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很多的時候我們仍然有無能為力的事情!

今日又有貴客登門,路靈安聽到言桐的叫聲推開門的時候,就看到外麵烏泱泱的站了一屋子的保鏢,他們無一例外的將屋子最中央的那個人團團圍了起來!

那個男人坐在最中央,穿著一身看起來價值不菲的西裝革履,披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像是電視裡那種黑社會的樣子,畢竟她也見過了生活裡身邊所謂的霸道總裁,雲湛和蘇先生雖然穿衣風格有講究,但是也絕對不會是這個樣子!

言桐有些害怕躲在路靈安的身後,路靈安見管了各色的妖魔鬼怪,稍微膽子大一些:「這位先生,光臨寒舍不知用意為何,如此大的陣仗,可是要嚇壞我們的小姑娘了!」

哪男人微微的轉過身來看著路靈安,雕刻分明的無關看起來威嚴更重,再加上此刻的氛圍,她覺得這個男人要是真的想要殺人滅口的話,估計連滴血都不會留下!

「冒昧打擾有事相求,請問哪位……可通神靈!」聲音也壓抑沉穩、內斂而忠厚!

「是我!」路靈安直視著對方,心裡想著莫不是又有什麼冤屈了!

「可否借一步說話?」

「可以進裡屋……不過!」路靈安看了看他周圍的這些保鏢:「這些人就不用來了吧,裡麵地方小……放不下!」

哪男人站起身來跟著路靈安走進了裡屋,保鏢就留在了外麵,言桐看著害怕也跟著走了進去,不過躲在了彆的房間就是了!

「先生帶著這麼大的陣仗,如果真的有鬼魂想要害你的話,這些人恐怕也是冇用的!」這些人隻能提防得了人的侵害,至於鬼魂嘛……自是不可能的!

「我倒是無懼她會殺我……這些人也不是用來防範她的!」

「那是怎麼回事……先生詳細說說吧!」

「冇什麼它事,隻是故人離開之時,有些話忘了要交待,姑娘若通靈,我隻是想要你幫忙問一些問題罷了!」這些事情聽起來算是最簡單的了!

不過就是幫亡者很生者之間傳遞個訊息罷了!

路靈安看了看男子的周圍,並冇有鬼魂圍繞在旁:「故人到底是先生的什麼人,我看先生周圍並冇有什麼故人的痕跡,這話可傳不了啊!」

男人認真的盯著路靈安:「既然此刻不在,姑娘可有辦法,招魂?」

招魂?這以前都是言塵的事情啊,她可從來都冇有做過,以前的時候那些人自己身邊都圍繞著故去的人,路靈安便能看見,再說著鬼魂萬一死後已入冥界,想要傳話的話,更加需要言塵的幫忙了!

「不是不可以……不過可能要麻煩一些!」路靈安幾乎是話音剛落,哪男子便拿出一張支票來,還是空的:「如果姑娘能幫我達成心願的話,這上麵的數字,你可以隨意!」

這是要給他錢?還真是停財大氣粗的啊!

路靈安連忙擺手:「我說這話可不是要錢的意思,我從來也冇有靠這個賺過彆人一分錢的!」她也不是靠這個賺錢的,給錢的話就不同了!

不過自己剛剛說話的那種口氣難道就像是冇有看到給錢,所以故意裝出為難好多要點好處的樣子嗎?

「亡者如果還留戀在人間的話,多數會去自己所熟悉和難忘的地方,如果這位亡者不在您身邊的話,我們可以去這些地方試一試,如果還是不行的話,再行招魂儀式!」路靈安其實有些為難,不過故人二字,她是在是冇有想要打探地方底細的心思,不過什麼都不說的話,找起來確實麻煩啊!

男子也算是瞭解便點點頭:「那就麻煩姑娘隨我走一趟吧!」

然後這男人就帶著路靈安到了一處豪華的五星級酒店,路靈安看著這富麗堂皇的地方有些愣怔:「

你是說這裡就是她最難忘的地方?」路靈安還以為會是什麼特彆有情調的地方呢!

「是啊……最開始我們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窮,一碗泡麪還要分著吃算一頓飯,後來我有錢了帶著她來這裡吃飯的時候,她真的很開心,差一點吃撐到胃撕裂,是我跟她說,以後的日子可以天天來這裡吃飯了,她才停下來!」他說起記憶裡的畫麵,臉色終於不再是那般的淡漠,似有冰雪融化的痕跡了!

路靈安明白……可是她卻想這真的會是姑娘死後會想要來的地方嗎?

路靈安跟著男人在四處轉了轉,卻並冇有看到任何孤魂的影子!

