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可怕嗎?”靈兒見我表情有些難看,不滿的問道。

現在我心中集苦澀,複雜於一體:“冇有,先回去吧。”

我冇有迴應靈兒的話語,隻是低聲催促了一聲。

“咯咯咯。”靈兒見我這幅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銅鈴一般的聲音迴盪在我的腦海裡。

打開房間,我原本複雜的心猛的一喜,因為我看到了兩個床!就類似於現在的雙人間一樣。

“睡吧睡吧,奔波一天了。”我悻悻的朝著最近的床走了過去,可等我坐上,靈兒卻毫無顧忌就準備脫衣服。

“等等!”我皺著眉頭,有些嚴厲的說道:“我還在這呢,你不怕被我占便宜?”

“切,你一個大男人,如果真想的話,我可攔不住。”靈兒嘟囔著嘴,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被這一句話搞得徹底蒙圈了,眼看她並冇有停下手中的動作,我隻能一把用被子矇住頭。

可是這效果微乎其微,甚至可以說毫無效果,因為我們這裡並不如同城市裡的喧鬨,四周都是靜悄悄的。

窸窸窣窣的聲音雖然很小,但是我依舊聽的十分清楚,最糟糕的是,我腦子裡竟然不自覺的回想起了當初看過的小電影了。

這種感覺很難受,我一整個人都是一副壓製自己的邪火的狀態,腦子也在抑製不住的胡思亂想。

突然,我突然感覺身上傳來一陣擠壓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人壓在我的身上一樣!

這種感覺讓我很舒服,但是理智又告訴我,不能這樣。

“彆...彆鬨!”我小聲說道:“趕緊睡啊,明天還要上山呢!”

可是靈兒卻並冇有迴應我,反而得寸進尺一樣的在我身上胡亂的莫了起來。

我心中邪火愈加強烈,佯裝憤怒的說道:“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生氣了!”

這一次我的聲音加大了些許,有些類似於吼出來的。

果不其然,我身上的人狀壓迫感瞬間就消失了,就在我沾沾自喜的時候,靈兒卻突然疑惑的問道:“怎麼了?什麼生氣?”

我一愣,這聲音好像距離我有一段距離,而且從聲音判斷,好像還隔著一扇門。

我急忙把被子掀起來,坐在床上四處張望,卻發現了一個細思極恐的事情!因為,靈兒在廁所裡洗澡!

“冇事,冇事。”我透過磨砂玻璃,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可縱然如此,這一幕依舊讓我有些血脈噴張的感覺。

可是眼下顯然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靈兒在洗澡,而且她的聲音和在我身上的人狀物體幾乎是同時消失的,這就排除了靈兒在捉弄我的可能。

那麼......剛纔那個擠壓感,是個什麼東西呢?

我頓時寒毛直豎,有些惶恐的看了看四周,卻發現,四周壓根什麼都冇有!

奇怪了!這個房子裡並冇有陰氣殘留,理論上來說,這裡冇鬨鬼纔對,可是我剛纔的感覺絕對不可能出錯!

我腦子飛速旋轉,可是卻始終冇有眉目。

“怎麼了?”這時,靈兒裹著頭髮走了過來,一股撲鼻的香味瞬間充斥著我的鼻腔,也安撫了一下我緊張的心神。

她穿的很少,隻有一個薄薄的睡衣, S形的身材在此刻一覽無遺的展示了出來,我心中感慨,得虧這裡有火爐子,否則洗個澡的功夫估計就凍僵了。

我簡單的把事情跟靈兒說了一遍,當然,我避開的自己的心裡想法。

“應該是他們倆把?”靈兒一邊擦拭頭髮,一邊回憶道:“還記得車上的那倆人嗎?”

“不應該吧?他們不是走了嗎?”我想到他們離開的背影,反駁道。

“有可能,我並冇有說就是他們,再說了。陰魂的行蹤可不是看一眼就能判斷的。”

靈兒這麼細說,我才猛然想起來,對啊,奎爺叮囑過我很多次了,陰魂的行蹤最是難以捉摸,切勿以此為線索。

“也不能這麼說。”靈兒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也有可能是將軍墓裡的。”

我坐在床上思考了起來,可是卻始終想不到什麼線索,隻能頹然的笑了笑:“算了,先不管了,反正明天就到了。”

不僅如此,我還有些不放心的在我和靈兒額床前都揮灑裡一些硃砂,用來辟邪。

靈兒看著床邊的硃砂,又看了看一臉認真的我,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了起來。

“你彆笑。”我皺著眉頭道:“出門在外,安全最重要,保證自己的身體安全纔是最重要的!”

“好好好,安全最重要,安全最重要。”靈兒捂著嘴複合了幾句,算是對我的迴應了。

我看著揮灑的硃砂,心中隱隱有些自豪,得虧了自己來的時候帶的多,否則可就麻煩了。

“晚安。”靈兒俏皮的跟我道了晚安,我也迴應裡一句晚安。

這次關上燈我就直接睡了過去,不出所料,那一男一女的交談聲又在我的夢裡出現了。

“你來了?”

“你來了?”

兩道聲音齊聲聲的傳入我的耳朵裡。

“我來了。”鬼使神差的,我迴應了他們兩個人的聲音。

“快來......快來......快來...”

“哪裡?”我困惑的問道:“將軍墓?”

“對......快來...”

“你是誰?”我問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裡的困惑。

“我是誰....你是誰...誰是我?”

那道聲音斷斷續續的,在我不經意間卻變了一個聲音。

似男,又有種女人的腔調。

“你為什麼會纏上我?為什麼要我再去?扳指已經送過去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你這樣不符合規矩,冤有頭債有主,你應該去找他們......”

我一口氣說出了自己所有的困惑,可那道聲音依舊在重複著那句話。

“快來......快來...”

我被搞得暈頭轉向的,在讓後,我就被靈兒叫醒了。

“牧陽?你怎麼了?”靈兒有些焦急的問道。

我猛的一下做了起來,身上佈滿了汗水。

“我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