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既知道曹操扯出了討董檄文,如何不知道他是怎麼聞名天下的?”

“那曹操早年間在洛陽為北部尉,在任間,將‘五色棒’懸與廨門上,犯禁者,不論地位高低,皆棒殺之,至此無人敢犯,才因功升為頓丘令。”

“治民,有時就要心狠,也許你有與其說通道理的時間,已經將河道整治順暢了,慢慢的,民眾就會瞭解你的所作所為,切勿恐一時之誤解而不敢重治,教化合一教化合一,教在先而化在後,有了基礎,才能令行禁止。將軍軍旅出身,怎麼能不懂此言?”

話說到這兒,伊籍轉身衝孫堅施禮:“主公,吾言可對?”

那一秒,孫堅明白了,祖茂演砸了,讓人看出來了。

伊籍繼續道:“依在下拙見,主公今日之憂並非河道,我與公子就是順河道而來,並未見其雜亂不堪,也並不擁擠,可見主公是下了心思的。主公之憂,一為糧草,如今主公以將糧草問題解決,實乃大幸;二為城防,連年戰火讓城牆破損,征調民夫修補又恐百姓不堪重負,家中冇有勞動力耕種。”

“主公,莫非軍營中的軍士隻能訓練征伐,不能在工匠帶領下修補城牆麼?征調一時就可解決的事,何必優柔寡斷,這分明是晚決斷一天就耽誤一天工期的急事。”

“三,纔是長沙目前最重要的,缺乏軍械!”

“打造軍械耗時良久,主公不日就要受討董檄文之邀,奔赴中原,若器械不全、軍容不整,纔會被天下英雄取笑,那纔是威嚴儘失的大事。”

伊籍衝著孫堅拱手道:“籍遊曆天下時,曾途徑斜穀口,見識過浦元家的製造,那真可以說是天下之精品,奈何由長沙到秦嶺千裡之遙,遠水接不了近渴。”

“不過主公勿要多慮,籍有一策,可解主公之急。”

伊籍緊盯著孫堅的雙眼問答:“獻策之前,籍問主公一句,主公誌在何處?”

“當然是……”孫堅剛要說話,伊籍追問道:“籍要聽真話,否則主公所得,亦是虛假之言。”

孫權小眼睛都不夠看了,他以為自己穿越來古代就是橫掃來的,誰知道光是一個伊籍,就讓其看到了權術之間的製衡之道。現在,伊籍反客為主了,人家的意思很明顯,漢室將亡,你要冇有雄心壯誌,也冇人伺候你,可你要說出了心中所想,就等於授予人口實。

此時此刻,寰宇之內絕無人說出大不敬之言,除了孫堅,他可是連‘和氏璧’都敢留在手中的人!

“天下!”

這倆字說出,孫堅散發出難以言喻的霸氣,仿若猛虎嘯傲山林!

自十常侍始,天下大亂,黃巾突起、外戚進京,這天下早成一盤散沙了。誰不知道漢室日微?不過是‘寧做過頭事,不說過頭話’罷了,這普天之下能帶部將稱主公的,哪個是傻子?

今日,既然你伊籍敢問,那咱孫堅就敢說。

看看這桌麵上,祖茂是他光屁股娃娃,黃蓋是他的部將,孫策是他兒子,唯獨你伊籍一個外人,若有一天你敢反水,那這話是誰說的,怕是你有嘴也解釋不清,孫堅怕什麼?!

他這些話,既是說給伊籍聽,也是說給祖茂、黃蓋聽,誰不希望自己的主公誌比天高?要是主子誌向不過是亭長,混得再好你跟著他不也是個流氓麼?可他要是想當皇帝呢?真成功了你起碼是個將軍,這個道理,誰不懂?

“好!”

伊籍終於心甘情願的拱手施禮道:“主公既然以誠待我,籍定將竭儘全力。”

“主公,長沙所缺之器械,自然是去向荊州王睿借。”

“咱們進京討伐董卓,乃順應天道,王睿借便借得,不借,那荊州也可以不是他的!”

言語間,伊籍滿身殺氣,那意思,再明顯不過。

既然你誌在天下,第一步就必須是拿下荊州。

可這荊州怎麼拿下?

平白無故的進攻,天下英雄肯定不乾,若是借討董之名與荊州王睿發生衝突,這由頭不就來了麼?王睿一死,荊州歸誰?

孫權看到這一幕,眼睛瞪得都不眨了,這曆史、這天道,還真不曾放過誰啊!

曆史上,王睿瞧不起行伍出身的孫堅,與其發生衝突,後被孫堅斬殺。孫堅順勢捲走了荊州錢糧,直奔京師,與袁術一起討伐董卓。這裡邊,王睿有冇有瞧不起孫堅而出言譏諷誰說得清?孫堅是什麼用意,誰又解釋得明白?

可惜,孫堅不是天之驕子,一場討董戰役打了兩年之久,回來的時候,荊州被劉表單騎拿下了。

氣人不?

多氣人!

至於孫堅到底有冇有和氏璧,和在荊州已經當上州牧,連討董之戰都冇參加的劉表有關係麼?你要真在乎國家,直奔長安繼續討伐董卓啊,在荊州待著,因為袁術的一封信就對孫堅下手?

這怎麼可能!

倒是孫堅,不光殺王睿殺的蹊蹺,連打完仗以後和劉表發生衝突發生的都蹊蹺。荊州原本隻有你三郡,老老實實回去也就是了,在樊城打什麼?

如果不是劉表拿下了荊州氣煞孫堅,他跟劉表動什麼手?他連斷自己糧道袁術都冇動手,急著回荊州,怎麼會在樊城浪費時間?還不是你把本屬於孫堅的果子給摘了麼!

這一幕把孫權看的心驚肉跳,熟知史實的他太知道孫堅的命運了,孫堅要是不殺王睿,劉表就不可能入主荊州。劉表不入主荊州,就不會為了迅速拿下豪貴鞏固自己的權力和蔡氏一族聯姻,也自然冇有了和孫堅的戰鬥。這等於孫堅拐了個彎,親手把自己送進了地獄。

現在,孫權剛到長沙還冇等發力,孫策莫名其妙的改變了曆史遇到伊籍,結果伊籍被孫堅考校,出謀劃策要襲殺王睿拿下荊州,繞了個圈,最後這是還要把荊州便宜劉表啊。

孫權是真想將這一切都和孫堅說清楚,問題是,一直對自己不怎麼看好、隻喜歡孫策的便宜老爹,能信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