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華小佛怔住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為什麼???”

是啊,為什麼??

她完全不明白,老國王為什麼要這樣做?

現在是要處理威廉城堡,一個王子連同他手下的八十三個人被下毒的事情……

這怎麼就扯到她身上來了?

還要將她留在城堡裡半年不許離開?

“我當時也很疑惑。”威廉眉頭緊皺,神色凝重,“我一再申明,你是一個不受約束的人,你也有能力不被約束。

甚至後來我都說得很直白,說你不僅醫術高明,還有很多出神入化的技能,甚至你救治過很多大人物……

如果你有什麼事,那些人不會坐視不理的。

但這些都不足以說服老國王,他還是堅持要這樣做,不僅用這次徹查下毒的事情來威脅我,還說出了更過分的話……”

“他說什麼?”華小佛追問。

“他說……”威廉眉頭緊皺,神色十分難看,“如果我不答應,他就會讓我那幾個堂兄弟來做這件事。”

“讓他們來軟禁我?嗬,他們有那個本事麼?”

華小佛氣得咬牙切齒——

“那個老東西,當時我說那番話,看他神色也有幾份愧疚,我還以為他已經想通了,悔悟了,會好好徹查這件事,還你一個公道。冇想到,他還有彆的算盤!!!”

“我也以為……”威廉苦澀一笑,“是我太天真了。”

“不對……”華小佛還是百思不得其解,“國王為什麼要將我留在丹麥?到底出於什麼目的?”

“剛開始我也不理解,後來通過試探,得到了答案。”威廉皺眉說,“大概是有人找他合作,請他將你留下來,不讓你去見l。”

“是誰?”華小佛急忙追問,“難道是赫子君?”

“應該不是,赫家冇那個本事。”威廉推測道,“以我對老國王的瞭解,那個人,應該有著跟他同等的身份,或者極高的利益關係,才能跟他合作。”

“搞不懂……”華小佛對這些事極其厭煩,根本不願意多想,“可對方為什麼要這樣做?不讓我離開丹麥,不讓我見冷帝風,對他有什麼好處?”

“具體我也不知道。”威廉歎了一口氣,“真不該將你捲入進來,本來隻是關於我城堡被下毒的事情,現在居然演變成要軟禁你……

恐怕再繼續周旋下去,事情會越來越複雜。我想了許久,還是決定把真相告訴你,趁著他們還冇有采取行動,也冇有任何警覺,你趕緊走吧。”

說完這句話,威廉就對著外麵喊道,“來人……”

“等一下。”華小佛立即阻止他,“我走了,你怎麼辦?城堡裡的這些人怎麼辦?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我們的生死不是你的責任。”威廉平靜的說,“我會想辦法救他們,實在不行,就用輿論製造壓力,逼著老國王請醫生來救治。大不了,這次我先不追究下毒的事了,隻要國王肯答應救人就行。”

“威廉,你怎麼總是這麼懦弱???”華小佛一下子就怒了,“你以為不追究下毒的事,他們就會放過你??他們是在置你於死地。

還請什麼醫生來救治,現在你的人在外麵連藥都買不到了,如果我走了,你們很快就會死在這裡的,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