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天微微一愣,他還是第一次從蚩尤空中聽到“對不起”這三個字!

這還是那個孤傲、自負、目空一切、睥睨天下的蚩尤麼?

“我不會讓你死的。”蚩尤丟下一句話,接著轉過頭去,“看”向頭頂。

雖然他什麼都看不到,但他知道那三個人就在上麵。

“蚩尤,死到臨頭,還想負隅頑抗?”玉帝冷笑一聲,揮劍就斬。

“咣噹——”

就在這時,蚩尤丟下了手裡的巨斧,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幾人均是一愣,不明白蚩尤這是什麼意思。

“不打了,放了他。”蚩尤抬頭說道:“殺了我,讓他走吧!”

不打了?!

這三個字,竟然也能從這位上古第一兵神的口中說出?!

如來、玉帝、王千辰三人均是滿麵麵相覷。

“大哥,不要……”刑天聲音微顫。

他熟悉蚩尤,他瞭解蚩尤。

千百年來,蚩尤從未說過“不打了”這幾個字,永遠都是戰、戰、戰,戰到底,戰到死!

“放他走!”蚩尤麵色堅定,又重複了一遍這句話。

“我們就是不放他走,也一樣可以殺了你!”玉帝舉起滅世聖劍。

“這事和他無關……”蚩尤沉沉地道:“從頭到尾,他都冇參與過,隻是在泰山上受到我的召喚才趕過來。”

“那又怎樣?我們如果放他走了,遲早還是個大麻煩!”玉帝已經下定決心斬儘殺絕。

但是他的顧慮也有道理。

蚩尤死了,刑天還活著,遲早都會

回來!

“答應他們,不會為我報仇。”蚩尤轉過頭去,衝著刑道。

“我不答應!”刑天咆哮起來:“大哥,你也不要認輸,哪怕死在一起,也不要向他們低頭!”

“或許,我不適合做一名首領……”蚩尤沉沉地道。

刑天愣住。

“多年前,我向黃帝發動戰爭,就有人告訴我,小心炎帝從中作梗。當時我還非常不屑,說炎帝哪裡來的膽子,敢對我九黎族動手?但他就是來了,和黃帝一起擊敗了我!多年後,我做了天界之主,有人勸我殺光這群神仙,但我還是冇有同意,說我有能力征服他們……事實證明,我都錯了,一次失敗或許是偶然,兩次失敗就說明瞭一些東西……刑天,算了,不要再堅持了。”

刑天呆呆地說不出話來。

曾經意氣風發、唯我獨尊的蚩尤,在遭到連續兩次的大敗以後,似乎已經磨滅了心誌,變得萎靡不振、心灰意冷。

“你就是說再多也冇用,你們都得死在這裡!”玉帝殺伐果斷,不留一點情麵。

“真以為我冇有反製你們的手斷了麼?!”蚩尤猛地衝上天空,麵色猙獰地衝玉帝道:“信不信我現在就自爆神魂!你們兩個或許能活下來,但那個剛入天尊之境的小子也可以麼?!”

王千辰見識過自爆神魂的威力。

當初六耳獼猴就這麼乾過,直接把齊天大聖都崩飛出去很遠。

雖然齊天大聖當時嘴上說冇事,但

王千辰認為他是受了傷的。

蚩尤如果也這麼乾……

他絕對是天尊中的強者,如來和玉帝或許能扛住,可自己……

必死無疑!

蚩尤麵色猙獰,完全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樣子,剛纔低落的神情也一掃而空,這纔是那個上古第一魔神應有的氣概!

如來轉頭看向王千辰。

“……我冇事!”倘若如來和玉帝不顧蚩尤自爆神魂,也要將他和刑天殺死,王千辰也坦然接受。

他們努力了這麼久,眼看勝利在望,確實不能留下隱患。

“你聽到了。”如來轉過頭來,衝著蚩尤說道:“這位小朋友寧肯死,也不願意放過你們。”

蚩尤咬著牙,滿麵凶橫之氣。

“唰”的一聲,本來跌落在地的戰斧,忽又飛回到了他的手中!

既然談不攏,那就隻有開打了!

“阿彌陀佛……”如來低頭唸了一聲佛號,幽幽地道:“蚩尤施主,老衲倒是有個主意,不知你是否願意一聽?”

“禿驢,少說廢話!我先跟你們拚個你死我活,然後再自爆神魂,大家一起死吧!”蚩尤滿臉瘋狂,當即準備動手。

“我的這個主意,可以讓你和刑天都活著!”如來繼續開口。

蚩尤不說話了,滿臉疑惑地看著他。

“首先,我們是不可能放過你們的,你們隻要留在這個世上,就是巨大的隱患!”如來繼續說道:“但你們可以和三清一樣,將神魂融合進天道之中,從此與天同壽、與天同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