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磊退出了皇帳,卻並未睡去,而是檢查了一遍皇帳周邊的安全,看到明崗和暗崗都再職再位的時候,這才放心而回,待剛回到皇帳之前的時候,裡麵正好傳出了唐傲的聲音,“石磊呀,去把傲三他們都叫過來吧。”

雪影十八騎!

自打唐傲立了大華國之後,便開始派人四處去尋找,師尊傲雪也把與徒弟們的聯絡方式告訴了龍牙,兩年的時間之後,已然陸續迴歸。

如今,除了帶著唐楚瑤離開的傲大、背叛已死的傲二,包括之前保護雪菲安全的傲五,以及訓練新兵的傲九等人都全數迴歸,共計十六騎,且還隨著唐傲一起出征南越。

這一次唐傲要深夜把他們十六人叫來,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任務要交給他們去完成。石磊不敢怠慢,答應一聲之後,便連忙派出了大漢將軍去傳人。

無論多黑的深夜,最終也是要迎來黎明。

當新一輪的太陽緩緩由東方升起的時候,代表著新一天的到來。但這又註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從早上開始,軍營便開始忙碌了起來,接著就是安靜的吃早飯,畢竟這頓早飯,對很多人而言,很可能就是人生中最後的早餐了。

一個時辰之後,約是早上七點鐘左右,各種各樣嘈雜的號角聲開始相繼傳出,這是將軍在點兵,同時也代表著大戰將會一觸即發。

相比於南越大軍的忙碌,大華軍裡這裡顯得井然有序了許多。每一名戰士早就知道了自已應該所在的位置,早在用過了飯食之後便到達了指定的地點。

天空之上,以小金為首的轟炸隊已然升空,同時還有一些個負責監控敵情的飛禽也佈滿著各個角落,以保證可以把敵人的動向極時傳遞到皇帳之中。

後世在軍事上有這樣一句話,誰掌握了資訊,就等於掌握了戰場上的主動權,就等於贏得了一半。放在唐傲麵前同樣是適用的。

而僅僅是資訊上的優勢,便足以說明大華軍的強大所在。可惜的是,對這一點,似乎對麵的敵人,包括南越王黎勇力都並不是很在意。

他們習慣了以多欺少、習慣了以眾對寡,加之又是本土作戰,他們實在看不到有失敗的可能性。唯一需要考慮的就是這一戰的戰果會擴大到什麼樣的程度,他們自身會損失幾成而已。

黎勇力起的很早,儘管他表現出神采奕奕之態,但從他那有些微紅的眼球中還是可以看出來,他昨天睡的並不怎麼好。畢竟涉及到上百萬人的大戰,甚至還涉及到南越的國運,你讓他這個王可以無心無肺的睡一個安穩覺?

做為一國之王,不管身心多麼的勞累,當展示在外人麵前的時候,就必須要給眾人一種很強的精氣神來,唯如此,才能穩定軍心、民心。

黎勇力一從王帳中走出,麵對的便是山呼海嘯般的歡呼之聲,大王萬歲的聲音更是不絕於耳。

國王黎勇力更是像一個得勝的王者般,不斷向著周邊歡呼之人揮手示意,隨後一步步走上了一個巨象的後背,這裡將成為他戰場上的王座所在之地,他也將座在這上麵,看著南越聯軍如何打敗敢於進入他們這一地區的大華軍。

從架設好的木梯上進入到了巨象之背,這裡甚至還擺了一張木桌,上麵還有美酒佳肴供其品嚐,當真會給人一種談笑間大局以定之意。

身著王袍的黎勇力笑嗬嗬的座到了巨象之上,在然後就是右手微抬,接著向前便是順勢一指。號角聲瞬間變得更為巨大,左翼的秋歲歲大軍、右翼的阮明棠大軍以及中路的部落聯盟軍,便齊齊邁出了腳步,直向著對麵十裡之外的大華軍陣線步步逼去。

對這一戰,黎勇力采取的就是步步逼近的戰法,他的兵力最多,實力自然也就是最強,便根本不需要玩什麼戰術戰法。套用那一句話,管他敵人幾路來,我隻一路去就是。

南越軍動了,當真是不動則已,動則地動山搖。煙塵也隨著他們的腳步移動升囂而起,遠遠看去,完全就是一幅鋪天蓋地之勢。

幾十萬的大軍齊齊出動,這一幕根本是無法用語言所能夠描敘的清楚,相比於那些電影和影視劇中的戰爭場麵,那絕對是弱爆了,可用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來形容。

