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是這麼說的?”

院落裡,孫權看著那個剛剛來向孫堅稟報的士兵,問了這麼一句。

下午的飲宴,算是賓主儘歡,自己那便宜老爹為了籠絡荊州士子的心,將酒的生意全都交給了龐德公,而龐德公就是個甩手掌櫃,實際上還是蔡家運輸、蒯家銷售,無外乎是事後分他錢而已。

可如此一來,龐德公算是徹底高興了,在酒席上又多喝了幾杯,當眾要了筆墨紙硯寫了一封家書,讓全家都必須在嶽麓書院建成之前搬來長沙,為自己成為荊州士子的祖師爺觀禮。

也就是說,孫堅付出了紅磚、酒的代價,已經徹底拿下了龐德公,不光讓他成為了自己二兒子孫權的啟蒙恩師,還把他留在了長沙。

當然,最有意思的還不止如此。

入夜,蒯良蒯越兄弟倆主動找到了孫堅,提出了由他們偷著放跑劉表,幫助周瑜完成整個計劃的提議。

孫堅表麵非常客氣,但是,孫權能中他的表情中看出此時的他,非常得意!

烏程侯在彆人眼裡,那可是個地地道道的大老粗,一身功勳全都在馬背上得的,這回呢?整個荊州的名士都讓他給拿下了,儘管曲折,卻也達嘗所願。

等這倆人去謀劃,孫堅在隻有孫權能看見的房間裡說了句:“蒯家兄弟剛入咱家,急著立功,咱也不能不給他們這個機會不是?”

孫權這回冇聽懂,問道:“父親原來不是這麼想的麼?”

孫堅搖了搖頭。

孫堅竟然根本冇打算用周瑜的計策!

這讓孫權很出乎意料。

在他看來,周瑜的連消帶打已經很有水平了,把黃祖勾出來攻打襄陽,在自身有優勢的情況下收拾掉他。莫非,有比這還好的注意?

“那父親原來準備怎麼做?”

孫堅望向了孫權,說道:“在為父得知你們弄出了新的織綾機時,知道周瑜會來長沙麼?”

孫權搖了搖頭。

孫堅補充道:“那時,黃祖就已經死了。”

一瞬間,孫權瞪大了眼睛,因為,他不信!

他覺著孫堅在吹牛,而且還是啷啷的吹牛奔。

在眼下的局勢裡,即便是諸葛亮、司馬懿、賈詡都集中到長沙來,也不可能拿出比周瑜還好的主意,你孫堅,憑什麼?

孫堅剛要張嘴,士兵跑到了屋外喊道:“主公,蒯主薄命小人前來複命,說,計成。”

孫堅立即放下了教導中的兒子,大步流星走了出去,而孫權,則詳細詢問了這名士兵所發生的一切經過。自此,他終於得知了曆史上劉表入荊州的全過程!

原來劉表能讓蒯家冒著滅門風險幫他掌控荊州,令蔡瑁傾力相助,是因為有著彆人冇有的優勢,這優勢,就是皇命。

怪不得曆史上的蒯良蒯越又給劉表出謀劃策,又與蔡瑁聯手,蔡瑁還無緣無故的與其聯姻,這麼做,都是在做給那位即將到來的大人物看,以此來告訴皇帝,他們一心向漢。

有了這份詔書,劉表在荊州自然一馬平川,加上極好的風評,順利的異常,也是自然。

“下去吧。”

孫權吩咐了一句後,在夜色中慢步走回自己的小院,眼下荊州的形式,他開始覺著越來越有意思了,很想看看自己那便宜老爹孫堅能不能將牛奔付諸實踐,讓黃祖已然身死還尚且不知;還想看看劉表到底能不能在強橫的孫家麵前翻起風浪,徹底領略一番天下群英的風采。

……

江夏郡水域之上,兩艘船並排而行,船中間鐵索相連,其中一條船上遍地鮮血、屍骸成堆。

船艙內,兩個凶神惡煞之徒抬著個木箱走了出來,當木箱打開,幾捆順滑綾羅擺放其中。

“大哥,又是蜀錦!”

嘩㘄。

船隻上鈴鐺聲響,一個頭插鳥羽的俊朗漢子走了過來,一抬腿,抬腳就踩在了箱子上,用手肘拄著膝蓋罵道:“孃的,怎麼又是這些東西?”

他瞪眼望去,船主一家老小縮在一角正在戰戰兢兢的發抖:“你們弄了這麼大一條船,就不帶點金銀在身邊麼?”

一個五十左右的男人磕磕巴巴說道:“這位爺,您有所不知,中原大戰,董卓擄走天子奔赴長安,等到了長安,天子的一切用度都要重新購置,其中,製作華服的蜀錦需求量極大,我這才變賣身家,準備將蜀錦帶入長安,去大賺一筆啊。”

“腐商!”

此人叫罵一聲,轉身說了句:“撤了!”

一眾人轉身而走,在江河之上,兩船之間,腳踏鎖鏈如履平地。僅片刻,便成這邊,回到了自己船頭,待卸下鐵鏈,有人在船頭高喊:“斷帆!”

一塊錦帆落入水中,順水飄遠,這隻船,也和剛纔那艘徹底拉開了距離。

“大哥,最近這江河之上的船隻,怎麼都不攜帶金銀了,一個個的帶一箱子破布乾什麼?”

此人瞪了他一眼:“破布?”

“那叫蜀錦!一匹萬錢的蜀錦!”

“那麼值錢?那大哥為何不將其弄到咱們船上來?”

為首者一巴掌抽打向說話之人的後腦:“你懂個屁!”

“江夏不是洛陽,冇那麼多達官貴人,眼下往荊州跑的,都是在中原活不下去的難民,把這堆玩意兒弄回去?你買麼?!”

“黃太守要的是金銀,能換糧食的金銀,不是達官貴人手裡的玩具,這江河之上,更冇有第二個敢用錦布做帆的船隻,我要他乾什麼?熬著吃啊。”

“太守要的,是錢、是糧、是軍備,有了這些,咱們就能防著孫堅下黑手;咱們,要的是太守的重視,那就得用錢糧去換。告訴手底下的弟兄們,把眼睛瞪大點,凡是高帆大船一艘也彆放過,還不信了,我甘興霸一艘帶有錢糧的船隻都碰不到!”

手下人捂著後腦勺離去,一邊跑一邊在船上大喊:“大哥有令,都把眼睛瞪大點,看見高帆大船一艘也不許放過!”

“都打起精神來!”

漢水之上,錦帆升起,那頭插鳥羽之人走到船頭,身上鈴鐺‘叮噹’亂響,那些細小船隻見了這艘船紛紛避讓,可越是如此,他的目光越是惆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