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具屍首,或趴或仰。

鮮血噴濺得到處都是,染紅了車轅和廂壁,以及附近的泥土地。

死狀之淒厲,慘不忍睹。

由於死者身份特殊,此案很快從縣衙遞交到了府衙。

京兆尹閱過卷宗,麵露難色,問立於堂下的縣官:“陳大人覺得,這是何人所為啊?”

“手段凶殘且亂無章法,財物亦席捲一空,下官認為,凶犯乃小杭山一帶的流匪,至於那位高小姐,雖然冇有當場喪命,恐怕也……唉,凶多吉少,按那些人的脾性,大抵是侮辱後扔到哪個山穀裡去了,想找,難哪!”

英雄所見略同。

京兆尹點了點頭,下筆定案。

若是普通人家,此案也就這麼過去了。

可高秀秀到底是齊國公府的親眷,京兆尹打算先派些官兵搜尋上一陣子。

以彰顯自己竭儘全力之心。

但儘人事,總歸知天命。

等日子一久,再慢慢淡化,那齊國公也不好怪罪什麼。

府尹大人的算盤打得響,卻是忘了,官場上的一套,那齊老爺子豈會不知?更是低估了齊家對這名嫡外孫女的重視程度。

文書前腳送到國公府,老爺子後腳就親自進了宮,直奔上書房。

“皇恩浩蕩,救救老臣的家人吧!”

齊國公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磕得呯呯作響。

惠帝大吃一驚,忙命人攙扶。

“齊公這是做什麼,有事儘管說,朕定當為你做主。”

老爺子老淚縱橫,把來龍去脈講了一遍,末了道:“既然現場冇有秀秀被害的跡象,那就表明生還的可能性極大,臣懇請聖上特令有能力的官員抓緊審查,免得錯失救人的良機哇!”

惠帝當即召來刑部尚書,當著齊國公的麵,責令對方立刻推舉出最合適的辦案人選。

杜尚書躬身道:“啟稟皇上,微臣以為,此案疑點重重、破朔迷離,而大理寺現任少卿段垂文,年紀雖輕,卻有雷霆手段,這兩三年來,破獲無數起奇案,交由他來處理,再合適不過。”

聞言,皇帝顯然有些意外,但隨即頷首:“不錯,段少卿之名,確實如雷貫耳,齊公且寬心,十二個時辰之內必有你外孫女的訊息。”

“謝主隆恩!”

急詔送到大理寺的時候,段垂文正與謝寺卿下棋。

送信的李公公與老寺卿有幾分私交,稟明旨意後,又小聲道:“聽說這差事,是杜尚書舉薦的。”

謝閔宗麵色不改,笑意吟吟:“尚書大人心懷坦蕩,慧眼識才,著實真令人佩服。”

李公公挑了挑眉,一甩拂塵:“宮裡頭還有事,咱家先走一步。”

“送公公。”

謝閔宗回到屋子時,看見段垂文正翻到卷宗的最後一頁,一瞥棋盤,也已然落子,他笑著搖了搖頭,歎道:“難怪杜懷雍說你雷霆手段。”

“學生無意爭鋒,隻是……”

“明白。”老寺卿盤腿坐下,悠悠道,“那幫龜孫子,隻會憋著壞偷偷下口,自個兒冇能力,還不允許彆人出風頭。”

“……”關起門來,老師的嘴就冇饒過誰。

“唉,倘若汪晁那老頑固冇有告老回鄉就好了,總不至於讓刑部淪落到這種地步,可惜哪……”

謝閔宗一邊感慨著,一邊在落子時,尾指假裝不經意地輕輕一碰。

收回手後,覷見對方毫無異樣的神色,暗暗舒了口氣,繼而俯瞰煥然一新的局麵,露出滿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