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了這邊的事情,路靈安又回到之前的房間裡,找遍了衣服和首飾,都再也冇有找到女子的任何氣息:「看來生前這些所謂的金銀首飾,品牌貴服,她並不喜歡啊!」

否則一櫃子的衣服怎麼會連一件帶有她氣息的衣服都找不到呢!

男子聽到了路靈安的話,也似乎若有所思的想起了什麼!

這些東西她確實不怎麼喜歡的,之前他甚至因為這個而責備過她!

「我給你買了那麼多衣服,每一件拿出來都是上萬塊的名牌,你就給我穿這件幾百塊的裙子?」而且現在是重要的場合啊:「我給你定製的那條名手手工製作的禮服呢?」

「那個……尺碼太小了,我穿不上啊!而且是摟著肩膀的,我不喜歡!」

男人看著她一臉的無奈:「你知道這是什麼樣重要的場合,你穿這個過來!」

女子不滿的叫起來:「這條裙子怎麼了,這還是你第一次發了工資之後給我買的呢,我最喜歡了!」她每次提起過去來,他都會生氣:「能不能不要再提過去了!」說完便一個人走進了會場!

她最終冇有去,因為他覺得她這樣很丟臉,可是那個禮服她也不想穿,所以便乾脆不去了!

哪件衣服此刻還趟在她的衣櫃裡,拿過來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此刻還是什麼樣子的掛在此處,她再也冇有穿過!

「先生……冇有亡者的氣息,我是冇辦法舉行招魂儀式的!」

這裡……這裡……男人開始四下的翻找起來。可是忽然他才發現這裡冇有一件事她用的慣的東西,不管是昂貴的化妝品,還是名牌的包包衣服,或者是精美的首飾,明明這裡有這麼多她的東西,可是卻都不是她自己的,都是後來他給她買來的,還曾問她開心不開心,卻從來都冇有注意過她從來就冇有用過!

男人的神情看起來有些頹廢,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狠心……為什麼要這麼逼我!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路靈安打算先回去,可是剛走出門就看到之前的那個女人被拖了出去,她臉上的符咒也掉下來,雖然哪本就是冇有用了,可是之前路靈安明明說過了那樣的話,難道是這個男人居然絲毫都冇有在意這個女人的生命嗎?

「對不起路小姐……我可能冇辦法暫時讓你離開,我希望你能夠暫時住在這裡,隨我而行,因為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可能就會出現,事態緊急,還希望路小姐見諒,您所有的損失我都可以照價賠償……或者三倍四倍……您隨意開價就是!」男人的態度很堅定!

以前路靈安還以為不過就是簡單給亡者帶給話,可是如今看來……事情似乎並不是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吧!

「你要我帶的話,非同尋常是嗎?」如果隻是一般的寄托思念等等,根本不需要如此吧!

「實不相瞞……確實如此,所以還希望路小姐能幫幫忙想一想,您還有什麼手段可與亡者通話的!這個資訊對於我來說真的非常重要!」

路靈安看了一眼樓下黑壓壓的一群保鏢,心裡有些發怵的慌,隻是恐怕這個事情不會如自己想的那麼簡單了吧!

可是這樣的事情言塵本來就並冇有教會自己多少,有些她還不是太熟練,冇有信心真的能夠做好!

但是這個男人倒是動作非常的快,很快就將路靈安所需要的一切都安置妥當了,房間不說,所需要的一切必須用品都一應俱全!

路靈安看著跟之前那個屋子幾乎不差的裝扮,不由的不解!

「還請諒解,你來這裡真是的目的其他人無法告知,所以隻能以另外一種方式暫住在此!」

以什麼方式?女友?情人?

路靈安歎了一口氣,看來她的確需要多想想辦法

了,不然的話這樣長此以往下去,可怎麼辦啊,總不能一直住在這裡吧!

哪能怎麼辦呢?

這個男人還真是一意孤行啊……幾乎走到哪裡都帶著路靈安,除了上廁所的時候……

就連到辦公室辦公也必須要路靈安陪在一旁,說是不知道鬼魂什麼時候能出來,所以必須時刻準備著!

然後路靈安就聽見傭人的口中出來這麼一句話:「這一次的新夫人還真是得寵啊……比最開始的哪位有過之而無不及呢!」

結果這位剛說完,另一位馬上就噓聲禁止:「你忘了……如果被先生聽到你談論先前的那位夫人,你可救死定了!」

經過了對方的提醒,另一位馬上一副恍然大悟,後知後覺的模樣!、

提都不能提嗎?路靈安之前從言語之間似乎聽出了一些什麼,她還一直以為這個女孩對於這個男人來說是不一樣的存在……難道僅僅是因為害怕睹物思人嗎?

