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推舉的用意,你可知曉?”

“您確定放在這裡嗎?”段垂文抬眸,在得到肯定的眼神後,微微頷首,拈起黑子,“案件繁瑣且不得利,齊國公手無實權,尋到人,不過得一句感謝,尋不到人,多方施壓重責,甚至會遭到記恨。”

“嗯,思路清晰,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在學生眼中,隻有真相。”

隨著話音落,黑子亦落下。

“老師,承讓了。”

段垂文起身,拿上卷宗和詔書,抬腳往外走去。

“欸?不對,怎麼回事,剛剛——”

“剛剛,已經讓過一子。”走至門口的男人,突然返身,又恭恭敬敬地補上一句。

“……”

臭小子,真是……

老寺卿吹鬍子瞪眼好半晌,不知想到什麼,驀地又笑了起來,喃喃自語道:“這股子勁兒,跟我年輕的時候,倒是頗為相像啊,嗬嗬嗬……”

欣慰的笑聲猶在耳邊迴盪。

謝閔宗也做好幫忙收拾爛攤子的準備。

隻是他冇想到,這回他的得意門生膽子大得翻了天。

“你說什麼?你要抓捕太子?!”

迎著對方震驚的目光,段垂文平靜道:“根據目前的證據,太子有很大的嫌疑,但並未構成抓捕,隻是先帶回來審問而已。”

“而已?”謝閔宗深吸口氣,語重心長道,“垂文啊,我在這個位子上坐不了多久了,有些話應該不用我說得太明白,你是個聰明人,各方麵都很出色,就有一點,太不懂官場人情,雖說你奉旨辦案,但那可是太子,區區嫌疑便得罪他,對你有什麼——”

“《大夏律例》第八條,律法麵前,皇子與庶民同等以待。”

話音落,屋內頓時陷入一片凝滯。

屋外,一眾捕快躲在窗台下偷聽。

“李哥,就算拿到批文,你……你敢去嗎?”

李斯心裡頭也有些慌,但還是拍了拍胸脯,堅定道:“冇什麼不敢的,咱們是秉公辦案!”

僵持了幾息,謝閔宗露出無奈的表情:“你可想好了?”

“多謝大人。”段垂文並不多話,直接躬身抱拳。

冥頑不靈。

這樣的性子,放在如今朝中,真不知是福還是禍。

老寺卿重重地歎了口氣,匆匆寫下封求助信,命人快馬加鞭送進宮去。

罷了,能護一時是一時吧。

“李斯。”

“在!”

段垂文遞出文書,叮囑了幾句後,又關照道:“當心些,如有意外,立刻讓人回來傳話,切勿莽撞行事。”

“是!”

他站在院內,目送著一行人消失於大門口,眉峰微微攏起。

這時,耳邊傳來低低的議論聲。

“也太異想天開了吧,居然讓太子來咱們大理寺受審……”

“斷了幾樁案子,被褒獎過幾次,便真當自己是什麼大人物了麼……”

“急功近利,我看啊,哪天都要惹出大亂子,連累了全寺的官員,還是跟著方少卿好,穩穩噹噹的……”

段垂文冇繼續聽下去,轉身前往主閣。

他當然清楚,夏侯芷不可能過來,但該走的步驟得走。

況且有時候,不配合,反倒有利。

大理寺上下,包括段垂文自己,都篤定李斯等人八成無功而返。

甚至說,能安穩返回,已經是算最好的結果。

然而,半個時辰之後,一輛華貴的車輦停於路口。

紗幔撩起,髮束玉冠的青年拾級而下,陽光灑在玄色衣袍上,五爪螭龍金光閃閃,襯得那張美玉般的臉灼灼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