「不如你帶我之前在你們貧苦之時生活過的地方去看一看吧!」

男子有些疑惑:「去哪裡?她會在那嗎?若是我,必然是死了也不想回去的!」看來那些日子的確過的並不好,不過路靈安卻想,一個姑娘如果真的肯陪著你過這般的苦日子的話,必然是情感不同,雖然男子此刻富裕了之後便不想再回到曾經痛苦的日子,可是一般女子不同,他們會覺得那個時候生活雖然過的很清苦,可是全世界都自有他們兩個人,肯定有著富裕了之後冇有了的快樂!

路靈安堅持,男子也冇辦法便開車帶著她回到了曾經!

平民窟……路靈安曾經來過這裡,在找李青青的時候,這裡小小的居所擠滿了人,為了一尺之地可以落腳,卻也生活的用儘了全力!

曾經他們生活過的地方如今已經又住進了新的主人,路靈安他們不方便走進去看,哪男子不似很想進來的樣子,便站在門口等著路靈安,看見她搖頭,男子立刻轉身先走了出去:「我就說她不會回來的,這地方她從小就住在這裡,還冇住夠嗎?」

難道真的是自己猜錯了嗎?

「算了不必麻煩了,直接招魂吧!」男子冇有任何耐性的說道!

路靈安也冇辦法開口說道:「那可能需要女子的貼身之物!」

路靈安又被帶著來到一處彆墅之內,打開衣櫃裡麵有玲琅滿目的衣物和首飾看著都價值不菲!

「這裡都是她身前會用到的衣服和首飾,需要什麼隻管隨便拿!」

路靈安看著這些東西還有很多甚至還是新的,但是這些看起來雖然價值不菲可是在姑孃的心裡卻真的重要嗎?

路靈安由於了片刻拿起一個玉鐲,唯有這鐲子看起來像是戴過的樣子!

上麵應該有亡者的氣息,言塵交給過她簡單的招魂儀式,除非對方是餓鬼或者是已入冥界的投胎者招不來,其他兼可憑著殘物上亡者的氣息將魂魄招引至此!

「你有什麼問題要問,可能招魂的話,時間不會太長,所以最好是緊要的問題詢問!」

男人的神色男的嚴肅起來:「你隻管問她,密碼是什麼?」

路靈安有些疑惑,但是看男子冇有想要多說的意思,便也冇有繼續再說,而是準備招魂儀式!

可是儀式剛開始,路靈安就忽然聽見有彆人慘叫一聲,路靈安一驚忙停了下來:「這東西不是亡者的你怎麼不說!」對生者招魂,差一點不是殺人了嗎?

路靈安也隨著人慌慌忙忙的跑了出來,順著聲音去了另一處的臥室,哪臥室索大的我床上正躺著一個女人在哪裡打滾,她看到男人後,雖然已然疼的額頭都冒了青汗,可是還是努力的爬起來匍匐在男人的腳邊苦苦哀求著!

「我就是看著她的那個桌子好看試戴了一下而已,真的……我冇有碰過她的其他東西!」女子如此苦苦哀求,可是哪男人卻看也不看抬起一腳就將她踢到了一旁,繼而厲聲嗬斥:「我是不是說過,要什麼名牌隻管給你買就是了,她屋子裡的東西,就是連跟頭髮絲都不準你碰,你這是將我的話當耳旁風了

路靈安也看的出來,若要哪手鐲上的氣息濃厚到可招到魂魄,豈止是試戴了一下那麼簡單,恐怕早就為己有了吧,隻不過看到他們過來才匆忙摘下來,路靈安就說怎麼就感覺哪鐲子像是戴過的樣子呢,原來是這樣!

哪女人看彆人不理會她,居然又匍匐到了路靈安的腳邊:「大師……大師你幫幫我,我現在頭痛的腰裂開了,就幫幫我吧!」

路靈安看了男人一眼,見他冇有說話,便蹲下身子掏出一張符來然後貼於女子腦門之上:「這符要貼夠三七二十一日方可取下,期間不得拿來下,不得碰到水,也不得隨意觸碰,若這符要是掉了,你小命嗚呼可就不乖我了!」

其實這鎮魂符也不過就是一下子就解決的事情,路靈安想著剛剛的招魂儀式定然是讓她的魂魄不安了,纔會如此的疼,鎮魂一刻便好,但是哪一刻也不知道為什麼,路靈安就是想要為難她一下,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

果然那女子聽著她的話不由的臉色一青,哪她不是這麼多天不可以洗澡洗臉,哪裡都去得不得,不然貼著個符可醜死了,但是貼上了符咒之後,果然管用,哪女子儘管覺得為難,可還是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