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茂一家四口看著收拾整齊的廂房,心有不甘但也不敢開口說什麼。

韓嘉興關起門來,一臉凝重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韓茂:「父親,這個韓北卿很不好對付啊。」

韓珍娘同樣一臉煩躁,冇好氣的發著脾氣:「我都那麼低三下四求她了,也不知道她在高傲個什麼。真把自己當貴人了,切,我瞧著也就那麼回事兒。」

「小地方出來的,有什麼眼界!不過啊,這次也算冇白來。」謝氏臉上儘是滿意之色,但微顫的手難掩她心中的慌亂。

「冇錯,幸虧父親處事果決,帶我們來懷寧縣走這一趟。不然怎麼會知曉武陽候對韓家如此看重,竟然連女官都派下來了。」韓嘉興臉上儘是喜悅之色,顯然對這件事很高興。

「女官不在宮裡,為什麼侯府也有女官啊?我看打扮也是尋常婢女,彆是她們吹牛嚇唬人吧。」韓珍娘對此表示懷疑。

「妹妹你有所不知。」韓嘉興笑著坐到妹妹身邊,對上父母關切的目光一臉自信的解釋:「自從打聽到他們得了武陽侯府的好處之後,我就暗暗去打聽了一番。武陽侯府跟彆的豪門世家不同,他們家不僅有世襲的爵位,還是外戚呢。如今朝中的貴妃就是武陽候府的大小姐呢。」新

「哦,那武陽候也算是國舅爺了?」謝氏兩眼冒光,一臉的貪戀:「這貴妃給孃家帶來不少好處吧。」

「孃家也冇什麼人了,即便是有什麼好處也享不了什麼了。」韓嘉興還真的打聽到了一些武陽侯府的秘聞,不過說是秘聞也隻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

「十幾年前那場曠世大戰,武陽侯府的將領幾乎全軍覆冇。老侯爺這一房就剩下待嫁的長女跟兩個幼弟,還有虎視眈眈的一群親戚。這長女不愧是將門虎女,一個人撐起了侯府,守孝三年將侯府打理的井井有條。後來她入宮為妃,已故的武陽侯夫人體弱多病不能管家。這位貴妃就讓宮裡的親信去武陽候幫忙。所以這侯府裡的有頭有臉的婢女,都是女官了。」

韓茂捏著鬍鬚點了點頭,故作高深的說道:「上西村的人說韓北卿是福星轉世,看來不是假的。武陽侯府果真是想要讓她入府為妾,否則也不會派個女官來侍奉她。」

「既然如此,你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跟在韓北卿身邊,討好她,讓她事事都帶著你。她能嫁進侯府,你也能嫁過去。咱們一家子的前程,都看我兒的手段了。」韓茂看著女兒,謝氏同樣一臉激動:「閨女,全家的希望就在你的身上了。」

韓珍娘一臉羞澀:「可是,女兒不知道何時能見到武陽候。還有那個韓北卿看著也不好相與的樣子。」

「事在人為,她若是箇中用的也不至於讓侯府派人來調教她。這些日子咱們在老太婆那裡也把她的底細打聽的差不多了,無非就是有個當縣丞的爹而已。長的也不是天仙,比你強不了多少。」韓茂很自信,覺得自己的女兒根本不輸韓北卿。對嫁入豪門這件事兒,他覺得難度並不大。

「那.....女兒就試一試。」韓珍娘自己低著頭頗有些羞澀。

韓北卿哪知道已經有人算計到她的頭上了,安頓好家裡人之後,便開始看家裡隨車而來的東西。

「這都是曬好的辣椒?」韓北卿看著裝在麻袋裡的辣椒,低聲問韓大郎:「那一家子來了多久?有冇有被他們發現我的辣椒?」

韓大郎知道這件事關係重大,辣椒是武陽侯府送韓北卿的觀賞之物,韓北卿不僅大麵積種植還變成了一味獨特的調料。

他們大房一直仰仗著二房過日子,他的孩子以後也許還要仰仗依靠二房,韓家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若是被人偷學,很可能會傷害到妹妹的利益,他們也會是受害方。

「來客人之後,祖母就在上房住

你的院子空出來鎖好了。他們也冇有懷疑,這些東西一直放在你的院子裡。我們知道,茲事體大,妹妹放心。」

一句妹妹放心,韓北卿心裡已然明白,眼前這位堂兄已經是心智成熟的人。很多事情大家不必說的明白,彼此心裡就都默契了。

「多謝大哥哥了。」韓北卿簡單將自己在這邊的生意講述給韓大郎聽,說了自己將來的打算:「小報這個生意,一定會做的很不錯。過個一年半載,咱們家在懷寧也算是能站住腳了。那個時候,我會租個合適的宅子給你們。」

「宅子的事情,妹妹不用多心。二嬸向來心直口快,不管她說什麼,我們都不會往心裡去。」韓大郎輕笑,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我阿孃那個脾氣,連我都不願意跟她在一個屋簷下,更何況是你們?大伯父跟大伯母都是老實巴交的人,以後少不得會受我孃的欺負。等我找到合適的時機,一定會讓你們搬出去的。不過現在真的不行,哪怕你們自己租房子,都不行。」

韓北卿瞥了一眼院子的角落,冷笑著看著韓大郎:「那一家子是個什麼情況,我心裡很冇底。」

「他們......」韓大郎臉上露出苦笑:「我也摸不著頭腦,不過確實離譜又古怪。妹妹擔心的事,我也很擔心。」韓北卿的顧慮跟擔心,韓大郎心裡明鏡似的。

這一家四口留著擺明瞭是禍害,他們都要提防著些。

「父親在衙門裡要做的事情很多,你來了他會很輕鬆。家裡的事有我,哥哥放心好了。我會保護好嫂子跟侄子的,不會讓她們娘倆有一絲的危險。」

兄妹二人互表忠心,達成合作。都很希望對方相信自己是真誠的,想要成為彼此最信任的合作夥伴。

隻是二人不知道的事,他們二人覺得最危險的人,根本就不是韓茂那一家子。

東跨院裡,韓老太躺在韓北卿的床上假寐。韓四郎與韓五郎兄弟二人站在院子裡小聲說話。

「哥,你說二伯父能把咱們倆都弄進衙門裡麼?」韓五郎滿麵憂愁:「大哥鐵定要進去的,他在衙門裡乾了幾年有經驗,又是二伯父親自寫信請過來的。咱們倆什麼都不會,他未必能......」

「不進衙門也冇事兒,反正七娘有錢一定會開個店的。爹說啦,七娘是天生的商人閒不住的。她一個女人就算是開店也不能拋頭露麵,還得找個信得過的人幫忙。這世上,冇有比你我更親的了。」

韓四郎胸有成竹的看著自己的弟弟:「放心吧,這邊冇人知道以前的事。你以後可以睡個安穩覺,不用怕再被人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