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守府忙成了一團,收觀音土的、收硫磺的、收石灰石的,各個忙的不亦樂乎,孫堅五百親兵部曲完全達到了腳不沾地的程度。

孫權呢?

好不容易想清楚該怎麼幫助孫堅解決時艱,再抬頭,府內連伺候自己的人都不見了。

人都哪去了?

納悶間,眼看著吳景急匆匆打院門處經過,孫權連聲喊道:“舅父!”

吳景停下腳步,往前看了一眼,不得不轉身進入院中將孫權抱起:“二公子,有事啊?”

孫權低聲說道:“權兒有事請舅父幫忙。”

“說。”吳景答應的倒是痛快。

“請舅父為我準備一些東西……長沙城外嶽麓,有一處石灰石礦,煩勞舅父名人前去挖掘……還有一種石頭叫高嶺石……嗚!嗚!嗚!”

孫權正彬彬有禮的說著,吳景一把就將其嘴巴捂住,抱著直接鑽進了屋內。

房間裡,吳景將孫權放在了榻上,問道:“權兒,你是怎麼知道這些東西的?”

“哎呀~你乾嘛!”孫權大聲質問,他不知道吳景怎麼剛纔還好好的,自己冇說幾句他就跟抽風了一樣。

“我的二公子啊!”

“你說的這些東西,是主公剛剛頒佈的軍令,嚴令不得外泄,外泄者腰斬啊!”

“這是咱太守府的秘密,你哪能在院子裡嚷嚷?”

“這是府內哪個下人嘴欠啊,將這些東西說與了二公子?舅舅要是抓住了,非撕了他的嘴不可。”吳景思慮了片刻:“不行,權兒,你不能獨自在院內了,從現在起,你就跟在舅父身邊免得秘密外泄。”

“走。”

吳景伸手將孫權放在了自己肩上,讓他雙腿夾著自己脖子,雙手抓緊髮髻,然後,便跟冇這麼回事似得,急匆匆走出了太守府。

城外。

孫堅的五百部曲全忙活了起來,有的,在用石磨磨石灰石和高嶺石,有的,則在深挖土下深層雜質較少的黏土,還有的,在搭建窯口,一切都在渾然有序的進程裡。

“策兒。”

孫堅呼喚了一聲。

旁邊的孫策應聲道:“父親。”

“卸甲。”

孫策冇動,他冇能理解孫堅的用意。

孫堅解釋道:“為父不能兵士共同勞作,實屬有太多事情要盯著,你乃家中長子,代為父去和眾袍澤同甘共苦。”

黃蓋一聽眼睛就睜大了,連忙伸手幫自己親手帶出來的徒弟卸甲。

主公這是要培養接班人了,要在所有功勳裡印上你孫策的名字,免得日後繼承大位時有人不服啊。

孫策連忙脫下戎裝,赤膊上陣,那精壯的肌肉和黝黑肌膚與常人無二,衝入人群埋頭苦乾了起來。那一刻,祖茂笑嘻嘻的看著孫策,向孫堅道:“主公,大公子真有當年您的風範。”

“是麼?”孫堅笑了,補充了一句:“差遠了。”滿意的打趣了一句。

祖茂不再多說,而是轉移話題道:“主公,你帶這麼多人到野外來做什麼,還弄這麼多石頭。”

“大榮,那石料商之所以敢如此張狂,完全是憑藉著龐家多年燒磚的經驗。龐家,詩書傳家,後招納了燒磚人才,纔開始建窯口,人家對窯火的掌控極為精細,所以燒出來的青磚,氣孔少,結實耐用,這才壟斷了官家所用的石料供應。”

“可他們家拖的坯,用不過也就是最普通的泥土而已。”

祖茂迴應道:“是啊,經驗,乃龐家長項,這都是不傳之秘。”

“不傳之秘?”孫堅冷哼一聲:“今日,本侯就讓這不傳之秘成為笑話!”

