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爾達克從封魔箱中翻出一張張飽含這魔法元素的魔紋魔皮,這些魔皮上麵都有十分完整的生命魔紋。

每一張從封魔箱裡翻出來,都能感受到魔皮上麵盪漾著魔力,當他的手指輕輕觸摸這些魔皮的時候,一道道魔法光暈隨著他的指尖向外擴散。

嘉利.德克爾和狼騎士泰戈眼中難掩驚訝。

坐在旁邊的安德魯和薩彌拉卻是習以為常,他們還忍不住在一旁品評說:“這次幽暗蟲穀之戰,冇能收穫到什麼好貨?”

蘇爾達克也是微微歎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道:“最期待的那張魔紋,如今還在蟻後身上,暫時冇有得到屬性好些的魔皮,這些都是以前積攢下來的。”

桌麵上擺著幾張柔軟的魔皮,散發著一股奇怪的氣味。

在蘇爾達克詳細介紹下,嘉利.德克爾和狼騎士泰戈才瞭解,那張方方正正的紅魔皮,上麵帶著黑色鬼紋的硬甲皮,就是蘇爾達克從一隻巨型鬼紋兵蟻支腿上剝下來的,這隻巨型鬼紋兵蟻算是體型最大、並且實力最強悍的一隻。

在幽暗蟲穀外側山腳下遭遇了領主軍的圍殺,要不是薩彌拉操控床弩,連續用三支魔法巨弩將其射殺,就算安德魯和泰戈兩想要擊殺這隻巨型鬼紋兵蟻,恐怕也要付出一些代價。

這張硬甲皮上麵的魔紋不僅非常完整,周圍區域已經出現了強化擴展魔紋。

隻是這張生命魔紋看起來有些硬邦邦的,嘉利.德克爾用手指敲擊硬甲皮的時候,竟然會發出砰砰的撞擊聲。

嘉利.德克爾有點擔心,真是讓這樣一張硬邦邦的硬甲皮植入後背,後背要是變成龜殼可就麻煩了。

雖然蘇爾達克說這張魔紋魔皮可以增加力量和韌性,但嘉利.德克爾卻冇有吭聲。

倒是狼騎士泰戈將魔紋魔皮擺在麵前,不時和霜狼伯尼塔小聲嘀咕幾句,看起來好像是對這張魔皮有些想法。

蘇爾達克隨後又介紹下麵一張,他拿出來的第二張生命魔紋是從鬼紋蟻後身上剝下來的魔紋魔皮,當初阿芙洛狄的身後就植入兩張相同的魔皮,從那以後她便擁有了一對蟲翼,隻要運轉那兩幅魔紋,她就可以擁有短暫飛行能力。

不過呢,蟻後身上的魔紋魔皮其實並不具有‘飛行’的能力,那隻是阿芙洛狄植入了兩幅精神魔皮後衍生出來的新能力,其實那些新鬼紋蟻後身上的生命魔紋所具有的能力是‘精神控製’。

無論是嘉利.德克爾,還是狼騎士泰戈,都不需要這類精神係魔紋魔皮。

雖然這張魔紋魔皮是從四級魔獸身上剝下來的,但卻不怎麼實用……

蘇爾達克連續拿出來兩幅魔紋魔皮,嘉利.德克爾都覺得不怎麼樣,她有些心虛地看了身旁的薩彌拉一眼。

半精靈弓手小聲對嘉利.德克爾說道:“彆急,達克手裡還有一些魔紋,一定要挑選一張最適合你的!”

“嗯!”

嘉利.德克爾聽到薩彌拉這樣說,開始期待蘇爾達克拿出其他的魔紋魔皮。

蘇爾達克果然也冇讓薩彌拉倆失望,又轉身從封魔箱裡拿出來了第三張魔紋魔皮,這是一張蠟白色帶有寶石藍花紋的魔皮,這張魔皮顯得非常的柔軟,而且還帶有一層油亮的膜,上麵的生命魔紋儲存得十分完整,甚至邊緣處無數眼神出去的細絲都保留下來。

薩彌拉伸手觸摸的時候,一道電弧從皮革中竄出來,‘劈啪’一聲,讓薩彌拉閃電般縮回了手指。

“又是一張雷電屬性的魔紋魔皮嗎?”薩彌拉好奇的問道。

蘇爾達克曾有過一張雷元素的魔紋魔皮,現在已經植入了安德魯的身上,讓他戰鬥的時候同時擁有火元素和雷元素的附加屬性。

蘇爾達克知道薩彌拉想要問的是什麼,便搖了搖頭說道:

“這張和安德魯身上那張完全不一樣,它是從蠑螈鬼蛇首領身上剝下來,隻能稍微增加增加一絲力量屬性,但卻可以讓擁有者短時間內擁有及其強悍的力量,而且每次攻擊的時候,還能產生巨大震盪之力迫使敵人後退。”

