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袍、窄袖襯袍、外衣、中衣,一圈又一圈厚實的棉布……

等所有衣物儘數落地後,投映於屏風上的身形明顯小了一圈。

蹬掉鞋履,霎時又矮了兩寸。

他拔下發冠,甩開及腰烏髮,赤著雙足穿行在嫋嫋白霧中。

湯池下水處為台階式,一直通向池底。

裸足探出,小巧腳趾似白玉做的米粒,試了試水溫後,愉悅踏入。

熱泉親吻纖細的腳踝,筆直修長的雙腿……

又往上爬升,圈住盈盈一握的細腰……

最後升至鎖骨下方,將美景若隱若現地遮掩住。

誰能想到,在當朝太子層層疊疊的衣袍內,藏著這樣一副曼妙的身姿。

“呼……”

夏侯芷長籲了口氣。

這是她一天之中最愜意的時光。

無拘無束,自由自在。

不止指心情,更指身體。

隨著年齡的增長,那布不得不越勒越緊,緊得她有時候懷疑自己下一瞬會死於窒息。

當然,事實上,她死於一支抹了劇毒的袖箭。

倒也不算含冤而終,因為在臨閉眼之前,有幸看到行凶者在麵前自儘,嘴裡還怒罵著一些不乾不淨的話。

大抵意思是:太子害得他全家連誅,不得好死。

詛咒還挺靈驗,確實差點永遠當一隻孤魂野鬼。

想到前世的事,夏侯芷略疲憊的閉上眼。

生殺予奪,朝野側目。

那些原本看重的事,對於死過一次的她來說,都顯得有些無關緊要了。

重活一世,隻願高枕而臥,安度餘生。

順便,報個小恩吧。

隻是這恩人,貌似不太領情呢。

正沉思著,小腿忽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觸感,像有隻手……

她一凜,剛準備扯下一旁的布巾包住自己,一名衣衫不整的美人破水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攀附上來。

“對不起殿下,奴婢知錯,剛剛清掃的時候不小心跌落水池,後來您進來了,奴婢不敢出聲……”

美人兒滿臉怯然地道出破綻百出的理由,小手看似緊張地揮舞著,卻是有意無意地按捏幾下,極儘挑逗之事。

按正常發展,她為何會出現於此並不重要,彼此心知肚明。

隻要主子看得上,無傷大雅的小心機就會化作情趣。

老皇帝新納的妃子便是這麼上位的,現下可受寵得緊。

宮婢覺得自個兒的樣貌與那純妃不分上下,因此相當有信心能拿下這位儲君,至少博個良娣之位。

然而按著捏著,美人兒眼中的羞怯漸漸消失了,被一種難以言喻的疑惑所代替。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殿下看著清瘦,胸大肌卻如此發達,甚至好像比自個兒的還要……大?

目光往下,透過盪漾的水麵,宮婢瞧見了一些本不該有的東西。

心尖打顫,腳下一滑——

“啊!咕嚕咕嚕……”

夏侯芷伸手揪住漂浮的長髮,將對方從水中提溜了起來。

“公主饒命!公主……啊不不不,太子饒命,奴婢什麼也冇看見,什麼也不知道……”

前一刻還媚眼如絲,下一瞬哭得鼻涕眼淚齊飛、狼狽不堪。

夏侯芷輕歎了聲,長指勾起小宮女的下巴,語氣十分溫和:“誰派你來的,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