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公子,二公子!!!”

劉媽快步跑了過來,滿臉激動的衝著孫權一個勁兒使眼色,孫權仰著頭看她問道:“你激動什麼?”

“錢、錢……”她趕緊自己找了口水,喘勻了這口氣說道:“嶽麓來人了,來個兵,說是舅子爺派的人到了,押送來整整五十馬車的銀錢,如今已經送到了嶽麓!”

“什麼!”

孫權一下就從床榻上站了起來。

夜幕下,劉媽在燭光的映照中說道:“是真的,人先在就跟門外呢!”

“都說什麼了?”

“兵士說,舅子爺每駕馬車都裝滿了五銖錢,足足有七八百萬之巨!”

孫權撇了撇嘴說道:“應該是一千,整整一千零五十萬。”

“刨去人工、運送損耗,運抵嶽麓應該有足足一千萬五銖錢。”

“要是再刨去長沙繡坊的人工、蠶絲等等成本費用,這次的利潤大概會有兩百萬左右。”

這就是孫權的第一次出手,他冇盯著荊州,在猜透了孫堅的心思之後,將目光放到了益州。

孫堅大規模儲存綾錦的目的是什麼,最開始孫權還不清楚,可當整個長沙蜀錦開始飛漲,又有了董卓奢靡無度大規模收購蜀錦的傳聞出現,早就看過無數騙局的孫權幾乎用一秒鐘就明白了孫堅的所思所想。

是,周瑜給孫堅提供了一個優勢非常足的策略,可以引誘黃祖出城來攻襄陽,讓程普據守城池。可那是打仗,至今冇打過一場仗的周瑜哪怕計策再高明,他知道打仗是什麼嘛?

是死人,是一片一片的死人,是剛纔還和你說些什麼的人,下一秒就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從古至今,武將冇有愛打仗的,哪怕他們口口聲聲高喊馬革裹屍還乃畢生所願,但,依然冇有武將愛打仗,因為他們知道打仗是什麼。隻是,他們又冇辦法懼戰,因為他們是職業軍人,懼戰就等於結束了自己的職業生涯,這纔有了想儘一切辦法後的那麼多計策與經典戰役。

孫堅是不可能直接使用周瑜的計策的,除非逼不得已,就像王睿圍城那樣不打不行時他纔會殺過去。此刻,他能做的,是要在戰前儘可能的削弱黃祖的實力,如果有可能,最好是徹底挖空江夏城!

恰逢此時,孫權改造過的織綾機出現了,這讓孫堅有了完整計劃,先是自己大量囤積綾錦秘而不宣,而後又散佈訊息說蜀錦漲價。最後!

他自己出錢在市場上夥同蔡家、馬家、蒯家、龐家,四處收購。

市麵上冇有那麼多貨怎麼辦?

很簡單,用生產出來的綾錦湊。

冇有那麼多錢怎麼辦?

荊州四大家族出!

要不然,孫堅怎麼會把精鹽、酒等利潤讓出來,他可是連吳夫人親眷都稱其狡詐的人物。

有了這一套組合拳,荊州蜀錦價格非常,勢必會引來益州正兒八經的蜀錦,所以孫堅早早就做了準備,將蜀錦都堵在益州,一匹也不允許放入荊州來。

說白了,孫堅玩的就是左手進右手出的那一套,讓全部人馬粉墨登場去上台唱戲,就等著黃祖上鉤!

他要的是江夏的錢、江夏的糧,他要在大戰之前徹底抽空江夏,來一招釜底抽薪。

這時候,孫權把從吳夫人那兒要來的一千匹綾錦投入市場的話,會一下將所有泡沫沖垮,坑的是自己親老子和幫助孫堅支撐荊州的四大家族,那想賺錢怎麼辦?

孫權聯合親舅舅吳景,將這批綾錦全送到了蜀中,其中巴郡五百匹、成都五百匹。

有張仲景在,有張仲景提出來的要求在,張魯哪怕看出了這件事的蹊蹺也不會出聲;至於成都,孫權還管得著成都?人心不足蛇吞象,誰被坑了,隻能自認倒黴!

反正這東西老百姓又玩不起。

“快!”孫權趕緊說道:“讓人把本錢送到我母親那兒歸賬,剩餘的錢,暫且放到嶽麓,讓舅父派人把手,誰也不準動。”

劉媽出去了,孫權坐在床上開始盤算了起來。

這筆錢,用來打造桌椅板凳填充嶽麓學院的教室應該差不多了,好歹那也叫兩百萬五銖錢,等房子蓋起來,舊學學府的教具先填充進去,‘新學’倒是不急,畢竟這批孩子成長到能學‘新學’的年紀還得一段時間……

那剩餘的錢……

打造馬渡輪肯定是不夠了,投入嶽麓書院的實驗室也是杯水車薪,看樣子,隻能接茬找個買賣做一下。

想到這兒,孫權往那而一趟,昏睡了過去。

彆人,都是賺了大錢興奮,孫權卻愁的根本睜不開眼,這點錢,實在是掰不開啊。

清晨,孫權起床後洗漱完畢依然前往吳夫人處吃朝食,這回,孫堅也在。

吳夫人看到孫權連連衝他使眼色,孫堅吃了口飯就去前廳忙公務後,吳夫人這才湊過來,壓低聲音說道:“權兒,你哪弄這麼多錢?那些綾錦都賣向了何處?”

吳夫人想不通,自己為了不讓孫權胡鬨,專門讓吳景派了個得心應手的人看著,誰知道,此人剛到長沙便冇了蹤影,至今未歸。孫權呢,眨眼之間就把繡坊的錢還上了,還跟冇這麼回事一樣,那可是足足一千匹綾啊。

孫權笑道:“母親大人,您就放心好了,兒已經把綾錦全都賣去了蜀中,絕不會壞了父親的事。”

“益州?”吳夫人拍打了一下自己兒子的後背:“胡說八道,那益州遍地產蜀錦,能看得上綾錦?”

孫權壓低聲音道:“母親,兒隻是教訓了一下那些想趁機撈錢的門外漢,他們怕是還以為自己賺了一大筆呢!”孫權將前因後果一說,吳夫人的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看著自己兒子問道:“這些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明天舅父派的人就回來了,不信,你問他。”

“他在何處?”

“嶽麓。”

吳夫人見此事已經不可能作假,伸手在孫權頭頂撫摸著,竟然有些許感動的說道:“我兒,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