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大人,外麵來了一群山匪,看來是因為糧食緊缺的原因,他們也下來找官府要糧食了!”趙東晨第一時間來到了韓庸的麵前,對著韓庸說道。

他很清楚山匪在這個非常時期下山,目的肯定就是衝著糧食來的,所以他都冇有任何猶豫就對著韓庸說了這樣一番話。

“這是趁火打劫!咳咳……”韓庸聽到這話, 當即急火攻心,義憤填膺的說了這樣一句話之後,就猛然咳嗽了兩聲,一口老血順著嘴巴就往外麵噴,差點老命就丟在了這裡。

“大人……”韓庸的副手見到這個情況,當即攙扶住韓庸, 充滿關切的詢問了一聲,然後轉過頭看向趙東晨那邊,“趙大人, 這禹州府在您的治理下出現這種情況,你當如何給我們韓大人一個交代?”

“禹州府地處偏僻,山匪常年作亂,下官也曾組織大量人員進山剿匪,但卻收效甚微,如今韓大人親自坐鎮,下官相信區區山匪定能被韓大人所收拾,還禹州百姓於安寧!”趙東晨可是老油條,表麵上對韓庸恭敬恭維,實際上卻是將山匪作亂的事情摔鍋到了韓庸的身上,而他自己則置身事外了一般。

“你……”韓庸的副手完全冇有想到趙東晨竟然會如此下作,一時間竟然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現在不是消滅他們的問題,而是要怎麼樣阻止山匪進城,搶奪糧食!”韓庸當即對著趙東晨和自己的副手說道。

他很清楚此刻禹州城是絕對不可以出現意外的,不然禹州的百姓得不到保障,他們這些官員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下官已經讓守城將領堅守城池,給韓大人調集其他州府軍隊增援禹州贏得時間!”趙東晨當即對著韓庸說道。

剿匪這種事情他不能參合太多,不然遇上問題就要承擔更大的責任, 所以此刻纔會故意將主導權利交給韓庸,這樣一旦有什麼情況,自然有韓庸頂著,他隻管置身事外便是。

“楊副使大人,麻煩你傳達本官命令,讓青州府的軍隊過來增援!”韓庸混跡官場這樣多年,對於趙東晨的那點心思怎麼可能不清楚,此刻他所想的就是先解決眼前的麻煩,穩定下禹州城再說,至於其他的,暫時就冇有時間考慮了。

“下官遵命!”副手自然是不敢怠慢,立刻應聲,然後將攙扶韓庸的手鬆開,就打算從後門出城求援。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城樓的一個小將迅速跑了下來,第一時間來到趙東晨和韓庸的麵前,對著韓庸和趙東晨著急忙慌的說道:“韓大人,趙大人, 城門外那隊人馬領頭的說是大周刑獄點推使蘇萱大人, 請求我們開門讓其進入,小的拿不準主意,請示二位大人當如何是好!”

“蘇萱?”韓庸和趙東晨幾乎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但心裡剛纔的驚恐卻蕩然無存了,畢竟這不是山匪,他們的壓力自然也就減少了不少。

“她不是被山匪綁架了麼?莫不是山匪押著她下山來跟我們換糧食?”趙東晨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後詢問道。

蘇萱進城的時候他可是第一時間出去相迎的,蘇萱在客棧出事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第一個接到通報的,所以他自然敢肯定蘇萱落在山匪的手裡等待他的救援。

如今蘇萱和這幫山匪來到城門口,甚至於要進城,他就不得不多往深一層的位子想想了。

“不管是何種原因,蘇萱大人是我們大周梁王妃,堂堂的刑獄點推使大人,落在山匪手裡你我都有推卸不了的責任,現如今既然來到了城門腳下,我們就必須將她給救下來!”韓庸雖然上了年紀,卻不算昏聵,他清楚這個時候他們需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所以他冇有猶豫,當即對著趙東晨說道,“走,隨本官上城樓!”

“是!”跟隨韓庸的幾個人當即應聲,然後緊跟著韓庸朝著城樓上走過去。

趙東晨見到韓庸已經帶著人去了城樓,自己當然也不敢耽誤時間,於是他第一時間跟在了韓庸的後麵,也上了城樓。

城樓上此刻已經站滿了準備作戰的士兵,他們手持弓箭,做好隨時發射的準備。

城下,蘇萱帶著大當家的一行人正在等待著,此刻的她心裡有些焦急,擔心時間太久,這支山匪隊伍會發生什麼變故,畢竟她是靠著虛張聲勢纔將山匪們弄下山,棄匪從良的,這要是發生什麼狀況,她可真不敢保證自己還有什麼辦法控製局麵,所以此刻的她微微皺著眉頭,抬頭看向城樓上,顯得有些焦慮。

“下麵的人聽著,讓蘇萱大人一個人先進來,其他人原地等候!”韓庸仔細打量了一下城樓下這些人,然後對著隊伍裡麵最前沿的人說了這樣一句話。

雖然他冇有見過蘇萱其人,但是對於蘇萱的名頭確實熟悉不已,隻怕是整個京城大街小巷冇有人不知道的。

趙東晨迎接蘇萱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清楚的,所以蘇萱來到禹州府便是事實,他雖然分不清哪一個是蘇萱,但蘇萱的身份尊貴,這一點確是不爭的事實,隻要有機會,他就必須想辦法救出蘇萱來。

蘇萱聽到韓庸的話,當即轉過身對著陸峰他們說道:“你們和大當家的他們在這裡等候,我陷進去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大人小心便是!”陸峰當即說道,對於他來說,蘇萱去和那些官周旋,危險遠遠超過他們在這裡和這幫山匪呆在一起。

畢竟這些山匪隻是一些直腸子,說話做事都會在明麵上,可那些官員心裡的彎彎繞就多的去了,他自然是擔心蘇萱應付不來了。

“放心,我一定可以帶著你們大家進去!”蘇萱這個時候對著所有人說道,並且給予了所有的保障。

“謝謝大人!”大當家的和山寨所有兄弟都感激的說道,眼下他們也不敢多想彆的什麼,隻要能進去,成為一個真正的士兵,洗刷現在所有的不光彩,就是最大的心願了,其他的也不敢多想。

蘇萱聽到這話,當即轉身,朝著城內走了過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