想起之前那個女子就因為戴了對方的手鐲而似乎嚇得魂飛魄散的樣子便可知道了!

路靈安不知不覺的走著,忽然注意到之前進去過的房間此刻上了一把鎖……不允許外人進去嗎?哪之前她進去找物品的時候難道是臨時打開的?

路靈安隻是猶豫了片刻,便有人走上來:「姑娘……先生問您怎麼去了這麼久!」

路靈安一臉無奈的看著她:「怎麼上個廁所還要規定個時間嗎?」她不過也才離開十分鐘罷了,就派人追了上來!

到了晚上,路靈安回到屋子裡睡覺……已經很晚了,路靈安都冇有看到那個女孩,才被放回來,幸好冇有讓她和那個男人睡一個屋子,不然她就真的要奔潰了!

吱呀……

身後關好的門忽然像是被一股鳳給吹開了,路靈安轉過身看了一眼什麼都冇有,這麼如此熟悉的劇情路靈安想到了什麼!

「如果你想出來的話,便出來吧,這樣的劇情是嚇不到我的!」路靈安說完便往床上一坐,可是並冇有預想的情況出現!

不出來?

這個時候在路靈安冇有看到的床底有一個閃著紅燈的儀器在工作中,連著線的另一頭在男人的書房裡!

他帶著耳機聽著路靈安的聲音,不由的繃緊了神經,生怕錯過了絲毫的線索!

「不出來嗎?那你嚇唬我做什麼……」路靈安盯著門口繼續說道:「我這個人呢並不是為了錢而辦事的人,如果你真的有什麼冤屈或者委屈的話,可以跟我說,我想我都能幫你的,但是你不說的話,哪我可就不知道做什麼纔是對的了!」

路靈安說了半天,哪女孩都絲毫冇有任何的反映,難道真的是不出來嗎?

她百無聊賴的一轉頭,一張鬼臉與她麵貼麵的出現在她眼前……猩紅的眼睛……扭曲的麵容,路靈安驚叫一聲,身體向後縮去,可再定神一看,屋子內已經再一次空無一人了!

就算她見得再多,這麼忽然來一下子,可還是將她嚇得不輕!

「你這是什麼意思……」路靈安覺得自己好言相勸,如果真的有想要說的說就是了,為什麼要嚇人呢!

忽然是什麼東西滴落的聲音,路靈安看著床下忽然出現的一顆彈珠向著床底下滾了進去!

難道是在床下?

路靈安慢慢的彎下腰來!

她一眼就看到了安置在床下的qe聽器,格外的明顯,她正想要伸出手去拿,忽然一隻乾枯的手掌從床底伸出探了出來抓住了她的手,然後猛然又縮了回去,路靈安被嚇了一跳,也停了下來!

定神之後才腦子猛然回神過來!

對方為什麼要安裝qe聽器?一開始路靈安還想,幸好這個

男人冇有提那麼過分的要求,要睡覺的時候還在一起,原來是原因在這裡,他早就安裝好了qe聽器,如果自己有什麼隱瞞他的地方,他肯定聽得到的!

這個qe聽器不可以動,如果動了被髮現的話,結果就不得而知了!

原來剛剛那個靈魂是在提醒自己,而不是要嚇唬她!

原以為不過就是一個簡單的任務,現在路靈安才恍然覺得,是不是捲進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之中!

言塵閒來冇事來找路靈安看看她,如今他也是越發的在下麵閒不住了,有時間就想跑過來,平日裡又礙於冇有案子,冇有由頭,想著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今日家裡黑燈瞎火的,已是到了關店的時候,可是裡屋不至於也黑著燈啊!

這麼晚了路靈安去哪裡了?他不在的時候,她的夜生活居然也如此豐富的嗎?對了……上一次和雲湛一起回來的,好像還去哪裡玩了,也是等到她很晚了纔回來的!

這一次又是和誰,雲湛?說是喜歡他呢,不過兩個人除了查案子什麼都不做,倒是陪彆人做了不少開心的事情!

言塵一個人靠在牆上開始心裡碎碎念起來!

什麼時候等兩個人都閒下來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也做些彆的什麼事情,不過他也是個麻煩,畢竟是地獄使者不能常呆在上麵,一般一件案子就得耗費太多的時間,結束了就想著趕快回去呢,這樣似乎不怎麼合適跟她長相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