?

“魏延!”

蔡瑁橫聲喊道:“出去問問烏程侯身在何處。”

房間裡,魏延快步而出,片刻跑回道:“公子,烏程侯在渡口,蒯良蒯越兄弟正在將冰晶裝船,準備運往宜城。”

蒯家也開始運貨了?

蔡瑁想了很久,才明白過來!

這是孫堅在報複自己,就是要讓蔡家的貨,在整個荊州最後出售。

“快,備馬!”

孫堅被文聘、黃忠、魏延護著,騎馬出城,到了城門口的一瞬間,他側目之下,頓時愣住了。

來時,城牆上如補丁一般的紅磚不見了,不,準確的說是連牆上的青磚都不見了,城頭上,一些兵士正在拎著水桶順著城牆往下澆水,陽光下,那灰色逐漸被曬乾成型,看起來很是堅固。

籲!

蔡瑁勒停胯下馬,手中馬鞭一指城牆:“黃忠,去問問怎麼回事。”

黃忠疾馳而去,等再回來:“公子,打聽過了,這抹在牆上的東西,叫水泥,除了能夠將磚塊黏接在一起外,還能將其封閉期中,保證不被雨水侵蝕,使城防使用年限更久,要是尋常百姓家用來建房,也能更穩固。”

使城防年限更久,讓百姓的房屋更穩固?

“這、這、這……哪來的!”

蔡瑁已經不會說話了,一趟長沙之行讓他見到了太多不可思議,幾乎每一天都如遭雷擊,人都快糊了。

“問過了,乃太守孫堅所造,好像是和龐家的龐艾賭氣時研製的。”

“研製?”

大漢對工匠不重視,工匠中最受重視的是打造兵器的鐵匠,研製什麼東西這方麵的事,一般都是道士在做,不過道士初心是為了煉丹,有什麼東西麵世完全是誤打誤撞,誰知道這長沙太守竟然如此重視這方麵的事,還做出了成就。

這要是王朝挺立時,可是大功一件啊。

蔡瑁發現了商機,這東西要是等討董戰爭結束後,賣給大戰將起的各路軍閥,豈不是又能狠狠再賺一筆?

“走,去找烏程侯!”

渡口。

烏程侯孫堅望著遠去的船隻正在拜彆,那依依不捨之情,就跟曾經摟著蒯良蒯越在一被窩睡過覺一樣。都轉過身了,還在用衣袖粘眼眶,哪有過一滴淚水。

“主公,過了。”祖茂在旁邊都看不下去的提醒了一聲。

孫堅低聲道:“船走了麼?”

“早冇影了。”

孫堅這才收起姿態,正準備上馬,遠處蔡瑁來了。

吳景抱著孫權挺身而出,他是不敢將二公子交給孫堅了,這位主公好扔孩子,但,護衛的職責卻一刻都不敢攜帶。

“烏程侯!”

蔡瑁怕引起誤會,離老遠便開始呼喚,直至近前被吳景看清了樣貌,這纔不繼續攔截。

蔡瑁行至近前:“烏程侯,剛纔離去的,可是蒯家?”

孫堅也不否認:“是啊。”

“敢問烏程侯,蒯家、馬家都已經離開了,為什麼唯獨蔡家的冰晶還不發放啊?”

孫堅連連走過來,親手扶著蔡瑁下馬:“德珪賢弟,莫非是本侯款待不周?”

蔡瑁連連搖頭:“賓至如歸。”

“那賢弟為何總想著離開,為兄還未曾與賢弟抵足而眠,暢談國家大事啊。”

蔡瑁急的啊,恨不得蹦起來罵孫堅!

冰晶這東西的利潤,就在盛夏之時,往後一天比一天便宜,耽誤一日,那就是千金萬金的損失,你非惦記摟著老子睡覺乾啥?

“烏程侯啊,家父尚在病中,瑁,實在惦念……這……如何是好啊。”

孫堅心裡一聲冷哼,表麵上卻半點看不出來:“這可怎麼辦,之前存貨都給了蒯家與馬家,心中所想是賢弟不急,你看……”

“烏程侯,下一批貨還要多久?”

“德珪賢弟,我讓手下人加班加點,你看,半個月可好?”

“什麼!”蔡瑁差點冇炸了!

這一秒,孫權全明白了,怪不得孫堅對拿捏蔡瑁有如此自信,感情……他差點冇笑出聲來。

“呼~”蔡瑁穩定了一下情緒:“烏程侯,能不能再快點?”

孫堅思考了一下:“德珪賢弟,你有所不知,我們這些武人啊,粗魯,說話聲音大、嗓門大、做事大手大腳,很容易出錯,一不小心就被人家當成了準備黑吃黑的強盜。”話說到這兒,故意看了一眼蔡瑁:“彆人見了我們,都躲著,所以為兄人手不足,這事,不好辦啊。”

這話等於明說了,你蔡瑁拉著眾位名士前來當肉盾讓本侯不高興了,你啊,在長沙等著吧,等本侯什麼時候心情好了,什麼時候再給你!

“我的烏程侯!”

蔡瑁實在不想這麼說話,乾脆點破道:“當日烏程侯主動找長山談生意,是瑁過於忌憚,瑁再次給烏程侯賠禮道歉可好?”

孫堅見到蔡瑁彎腰拱手,趕緊扶起:“德珪賢弟這是為何?”

“為兄怎會生賢弟的氣呢?”

“賢弟給為兄帶來了諸多名士,為兄,心中歡喜啊。”

“你看那崔州平,為兄隻要張嘴說話,定要站出來指點一二,為兄心存感激,心存感激啊。”

原來孫家不光生氣自己,還怪自己帶來了那個不懂事的崔鈞。

“烏程侯,崔賢兄的事,與我無關啊。”

“賢弟這是怎麼了?我這是在感激崔先生的教導。”孫堅等同於在說:“人是不是你領來的?”

蔡瑁隻能哀歎一聲:“烏程侯,瑁,如何才能令您滿意?”

孫堅拉著蔡瑁的手,宛如摯友一般:“聽聞德珪賢弟近幾日收了幾名能征善戰的手下?”

“為兄就快啟程討董了,可否讓他們來為兄帳下,為國出力啊?”

說到這兒,孫堅趕緊解釋:“德珪賢弟,為兄帳下缺人,隻是單純的想和賢弟借幾個人使使,借,等討董結束,他們自然可以迴歸蔡府,不為難吧?”

蔡瑁眼前一黑,忙問道:“烏程侯看上誰了?”

“就三個,南陽黃忠、文聘,義陽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