滂沱淚眼對上一雙鳳眸。

眸瞼半闔,羽睫低垂,瀉出氤氳著薄薄水汽的流光,宛如上好的琉璃,漂亮得驚人。

縱使已經知道對方同為女兒身,宮婢仍不由自主地恍了神,結結巴巴道:“冇、冇誰,是奴婢……奴婢太過仰慕殿下,所以……”

“這樣啊……”

指尖微微滑動,引得一陣陣輕顫。

宮婢連忙再次指天發誓:“您、您放心,奴婢絕不會亂說話,奴婢一定守口如瓶……”

夏侯芷睥睨著楚楚可憐的美人兒,眼底滑過一絲憐憫。

可惜了,她從不信誓言,隻相信唯有死人才能真正地守口如瓶。

長指鬆開鉗製,將人往前一推。

“黃蜂。”

話音剛落,一道身影掠了過來,如蜻蜓點水般,拎著宮女出了湯池,未等驚呼聲響起,兩根銀針穿過喉嚨,活色生香的小美人脖子一歪,就這麼一命嗚呼了。

“殿下,照例剮去雙眼嗎?”黃蜂脆生生的問著,手上已然做好準備工作。

誰知,與往日不同的命令傳來:“不了,留個全屍吧。”

“是。”

大宮女月鶯領著一眾宮人踏入浴殿時,夏侯芷基本上穿戴完畢。

她剛準備上前為自家殿下整理袍擺,一抬眼,瞥見平躺在池邊的屍體,臉色煞白,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刹那間,屋裡屋外,黑壓壓跪了一片。

夏侯芷負著手,麵無表情道:“自己去領罰,收了銀子放她進來的嬤嬤,拖出去杖斃……罷了,打二十板子,發賣疆北。”

“是,謝殿下恩典。”月鶯顫顫巍巍的磕頭。

確實是格外開了恩。

但夏侯芷明白,仍有無數人在背地裡罵她冷血殘忍。

泡湯的好心情,就這麼生生被毀了。

踩著自個兒的影子,走在回寢殿的路上,身後跟著一長串戰戰兢兢的宮人。

無數人嚮往的排場,夏侯芷卻隻感到說不出的煩悶。

規矩清清楚楚的立著,為什麼總有人跑來試探觸犯,為什麼要逼她痛下狠手。

其實如今的她,根本無意多造殺孽啊。

“唉……”

太子殿下抬頭望天,再次發出無聲感慨。

當個好人,可真難。

當第一縷朝陽照在琉璃瓦上,景乾宮的大門徐徐打開,總管公公站在石階儘頭,一甩拂塵,唱喏道:“眾卿家進——殿——”

當今聖上已近知命之年,頭髮花白,精神還算矍鑠。

他麵容寬厚,臉上時常掛著仁慈的微笑,若不是那身龍袍添了幾分威嚴,瞧上去就像個尋常人家等著含飴弄孫的小老兒。

此刻惠帝正麵露為難,他看向最器重的大兒子,遲疑道:“太子認為,明年春闈的監考官由誰來擔任,會比較合適啊?”

此話一出,暗中努力爭取了半晌的二皇子夏侯昭頓時泄了氣。

毫無懸念,那些新晉雄才又要被大皇兄搶先一步了。

再這樣下去,整個朝堂怕不是他夏侯芷一個人說了算,哪裡還有其他皇子的立足之地,簡直可恨至極!

正忿忿著,卻聽那道令人生厭的清朗嗓音悠悠道:“兒臣以為,由二皇弟親自坐鎮,最為妥當,一來他學識廣博,能夠勝任,二來,也可昭示朝廷對科舉的重視,鼓勵更多的學子奔赴仕途。”

須臾的寂靜後,堂下一片嘩然。

夏侯昭僵硬地偏頭,瞪向右前方那半邊側顏。

對方唇角的弧度微微翹著,依然那麼囂張那麼欠揍。

可……這傢夥,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