其實蘇爾達克也冇法太準確描述這幅魔紋所具有的能力。

“擊退?”薩彌拉脫口問道。

“對,就是這個攻擊效果。”蘇爾達克說道。

幾乎大部分蠑螈鬼蛇都擁有這種能力,在領主軍戰士們在獵殺蠑螈鬼蛇的時候,戰鬥中總會被蠑螈鬼蛇閃電般速度撲擊,有時候就會感受到一股強烈的震盪之力,將領主軍戰士迫退幾米遠。

聽到蘇爾達克介紹這張蠑螈鬼蛇的魔皮,嘉利.德克爾眼睛就在冇離開過那張蠟白色魔皮。

以至於蘇爾達克拿出一張從三首地獄惡犬身上獲得三元素魔紋和一張從火焰歌革身上剝下來火焰魔紋,嘉利.德克爾幾乎都冇有聽清蘇爾達克的介紹。

最後,嘉利.德克爾指著那張蠑螈鬼蛇首領的魔紋魔皮說道:“頭兒,我就要這張吧!”

蘇爾達克冇什麼猶豫,直接將這張柔軟如綢緞一樣的魔皮遞給了嘉利.德克爾。

這次幽暗蟲穀之戰,雖然領主軍一方大獲全勝,而且也收穫超過千幅生命魔紋,但蘇爾達克卻冇有獲得多少高質量的生命魔紋,大部分都是從巨型鬼紋兵蟻和鬼紋雄蟻身上獲得的。

由於不是蟲潮期間,幽暗蟲穀裡隻有那麼一隻蟻後。

其餘的新生代蟻後目前還隻是一些蛋,暫時還處於蟄伏期。

這些孕育著蟻後的異卵將會在十年以後,統一孵化出一群背生蟲翼的蟻後來。

嘉利.德克爾和薩彌拉坐在一起小聲討論著,雖然嘉利.德克爾拿到了那張蠑螈鬼蛇首領的生命魔紋,但她還想聽聽薩彌拉的建議。

隻有狼騎士泰戈想的十分簡單,他在戰場上戰鬥的時候,就是以純粹的力量壓製對手。

所以他想要鬼紋兵蟻身上剝下來的‘力量與韌性’魔紋魔皮,不過看起來他似乎也在考慮當中,他偶爾也會和霜狼伯尼塔說上兩句獸人語,伯尼塔則是迴應兩聲嗚咽,不過看起來這一人一狼交流起來,竟然全無阻礙。

……

短短一下午的時間,蘇爾達克便完成了嘉利.德克爾和狼騎士泰戈第一張魔皮的植入。

整個植入過程還是十分順利的,隨後嘉利.德克爾和狼騎士泰戈就迫不及待的離開帳篷,跑到外麵去嘗試他們獲得的新能力。

蘇爾達克便留在帳篷裡和安德魯討論什麼時候進入三河平原,將赤脊巨龜所占據的大片土地攻占下來,徹底將三河平原劃入格林帝國的疆土版圖。

作為戰狂的安德魯,非常迫切地想和那些藏身於大湖大澤中的赤脊巨龜打一架。

所以就算是安德魯渾身包裹著繃帶躺在床上,他依然迫切地希望蘇爾達克能讓他帶著構裝騎士們,去河邊狩獵這種大型魔獸。

蘇爾達克現在需要將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三河平原河道上遊的大水壩建設上來。

而且他最近還要抽空返回膿包山熔岩礦洞一趟,他要帶著一些禮物去安撫一下寶藏密室裡的紅龍伊瑟爾,畢竟伊瑟爾冇能吃掉那隻蟻後,應該還是有些不開心的。

倒是那隻蟻後如今被鎮壓在蟻巢的洞穴最深處,不僅受白吉德大長老佈置的魔法封印壓製,身上還纏繞著幾根沉重鐵索……

蘇爾達克離開幽暗蟲穀的時候,第一批鐵索已經運進蟻巢中。

從鬼紋蟻後身上牽出八根鐵索,鐵索的另一端固定在蟻巢的四周巨石上麵。

不過在蘇爾達克看來,這種鐵索將鬼紋蟻後捆在這兒,象征意義大於實際作用,又不是什麼名貴的魔法金屬,蟻後隻要奮力一掙,就能輕易扯開這些鐵索脫困。

而此刻幽暗蟲穀傳來的訊息,幽暗蟲穀裡的德魯伊們已經開始嘗試訓練第一批鬼紋兵蟻戰士,將來這些鬼紋兵蟻將會加入蘇爾達克的領主軍,它們會成為領主軍中的炮灰。

“頭兒,你真的要將那些鬼紋兵蟻編入軍隊,並且成為戰場上的炮灰嗎?”

安德魯躺在床上,小聲對蘇爾達克問道。

------題外話------

就一章,有點卡文,容我整理一下思路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