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祖猛的後撤了一步,麵對前方黑壓壓的人潮,他有一種天塌地陷般的暈眩感。

堂堂江夏太守什麼時候遭受過這個?

什麼時候有過赤手空拳的百姓奔著自己衝殺過來?

為什麼呀!

“大哥小心!”

身後的部曲上前來捨命相救,將近乎陷入迷茫中的黃祖拉拽著後撤了兩步,他身前,一杆被程普麾下士兵刺出來的前頭正在亂顫。

“大哥,咱撤吧!”

黃祖的部曲在大聲勸著,在他們看來這一仗已經敗了,與其等著被人生擒活捉,倒不如調頭就跑。

“黃祖,哪裡走!”

黃祖身後傳來一聲叫罵,蔡瑁拎著長刀,身上衣袍已經被鮮血染透,帶領著蔡傢俬兵衝殺了上來:“留下黃祖人頭者,賞萬金!”

蔡傢俬兵一衝殺上來,黃祖的部曲算是徹底撐不住了。原本隻有程普帶人進入街道,像是一股浪潮席捲河溝,這時,黃祖還能後退。眼下徹底不一樣了,彷彿身後的河堤決口,兩個浪頭對著拍在一處,他已經退無可退。

“殺!”

長槍兵在前排陣,才一次突刺,就讓黃祖的部曲倒下了一排。黃祖才聽見慘叫聲回頭,身前的程普已經身先士卒,拎著刀衝入了陣營之中——哢嚓!

長刀揮舞,程普用上了畢生氣力,斜刺裡揮砍連同敵兵頭顱帶肩膀一同砍下,當屍體倒下的一瞬間,身後的百姓與身前的兵士同時湧了過去,彆說是其他人了,他想往裡擠都擠不進了。

黃祖還打算掙紮,可回過神來的同一秒,再抬眼望去身邊還哪有自己的部曲,手下人都在地上躺著,要麼奄奄一息、要麼已經死透,他身側,站滿了躍躍欲試的長沙軍,一個個渾身浴血,要搶自己的項上人頭。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黃祖麵容淒厲的仰天長嘯,他在這亂世中好不容易纔熬出了頭,竟然在擁有了一郡之地後便迅速覆滅,難不成這就是天意?

“來啊,我看你們誰敢與我一戰!”

黃祖被長沙軍圍繞在屍體之中,依然豪氣乾雲。

“賊子休得猖狂!”

程普在人群裡擠了出來,看著滿地屍骸,冷哼一聲:“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還不投降麼?”

黃祖瞪著眼睛大喊:“我不服!”

“那就打服你!”

程普提刀而出,長刀舉起,兜頭便砍。

叮。

一聲脆響,黃祖舉刀將其架住,緊接著將對方武器擋到身外,一個箭步衝上,揮手一肘便頂向了對方的胸甲。

這就是江湖人的單打獨鬥,永遠都透著那股子狠辣。

黃祖知道程普手裡的長傢夥占了兵器上的便宜,這才放棄遠攻而選擇近戰,他不信久經戰場的程普,在步下戰鬥力也有自己這般強悍。

嘡。

一聲巨響,程普胸口一悶接連退後了三步。

眼前這廝速度是真快,完全不給你任何反應時間,更能出其不意的握著刀不用,改為手肘攻擊,殺了程普一個措手不及。

程普用刀攥拄地穩住身形,改握刀尾為握刀頭,滿臉的恨意中鼻翼抖動著大喊:“再來!”

被鬥起了豪情的程普再次撲上,刀頭近身斜撩黃祖右腰,黃祖壓刀下擋又一聲鋼刀撞擊後,想要再去近身,程普猛然間一個轉身,長刀趁著轉身徹底揮舞開,待他身體轉回,直接劈砍到了黃祖的肩甲上——哢嚓!

黃祖肩甲崩裂,雖未曾傷到皮肉,但在握刀頭不好發力的情況下依然能砍斷地方鎧甲,這股蠻力可想而知。

二人以命相搏,勢均力敵時,蔡瑁身後一支軍馬殺到,為首年輕人悍勇無比,手持長刀衝入陣中連斬三人後大喊:“莫要傷了我大哥,甘興霸與你一戰!”

蔡瑁可不是程普,他也冇和你單挑的心思,長刀一揮,喊了一句:“砍了!”

麾下近千人馬湧出,將這幾百人團團圍住,蔡瑁以為到這兒就結束了,可一眨眼的工夫,人群中層層圍繞之處,一個臉上帶著刀傷的年輕人竟然衝殺了出來,直奔蔡瑁奔去。

蔡瑁心中一驚,心道:“這得是什麼樣的勇將?”

他二度揮手:“圍殺!”

蔡傢俬兵全員出動,近萬人將甘寧圍在當中。

長街之上,長沙軍形成了兩個包圍圈,一個,程普在死鬥黃祖,另一個,近萬人圍困甘寧。

“死來!”

程普長刀再次兜頭砍下,黃祖用刀去擋,隻是這一回,他猛然間膝蓋一曲,單膝跪了下去,頭頂那杆長刀猶如一座大山,竟然重大千斤的向下壓來。

程普太有作戰經驗了,他知道要想拿下江夏,就必須要斬了黃祖,於是幾乎拚儘全力;黃祖,江夏失陷已經迫在眉睫,精神恍惚,兩相對比,勝負已經不用再談。

嘡!

程普突然收刀,在黃祖以為自己可以起身的那一刻,再次揮刀劈砍……緊接著是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

連續四刀下去,黃祖架在頭頂的刀已經被壓低自脖頸,就在此刻,程普揮刀來襲:“下爾狗頭!”

唰。

長刀毫無阻礙的滑過,黃祖的人頭騰空而起,那一秒,程普在空中將其一把抓住,大聲呼喝:“黃祖已死!”

長沙軍盛世如雷!

“黃祖已死!”

“黃祖已死!”

另外一個包圍圈中甘寧聽見這一聲呼喊立即失神,被身後蔡傢俬兵一槍紮進了膝蓋,跪倒的瞬間無數長刀壓頸,令其動彈不得。

“蔡德珪!”

蔡瑁拱手道:“程將軍。”

程普遞過人頭:“迅速收繳降兵,肅清江夏反叛軍民,天亮之前,將江夏恢複如初後,放榜安民。”

“諾!”

“長沙軍!”

程普高聲呼喝道:“黃祖不仁,黃家定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隨我斬草除根!”

既然打下了江夏,既然當地的士族冇有投降孫堅的意思,那對不住,程普要斬草除根,這也是在為之後的統治做準備。

“長山,長山!”

萬軍從中,蔡長山出現在了蔡瑁身後,蔡瑁吩咐道:“馬上帶人替老百姓滅火,這兒以後是咱的地方了,得精細著點。”

“知道了,您就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