地動山援,摭天蔽日之下,其勢如洪。但這一切落到了大華軍的麵前,除了極少部分的士兵之外,多數人卻是並不為之所動。

唐傲騎於踏雪玉白龍之上,身披著黑色戰甲的他,更是連眉頭都冇有皺過一下。

擁有著大量火器的唐傲,心中很清楚,被賦予了火器的大華軍到底領先這個時代的軍隊多少年,多少代。

而這種武器上的巨大差異,並非是靠著一些個人能力就可以彌補的。若是說誰人多,誰就會贏得戰爭的勝利,那當時的華夏不會敗,人口同樣眾多的印·度也就不會敗了。

擁有著足夠的火器,這就是唐傲的底氣所在,除非對麵所有的敵人都不怕死,都不珍惜自已的生命,或許還可以重創自已。而這顯然又是不可能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冇有不怕死之人,所不同的,隻是程度大小而已。

也許有些人膽量大一些,可以多堅持上一陣;有些人膽子小些,會少堅持一些時間罷了。

但不管是什麼樣的膽子,當看到四處都是炮火,四處都是同袍屍體,看不到半分勝利的希望,唐傲堅信,南越軍就到了必敗的時候。那時就是自已帶著大軍反向衝擊的時刻。

那時,唐傲要用鐵騎和手中的長槊告訴這裡的人,大華不怒則已,怒則是血流千裡而無止境。

“皇上,火器旅請求填裝天雷。”石磊成為了戰場上的通訊員,把下麵將軍的要求彙報到了唐傲耳中。

“告訴他們,可以填裝天雷,同時朕給他們自由開炮的權力。”唐傲的聲音清晰的於口中發了出來。

“遵旨。”石磊答應一聲之後,這道命令就迅速的傳達到了兩個火器團團長的耳中,在然後就是一段非常嫻熟的操作,一個個威力強大的天雷被放入到投石車或是自重不輕的青銅炮中。

火器旅做好準備的同時,對麵南越大軍已然前行了三裡之地,當雙方相隔七裡的時候,便已經進入到了青銅火炮的攻擊範圍。但此時的火器旅兩位團長並冇有下達馬上發炮的命令。

經過了改裝,安加了彈簧之後的投石機攻擊範圍已然可以打六裡左右,但說到真正的殺傷範圍,還是在五裡之內。現在敵人隻是進入到青銅炮的攻擊範圍,投石車還使不上勁,而為了給敵人一個嚴重的教訓,兩位團長便強壓下了馬上開炮的想法。

南越大軍卻是不知道這個情況,當他們腳步不斷的前進,看到的卻是對麵的大華軍動也不動時,不少人原本還吊著心的不由便放鬆了許多。

大華天雷的厲害,他們已經從各種渠道有了一定的瞭解,他們也清楚,人數隻有三分之一的大華軍之所以敢和自已硬剛,依仗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即然是對手所依仗的,那便註定是可以威脅到自已的存在。他們甚至已經做好了在天雷爆炸中前進的準備,不少的將軍都在戰前就下了死命令,便是天雷的炸響,不能成為大軍停止不前的理由。

因為有了準備,現在反倒冇有看到天雷落下的一幕,這種反差讓不少人心中高興,在他們看來,雙方的距離越近,他們距離成功也就越近,距離被天雷所傷的可能性就越小了。

“大家加快速度前進,對麵的大華軍一定是害怕了,哈哈哈。”不少的將軍在看到前行了三裡依然還是冇有天雷落下的時候,一個個都露出了興高采烈般的表情,那樣子似乎他們已經看到勝利在向他們招手。

“衝呀!”

將軍下了命令,將士們自然會加快腳步,或許他們也清楚,一旦天雷炸響的話,他們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而為了可以有更大機率活下去,現在多奔跑一步,就距離活下去更近一步。

這樣一來,原本還在緩緩前進的南越大軍便突然加了速,尤其是衝在最前麵的士兵,更是甩開雙腿奔跑了起來,這也讓他們距離大華軍營地越來越近。

“團長,敵人的先鋒已然距離我們隻有四裡之地了。”

“團長,敵人的先鋒已然距離我們三裡之地了,便是敵人的大軍也有不少進入到了五裡的攻擊範圍。”

下麵通訊員通過千裡鏡時刻的觀察著戰場,不時就會發起一道道警告之聲。

“命令,開炮!”

幾乎是同時,兩位火器旅的團長齊聲下達了攻擊的命令,那些原本就做好了準備的戰士們當下就用手中的火把把一個個藥撚點燃,在然後隆隆的炮聲便響徹在大地之上,欲要掩蓋著那些號角的衝鋒之聲。

轟轟轟~轟轟...

炮聲一響,黃金萬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