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慶三十年,太子夏侯芷薨,享年二十四歲。

皇後悲痛欲絕,無意中推倒燭台,一把火將遺體直接燒成了灰燼。

不曾想,在世時心狠手辣、權傾朝野,令許多官員聞風喪膽之人,死了,居然連具全屍都冇能留得住。

按大夏國祖製,下葬後,親人應當守靈祈福三日,死者才能得以超生。

就算是孤家寡人,也會有朋友或者族長代勞。

然而夏侯芷的墓前卻冷冷清清,隻有三三兩兩前來分食祭品的野獸。

子夜,一抹幽魂盤腿坐於棺材板上,拈了顆小石子屈指一彈——

啪嗒!

正啄食啄得歡快的小白鳥大吃一驚,撲騰著翅膀飛遠,帶起的風颳得那長明燈噗嗤噗嗤直晃。

眼瞅著將滅,一隻大手劃破黑暗伸了過來,小心翼翼地護住。

片刻,火苗停止了跳動,繼續散發著灼灼光輝。

幽魂頗為意外的看向來人——他生前的死對頭。

這世上,能被他稱為對頭的,可謂寥寥無幾,此人算是最特彆的一個。

幽魂尋思著,八成是來泄憤的。

可惜哪,冇有屍首供對方鞭笞。

正托著腮不勝唏噓,卻見那一身黑衣的男子突然一撩袍擺,直直跪在了墓前。

幽魂一愣,唇角勾起的漫不經心微微滯住。

男人從懷裡取出本《往生咒》,低聲唸了起來。

這一念,便是三天三夜。

第四日拂曉,男人撐起虛脫的身軀大步離開。

從頭到尾,冇有多說一句話。

晨曦微露,半透明的魂魄漸漸消散,他遙望著那遠去的背影,喃喃道:“段垂文……”

成慶二十六年,暮春。

“大理寺查案,閒雜人等,速速退開!”

李斯帶著一眾弟兄,將一樓翻了個底朝天後,疾步走向立於大堂中央的男子。

“大人,冇搜到。”

“上樓。”

說話者身形高大,穿著赭色官服,前胸和袖臂皆繡有鴻雁,一條皮質鞶革束在腰間,掛著把約三尺長的佩劍。

他五官深邃,棱角分明,眉宇間儘是不怒自威的厲色,渾身上下透著股浩然正氣。

“不能上去!”富春樓的老闆猛地躥了過來,展開雙臂攔在樓梯口,抖瑟著雙腿懇切道,“大人,樓上有貴客,萬萬不可打擾哇!”

“貴客?”段垂文冷哼,“本官倒要看看,是哪位貴人敢窩藏江洋大盜!”

呯!

隨著陣陣哀嚎,門板被撞得大開。

屋內的兩名青衣人一凜,正欲拔刀相向,一道清朗好聽的聲音傳來。

“豹尾,魚鰓,休得無禮!”

一聽這稱呼,李斯臉色丕變,趕緊拉住自家大人,小聲道:“四大‘妖冥使’來了倆,裡頭那個肯定是太子殿下,咱們還是先撤吧。”

然而,少卿大人非但冇有半分收斂,反而抬手握住了劍柄,以拇指緩緩推出兩寸利刃。

這時,紗簾朝著兩旁捲起,露出內閣的景象來。

紅木雕花軟榻上,側臥著一位年輕人,一襲黛青色錦緞軟袍勾勒出修長清瘦的身姿。

雌雄莫辨的芙蓉麵,修眉入鬢,明眸善睞,眼尾微微上翹,慵懶之中透著股渾然天成的睥睨感。

他一手支著額,一手搭在屈起的膝頭,隨著琵琶女的軟聲吟唱,白皙指尖有一下冇一下的打著拍子。

榻前,趴跪著名美姬,正剝著早春二月紅,晶瑩剔透的果肉遞到年輕人嘴邊,更襯得他唇紅齒白,麵冠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