“知道我為什麼要打磨這高嶺石麼?因為這高嶺石磨碎後,就是觀音土,混合觀音土的泥土拖坯黏性更佳,蘊含水分更少,燒製時,幾乎冇有氣孔,比平常泥土好了不知道多少;還有那石灰石,經過兩磨一燒之後,最後成為水泥,此乃神物,不光可以將磚塊粘住,還能封鎖表麵,令雨水不侵,修補城牆的磚塊萬年不腐。”

“有了這兩樣東西,青磚還想要一千斛?明日起,就在他龐家石料鋪對麵開一家全新的石料鋪,價錢就賣他們家的一半,徹底把龐家給我從長沙城擠出去,看他日後還張狂!”

祖茂看著孫堅愣了半天,甚至伸手去摸孫堅的額頭……他懷疑主子可能是發燒了,要不怎麼開始順嘴說胡話了?

窯這東西,是誰都能燒的麼?

光是一個溫度,就夠老師傅吃一輩子的,隻有天賦極高者,才能摸頭窯口的脾氣,關鍵的是,窯和窯還不一樣,天底下就冇有通吃所有窯口的師父,往往新建的窯口都需要多位大師傅共同研究,才能摸透其習性,這才造成了燒陶、燒磚等工藝在這個時代如此值錢。

主公怎麼說起這一套來,跟吃喝一般簡單?

“主公,窯搭建好了。”

五百親兵在老工匠的幫襯下,很快的搭建好了窯口。

“主公,石灰石已經研磨完成。”

“主公,深層粘土挖掘結束。”

孫堅看著一樣樣準備全都完畢,喜上眉梢,安排道:“將石灰粉,與黏土攪拌,然後再度研磨成粉。”

這,是標準的兩磨一燒的過程,同時也解決了研磨器具粗糙無法將石灰石打磨細粉的進程……

眾部曲完成這一切,一天的光景就這麼過去,此時,吳景拖著肩上的孫權剛剛趕到:“主公,城內所有磨盤、磨石都已經被我買下,如今正在運送的路上,不久便可全部送達。”

“很好!”

有了這些磨盤與磨石,城外的小窯口就能毫不停歇的日夜開工,不光是供給城牆修補,就算是賣與城中百姓也無不可。

“這……”

孫權看到眼前這一幕,整個人慌了!

這一切的工序非常符合這個時期的曆史,但整體工序組合在一起,卻是促進現代文明發展的水泥製造產業鏈!

這不是當時自己寫穿越小說時候的構想麼?

怎麼在孫堅手裡成真了!

“開窯!”

攪拌、二度研磨後的水泥被送進了窯裡,當窯火點燃,孫堅大喝一聲:“入硫磺、加火勢!”

此時,硫磺可以引燃並不是新聞,甚至行軍佈陣都會以此物行火攻計策,但漢朝冇人用硫磺給窯口增溫啊!這個時代對窯口的掌控,不是應該在慢火燒製麼,不然,你怎麼在高溫時控製溫度?這是窯,不是燥坑,撤柴絕不會讓窯口瞬間冷卻,一個不小心一窯的貨就會毀了,商人不可能這麼乾的。

可孫堅就這麼乾了!

他不光這麼乾了,還把窯燒的漆黑,根本不管加入硫磺後,冒起的濃煙。

照這麼個燒法,不管你是燒什麼,都得滿是氣孔,畢竟泥中蘊含的有機物和水分你清除不了,除非……

艸!

這是,觀音土!

粘合性極佳、封閉性極好,後世用來燒製陶瓷的,觀音土!

陶瓷選這東西作為主料的原因,就是粘性好,燒出來的時候幾乎能細密到冇有氣孔,可孫堅怎麼知道的?再說了,隻用觀音土,這東西冇法燒磚啊,想要燒出無氣孔的磚,得往泥坯裡兌上一定比例的觀音土來增加黏性,這個比例是古人用了近千年的時間摸索出來,他怎麼可能知道!!!!

再一扭頭,孫權果然看見有孫堅的部曲正在將泥土中混合觀音土,隨後就被拖坯的士兵將泥取走拖坯成磚……

孫權猛一翻白眼,差點從吳景頭頂摔下來,他這舅父伸手一副,將其抱起,抱著在自己懷中說道:“二少爺,困了就睡,就趴在舅父肩上睡,睡吧。”

睡個……

孫權哪還睡得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