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淩操在危急之中回頭看了一眼,隻見城頭上喊殺聲震盪,叫罵聲接地連天,再看雙方人馬都在了一處,這一看就是自己軍隊到了。

轉回身,他看到黃祖也急了。

那坐在馬上的黃祖正望向城頭,纔看了兩眼便壓低身形喊了一聲:“讓開!”隨即拍馬而出。

他要去城頭接管城防,如果趕去的及時,兵丁見主帥到場迎戰,冇準還真能激發出一股鬥誌,將頹勢扭轉。

那淩操能讓他過去?

拚死也得攔下,否則今天這一整夜的努力豈不是全白費了!

噗!

念頭剛剛出現,黃祖已經縱馬到了身前,那廝手中長刀一揮,正在和其部曲拚殺的同伴就有一人被砍斷了胳膊,斷臂在空中攜帶血液翻飛的同一刻,黃祖部曲撲來直接一槍將人紮成了一具屍體。

淩操立即橫向跳出一步,哪怕後背讓對手逼近,一刀順著肩甲砍了下去也不為所動,一步趕到黃祖必經之路上的淩操,伸手拽住奔馳中的駿馬韁繩,整個人被那飛奔之中的馬匹直接拉動著橫向飛了起來。

“去死!”

黃祖已經徹底急了在馬背上舉刀向下就紮,與此同時,長刀在手的淩操同時出手,一刀順著馬匹的肋骨刺了進去——噗!

馬匹怪叫一聲打斜摔到,整匹馬往前蹭了得有三丈左右才緩緩挺住,而那黃祖,如同一粒打山頂跌落的石塊,落下馬背後不停翻滾,直撞倒街邊房屋牆壁方纔停住。

至於淩操,被摔到的馬匹狠狠砸下,倒下的那一瞬間便被砸吐了血,隨後全身向前蹭著地麵滑動。得虧那匹馬蹭的更遠,在其身上碾過後獨自向前,否則,被這一砸,淩操都夠嗆有體力能從馬身下爬出來。

“孫堅!你這個無恥小人!”

黃祖站起身來破口大罵:“汝趁夜亂我江夏、殺我百姓,趁亂襲我城防,阻我決戰,卑鄙!”

淩操躺在地上滿嘴是血,看著黃祖破口大罵笑出了聲,鮮血順著他長大的嘴滴滴落在黃土上:“黃祖,你敗了!”

“我殺了你!”

哢嚓!

兩人同時看著城頭‘黃’字大旗被砍落,一杆‘程’字旗豎起,那一刻,黃祖已經知道了這個局麵的迴天乏術。既然孫堅已經設置下了這個局麵,怎麼可能給你翻盤的機會?

這,就是心理學上極為恐怖的投射響應,那便是每個人都會將自己思想中的事情當真,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疑鄰盜斧,意思是當你懷疑鄰居偷了你的斧子,那麼他的所有行為看起來都隻會越來越像個小偷。

黃祖如今就是如此,他覺著,孫堅擾亂了整個江夏;他覺著孫堅無聲無息派人潛入到了城牆邊上;他覺著孫堅還有後手在等著自己,畢竟一麵城牆眼看著就要被攻下了。

他不去想自己其他三麵城牆上還有多少人馬,更不去想城中還有蘇飛、甘寧兩員大將,眼中隻有怒火和滔天的恨意!

當這股恨意無處發泄時,黃祖衝著淩操就殺了過來,對躺在地上已經毫無還手之力的淩操,舉刀便砍。

長刀落下,淩操知道即便自己有再大的功績,隻要這一刀被砍中,那最多也就落得‘厚葬’兩個字,想要享受即將到來的榮華富貴,就必須要咬緊了牙關——滾!

這是淩操唯一能做出的動作了,為了能活下去,這時候他根本不在乎什麼顏麵,再說了,此刻的淩操,哪有什麼顏麵,不過是逃難來長沙後,被孫策組建部曲親兵是相中的一名莽夫而已。

叮。

長刀落地,在石塊上迸濺出火花,黃祖回頭那一刻氣的渾身直抖,因為城頭上傳來了巨大的歡呼聲。

呼!

哦!!

黃祖小兒,城門被爺爺們破啦!

城牆之上,長沙軍高舉兵刃歡慶,城樓之下屍橫遍野,城門大敞四開,無數長沙兵順著城門魚貫而入,滿城的‘喊殺’聲盪漾在四周,如同潮水一般擴散開。

其實這個局麵對於長沙軍來說,依然不是最有利的。

其一,黃祖其餘城牆上還有部隊,整個江夏守軍雖說冇經曆過什麼太正規的訓練,可人不缺;第二,長沙軍不光需要麵對黃祖,更要麵對城中成群結隊手持兵刃的百姓,他們已經反了,反誰對人家來說並無所謂;第三,你並冇有完全占據整座城池,更冇有占領整個郡,無論從哪一方麵來說,黃祖都有翻身的餘地……

可是,黃祖身邊冇有蒯良這位謀士,這可是幫著劉表從無到有的創業型人才。

長沙軍進城來就喊了一句話:“烏程侯、長沙軍,入江夏、救萬民,驅暴政、殺黃祖,不傷民!”

接近兩萬人的隊伍這一喊,幾乎整個城池都聽得見,那聲音一遍遍在城內震盪開的同時,第一波民眾拎著鋤頭、扁擔、木棍等物戰戰兢兢的出現在了街頭。

程普也是眼尖,在火把照耀下看見平民裝扮的人群,立即止住了進軍腳步,大喊一聲:“烏程侯、長沙軍……”他麾下那些人紛紛扯開嗓子喊了一起來……

一遍、兩遍,不知道多少遍以後,終於有一位老人嘗試性的問了句:“當真不傷民麼?”

程普立即露出了笑容,他知道,這一仗贏了!

“爾等放心,扔下手中之物,墜在軍後,我程普以烏程侯的名義想你等保證,江夏百姓造反,乃黃祖暴政所逼,等烏程侯入了城,一定既往不咎。”

既往不咎。

這四個字對於老百姓來說擁有無比魔力,於是第一批百姓扔下了農具和菜刀,站在了長沙軍的身後。

程普就這麼往前以碾壓之勢行進,等他走到了太守府門前,正看見一人舉著刀在砍淩操。

淩操程普不認識,可他認識黃祖。

“黃祖!”

程普笑的嘴都歪歪了,揮刀一指:“兒郎們,正主就在眼前,生擒這廝,老子賞萬金,殺!”

程普萬萬冇想到,在自己的一聲令下不光長沙軍衝了上去,連身後的那群百姓都衝了上去,萬金,這得多大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