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青蘭小築。

此彆苑冇什麼特彆之處,唯一顯眼的,便是庭院裡那棵粗壯的山核桃樹。

“呼……呼……”

喀嚓,喀嚓。

此刻,粗重的喘氣聲,核桃的碎裂聲,此起彼伏。

夏侯芷靠坐在陰涼處,交疊起長腿,一邊品著貢茶,一邊欣賞親信們身負鐵塊、奮力爬樹的英姿。

她身後站著名黃色衫裙的宮婢,正捧著一把山核桃仁,吃得歡快。

“揣測本宮的心思,要用腦子,既然你們冇有,那就多摘點,以形補形。”長指拈著茶蓋颳了刮邊沿,夏侯芷低頭抿了口,將茶盞重重擱至一邊,冷聲提醒,“速度再快些,不可用內力。”

“是,殿下!”

聽著那兩道中氣十足的應喏,她隻覺得腦瓜子更疼了。

索性眼不見心不煩,起身往苑外走去。

黃衫姑娘連忙將剩下的果仁一口氣全部塞進嘴巴裡,衝著樹上的兩人吐了吐舌頭後,提起裙襬,匆匆追上。

“主子您消消氣兒,是有什麼特殊任務嗎,不如交給卑職——”

“若想取得一個人的好感,讓他放下心防,第一步該怎麼做?”她生來高貴,實在不諳此事。

“欸?”黃蜂歪了歪腦袋,不知想到什麼,露出瞭然的神情,“卑職認為,自然是送東西了,也不用太昂貴,重要的是恰到好處,這樣對方推拒的可能性會比較小,一旦收下,後麵便好辦啦!”

夏侯芷摩挲著光滑的下巴,沉吟片刻,欣然道:“有道理,事成之後,賞你西域進貢的葡萄。”

“謝主子!”

珍豐閣。

“不知公子要買些什麼,自用還是送人?咱們店種類繁多,應有儘有,隻有您想不到,冇有買不到的,要不小的先為您推薦幾款……”

雖然主仆二人輕裝簡行,但夥計是何等人精,一眼便知非富即貴。

“不用了。”

夏侯芷一甩摺扇,擋開對方過於熱情的親近。

小夥計倒是頗有眼力,立刻後退兩步,客氣道:“那您請自便,如有需要,隨時招呼。”

閣內琳琅滿目,貨品皆陳列於木架上,一目瞭然。

較之那些藏著掖著故弄玄虛的鋪子,這種售賣方式顯得格外坦誠,令人心安,不愧為京師數一數二的名店。

轉悠了會兒,黃蜂忍不住好奇道:“主子,您說……他們這樣大剌剌的擺放著,不怕被客人磕了碰了,或者失手摔壞嗎?”

夏侯芷刷地合上摺扇,以扇頭點了點門口的方向。

那裡站著兩名彪形大漢。

“你的擔心,即是掌櫃的期待。”

打趣間,她已經將貨品大致掃了一遍。

其實都不怎麼入眼,唯有一方紙縝的品相還算不錯。

羊脂玉,通體墨色,雕花非常見的祥雲或瑞獸,而是兩隻盤旋的大雁。

雁禽,乃大理寺的象征,此縝倒是頗有寓意及彩頭。

“就要這個。”

“好來!”

珍豐閣劉掌櫃笑眯眯的走近,剛準備裝盒,一隻纖纖玉手按在了上麵。

“呃,抱歉,是這位公子先……”

話未說完,一張銀票乍現。

“我看上了,你另外挑一個吧!”

夏侯芷微微挑眉,看向手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