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楠一心裡感到震驚,能感覺出老習和他的父親感情甚篤,老習走得那麼突然,習太太的精神支柱倒了,肯定會一時難以接受,可因為老習的離去把自己耗損成這個樣子,說明她的確很愛老習。

見到習夫人的一瞬間,她心裡對自己做出這個決定有了信念。

“冉冉已經和我說了,你有一些特殊的能力,雖然我是一名大學老師,不該用這種辦法來達成心願,可是人這一生有太多的眷顧和不捨,說我固執也好說我執念也罷,我就想再見他一麵,此時此刻我更希望另外一個世界是存在的,老習就安穩愉快地生活在那裡,我也就放心了。”習夫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習夫人,我會儘力幫你。”

“快請坐吧,冉冉,給顧小姐倒杯茶。”

“好。”

習冉轉身要去倒水,顧楠一伸手阻攔。

“不用了,現在就開始吧。”

“我們需要準備什麼嗎?”習夫人好奇的新聞。

顧楠一將揹包放在沙發上,打開後,從裡麵將自己帶的一些工具準備好。

“選一間南麵背光的屋子,屋內不要有日光就好。”

習冉指著自己的房間:“我的房間就是向南的方位,窗簾是遮陰的。”

“很好,其餘就不用了。”

顧楠一拿上自己的法器,跟著習冉來到她的房間。

臥室有十四五平米,不算大也不算小,床邊有一塊空地正好可以使用。

顧楠一將自己帶來的那塊畫滿了繁瑣星圖的黑布鋪在地上,隨身攜帶的水晶球和翡翠石也擺好位置,最後將一根紅燭點燃擺在了坤位。

“窗簾拉上。”她盤膝坐在黑布上。

習冉正好奇地盯著她擺弄這些東西,聽到顧楠一的話,立刻走向窗戶前將窗簾拉上,屋內瞬間陷入黑暗,隻有黑布上麵那一點橘色光亮忽明忽暗。

顧楠一看向習夫人:“習夫人,借你的一縷頭髮一用。”

“好,我去拿剪刀。”

“不用,你過來。”顧楠一招了招手。

習夫人疑惑地走到顧楠一身旁,隻見顧楠一的手指在空中做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就像是在畫某種奇怪的圖案,下一秒,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了,習夫人一縷頭髮突然就掉落下來,顧楠一手心朝上穩穩的接住了。

習夫人驚愕地瞪大了雙眼,一臉震驚不已的模樣。

原本她對顧楠一是將信將疑的,自己畢竟是老師,從小被灌輸相信科學破除迷信的理念,所以本能地不相信怪力亂神這一套。

直到剛剛顧楠一隔空取下她的一縷頭髮,親眼所見,實在冇辦法說服自己是眼花了。

習冉也是滿臉的驚訝之色。

顧楠一神情淡然,眼眸低垂,落在手心裡那一縷頭髮上,她將頭髮用紅繩捆綁住,紅繩的另外一頭則係在了龍石種翡翠石上。

翡翠石的靈氣充足,習夫人的頭髮帶有她的氣息,是召喚老習回來的關鍵。

一切準備就緒,顧楠一盤膝打坐,雙眼緊閉,雙手放在小腹部,集中自己的暗能量源源不斷地注入到水晶球裡。

習冉、習夫人二人安靜的坐在一旁默默等候,這時,那個透明的水晶球裡突然發出了一束光,那光亮從白色漸漸變成了紫色,顧楠一整個身影也被那紫色的光亮包圍其中。

又過了一陣兒,一股風突然從窗外颳了進來,習冉和習夫人心裡同時一緊。

習冉的視線慢慢轉向了窗簾的方向,深藍色窗簾像海浪一樣浮動了起來,她感覺到一股冷風吹了進來,可她清楚地記得,屋子裡的窗戶是緊閉的,這冷風是從哪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