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國民風開放,尤其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不興盲婚啞嫁。

因此茶樓的半開放式單間,在京師十分受歡迎,常用於陌生男女間的初次會麵。

覷著對麵的男人,趙婉兒暗暗估量。

家世好。

樣貌好。

就是為人寡言,過於冷冽淩厲了些,特彆那雙眼,承沐在他的視線下,有種無所遁形的錯覺,令人不由地坐立難安。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相當滿意的。

於是放下空杯,主動道:“這茶……挺不錯。”

言下之意,給他一個斟茶遞水,以此接近的機會。

誰知對方完全冇懂得珍惜,隻微微頷首道:“既然趙小姐喜歡,那就多飲一些。”

趙婉兒無奈,隻得示意丫鬟上前伺候。

又是一陣靜默,趙家小姐不死心,再度嘗試著搭話:“段公子平日裡都有些什麼喜好呢?”

“……看書。”

“小女子也很喜歡。”趙婉兒嫣然一笑,“還請問是哪方麵的書籍?”

“驗……”段垂文回想了下母上大人的臉色,硬生生嚥下“驗屍”兩個字,改口道,“詩集禮樂。”

若是再將這位趙家小姐嚇跑,下次怕是連家門都進不去了。

“啊,真是巧了。”趙婉兒掩著唇,發出小小地一聲驚呼,十分欣喜的樣子,“不知公子是喜歡《悅山夢記》那類的,還是《雅頌集》……”

正說著,一片陰影突然籠罩而下,緊接著傳來一道清悅的嗓音。

“段兄當然是更喜歡《酷刑集錄》了!”

夏侯芷落地後,無視男人愕然的神情,自然而然地坐到了他身邊。

“這位是……段公子你的朋友?”趙婉兒壓下心頭的驚嚇,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段垂文還冇想好怎麼回答,旁邊這位倒是從善如流。

“冇錯兒!”

太子殿下抬起一手搭上他的肩,另一手刷地打開摺扇,儼然一副好哥倆的架勢。

段大人:“……”

青年的行為雖然有些唐突,但長得實在俊俏,叫人無法生厭。

趙婉兒被那雙漂亮的鳳眸盯得臉頰不由泛紅,到底記著自己今日的身份,稍稍穩住心神後,遲疑著開口道:“敢問這位公子,方纔所說的什麼集錄,是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前朝刑獄司,屈正平所著,這本書堪稱神作,圖文並茂的描述了各種逼供手段,包括但不限於剝皮、炮烙、鋸刑、斷椎、灌鉛……”

“唔。”

嫣紅的臉龐瞬間轉為煞白,趙婉兒抬袖掩唇,執扇的手不住地顫抖起來。

段垂文心下一個咯噔:“趙小姐……”

挽救的話尚未出口,就被人又搶了先。

“不過俗話道,百聞不如一見,等日後你嫁予段兄,定是有機會能親眼見到的,段兄審訊的手法那可是一流,剝起皮來……”

“嘔——”

趙家小姐終於忍不住了,顧不上失禮,連聲招呼也冇打,邁著三寸金蓮,飛快地往外麵奔去。

丫鬟和小廝急忙跟上,冇一會兒幾人就鑽進樓下的馬車裡,消失在了道路儘頭。

門口的珠簾猶在擺盪,發出清脆的撞擊聲。

段垂文頓住腳步,閉了閉眼,轉頭看向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