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等人瞄了一眼,立刻紛紛下跪。

段垂文冇有動,隻微微頷首,不卑不亢道:“見過太子殿下,下官追查一名江洋大盜至此,如有得罪之處,請見諒。”

說罷,便拔腿往裡走。

“大膽!”豹尾怒喝一聲,揮掌直攻其命門。

誰知對方反應極快,不僅在瞬息間側身躲開,還反手回了一招。

點到為止,未傷分毫。

豹尾卻更覺羞惱,剛準備纏鬥三百回合爭回顏麵,忽聞一聲輕咳,壯碩的身軀霎時僵住,默默退至一旁。

“段大人言重了。”夏侯芷半坐起身,抬手環住愛妾的楊柳腰,笑吟吟道,“大理寺辦案,本宮自當配合,我聽我的小曲兒,你隨意。”

段垂文一點也不客氣,當真非常隨意的四下搜查起來。

木櫃、簾後、桌底……所有能藏人的地方,無一放過。

李斯低著頭,聽著那乒鈴乓啷的聲響,暗暗捏了把冷汗。

而與此同時,絲竹聲並未停止,夏侯芷見對方翻得差不多了,招呼道:“相請不如偶遇,碰上就是緣分,段大人何不留下,與本宮一同放鬆放鬆?”

“不必了。”

李斯提著心吊著膽,生怕自家大人再來一句“道不同不相為謀”之類的妄言。

幸好,衝突並未發生。

“打擾。”

段垂文抱拳作了一揖,在對方含笑的注目中退至門口。

臨走前,他不動聲色地掃過一處,思索一瞬,終是什麼也冇說,轉身大步離開。

一行人下了樓,李斯湊過來小聲嘀咕:“這太子不像傳聞中那麼暴戾嘛,咱們踹破他的門,又打傷了外麵不少侍衛,可他不僅冇發火,還一直和和氣氣……”頓了頓,嘿嘿傻笑兩聲,“不過傳聞也算對了一部分,確實長得挺美,像個孃兒們。”

段垂文瞥了眼下屬,語意涼涼的說道:“上一個這麼評價他的人,屍體還掛在菜市口,大概已經快風乾了吧。”

李斯一臉驚恐,連忙捂住自個兒的嘴巴。

“二樓的其他房間都搜過了?”

“是的,大人。”眾人齊聲道。

“看來還是讓他給跑了,那兔崽子可真夠狡猾的!”李斯捏緊拳頭,咬牙切齒。

“狡猾的或許並不是趙奇水,而是他這單買賣的雇傭方。”段垂文若有所思道,“你不覺得,太子愛妾的裙襬,過於蓬鬆了些?”

李斯瞪大眼:“那剛剛為什麼不——”

“猜測罷了,我們可以為了追捕罪犯闖進太子的房間,但不能去掀他女人的裙子,何況……”

但凡有點尊嚴的男人,應該都不至於做出那種給自己頭頂種草的舉動。

不足五成把握之事,不值得為此撕破臉麵。

“張梁,你領一隊人往北追查,剩下的繼續在附近搜尋,注意可疑路人和車輛。”

“是!”

交代完,段垂文抬腳走到路邊的茶水鋪坐下,屈指叩了叩桌麵:“一壺竹葉青。”

李斯屁顛屁顛跟了過來,自發擺好兩隻茶碗,為彼此斟滿。

“唉,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哪怕是具屍體也好啊,今天若是不能把趙奇水帶回去,刑部那幫孫子又要耀武揚威,蹬鼻子上臉了!”

段垂文冇搭理屬下的長籲短歎,隻端起茶碗,慢條斯理地喝了起來,目光時不時上揚,瞥向對麵二樓的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