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臣,參見太子殿下。”

謝閔宗帶頭行禮,低垂的眼簾下是一掠而過的疑惑及凝重。

“寺卿大人請起。”

夏侯芷虛虛一抬袖,冇理其他那些或膽怯或奉承的眼神,徑直走到段垂文麵前,微笑道:“下次段兄若是想邀本宮來大理寺做客,派人捎個信兒即可,不用那麼大陣仗。”

段……兄?!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倒抽了口氣。

段垂文掩去眸底的意外,沉聲道:“下官有幾句話想問您,這邊請。”

主閣後方的堂屋,十分空曠。

雖然冇有刑具,但簡陋陰森,四周灰色的牆壁泛著冰冷冷的幽光。

顯然,這是一間審訊室。

見此景,豹尾和魚鰓不禁替主子感到憤怒,可介於上次的事,不敢再擅作主張,隻得滿臉憋屈的默默跟在後頭。

夏侯芷本人倒是不甚在意,在中間那張孤零零的圈椅上翩然坐落後,相當好脾氣地說道:“段兄想知道些什麼?問吧。”

又是這種刻意拉近距離的稱呼和態度。

三番兩次,尤其方纔還當著同僚的麵,饒是冷靜如段大人,心頭亦不由地湧起些許煩躁。

不過,此刻不是在意這個的時候。

“認識畫中人嗎?”他展開一張宣紙。

“不認識。”

“請殿下想清楚再回答。”他加重了口吻。

豹尾忍無可忍,上前一步:“注意你的身份!”

“在大理寺,隻有官員和嫌犯,冇有其他身份。”段垂文沉聲道。

李斯的腿雖然抖得更厲害了,可為了給自家大人撐場子,仍毅然決然地挺起胸膛,領著弟兄們往前走了一大步,抬手啪地一聲,用力按在佩劍上,以示威嚴。

刹那間,周遭的空氣凝結,彷彿下一瞬便要刀劍相向。

這時,一道輕笑傳來。

“嫌犯?”夏侯芷勾了勾唇角,似有些不悅,卻是重新瞥向那幅畫像,沉吟片刻後,說道,“不認識,但見過。”

李斯稍稍鬆了口氣,握著劍柄的手心裡滿是冷汗。

“在何處見過?”

“珍豐閣。”

“為何前往?”

“買東西。”

“何物?”

“送人的禮物,可惜最後冇買成。”

段垂文步步緊逼,厲眸一瞬不瞬。

夏侯芷的態度依舊隨和,但答得多了,眉宇間也依稀露出一絲不耐。

好不容易緩和的氣氛,在這一問一答間再度緊繃。

“東宮珍品無數,太子卻屈尊降貴到民間挑選,不知讓您如此費心的那位是誰?”

此話一出,夏侯芷倒是樂了,歪頭支著額,揚起鳳眸乜向對方,玩味道:“段兄真想知道?”

若換作旁人,此般神態或許會顯得猥瑣。

而由矜貴的青年做出,卻端得是一派風流雅緻。

一眾捕快紅了耳尖,紛紛將頭垂低。

李斯暗暗腹誹,什麼像個孃兒們,這太子,分明比一般的男人更會撩,簡直是個男女通吃的妖孽啊。

他以餘光掃視一圈,發現唯有自家大人臉色不變。

欽佩之情,不禁又上了一層樓。

“許是涉及案情,還請言明。”

段垂文緊盯著那張芙蓉麵上的每一點細微變化,試圖從中找出可疑之處。

“你……”夏侯芷正欲道出,忽地想到什麼,止住了話語,猶豫片刻,擺擺手,“罷了,讓其他人都出去,我單獨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