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喜歡練拳啊。”夏侯芷挑起一邊的眉梢,“那這下盤……應該也挺穩的吧?”說著,靈活的右手往後一滑。

厲目微瞠,本能地一把攥住了那條肆無忌憚的胳膊。

即使隔著刺繡精美的寬袖,依然能感覺到手腕的纖細。

真瘦。

段垂文腦中下意識跳出這兩個字。

緊接著,他低頭一看,發現那白玉般的指尖距離自己襠部竟是不足半寸。

臉色頓時又黑了幾分。

“請殿下……自重。”

“自重?”夏侯芷俯下身,發冠的細鏈垂在頰邊微微擺盪,襯得那張雌雄莫辨的臉多了幾分妖冶,他歪著頭,目光自下而上的來回掃視,玩味道,“剛剛可是段大人先動的手哦,本宮還冇有試過男人,但如果是段大人這樣的,倒也未嘗不——”

話未說完,一道勁風襲來。

夏侯芷猝不及防,被猛地掀翻至一旁。

就地滾了半圈,堪堪坐起身,隻見對方單膝跪在麵前,冷著嗓子丟下一句“冒犯了”,隨即如離弦的箭一般飛出了車廂。

青年緩了半晌,慢慢支起一條腿,回想著方纔的場景,不覺又是一陣無聲輕笑。

“魚腮,回宮了。”

前方車伕立即扒掉灰不溜丟的粗衣,露出一身東宮禁衛的服飾,高聲應道:“是,殿下!”

李斯帶著兩個弟兄,跑得快去掉小半條命的時候,迎麵遇上了段垂文,頓時喜上眉梢。

“怎麼樣大人,有新發現嗎?”

“是不是找到那廝了?您說個方位,卑職這就帶人前去抓捕!”

不能怪下屬們這般信心滿滿,實在是每回段垂文追得如此突然,那必然能有所收穫。

然而這回,他們大人卻不在狀態。

神色發沉,掩在發間的耳根子隱約泛著紅,加上稍稍淩亂的氣息,竟有一絲咬牙切齒的意味。

李斯小心翼翼道:“您這是……被誰欺負了?”

鬼知道他為什麼會想起來用這個詞。

但此情此景,忽然就有感而發了。

話音落,成功獲得眼刀一枚,李斯抬手搓了下涼嗖嗖的後頸,縮起脖子。

這時,一名官吏騎著馬匆匆來報。

“稟大人,趙奇水落網。”

眾人大喜過望,歡呼連連。

“何處發現的?”段垂文皺起眉。

“呃……大理寺後門。”

“什麼?!”李斯一雙虎目瞪得似銅鈴。

小吏硬著頭皮,道出更為古怪的事情來:“就……躺在那裡,身上寫著幾行大字。”

半個時辰後,大理寺屍檢房。

“懾少卿威名,服毒自儘,段大人……威武。”

“……”

周圍一片靜默。

當事人段大人麵無表情地嗆咳了聲。

李斯撇了撇嘴,忍不住評價道:“字可真醜啊,比我的還醜,不過瞧這下筆的角度和力道,確實像是自個兒寫上去的。”

“毒,也是自己服的。”劉仵作補上一句。

恭維聲頓時四起,什麼“段大人果然威名遠揚”,“段大人就是大理寺的活字招牌”,左一句右一句,段垂文的臉色卻是越來越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