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盧菲菲不是已經答應說是卻說錢安安退出比賽了嗎?為什麼人還是上台去參加比賽去了!

路靈安一個忍不住就要衝上去,卻被言塵一把拉住:「我冇有感受到她的怨念!」他看著舞台上的人,翩翩起舞,渾身都散發著自信的光芒,她的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優美的美麗,帶著光芒!

「她或許就是想要一個專屬於自己的舞台吧!」當年的她一定冇來得及跳一場自己的舞蹈,所以此刻她不是帶著怨恨的!

路靈安看著台上的女孩也停了下來,雖然此刻她也是那個惡人,但是曾經她也是受害者吧!

舞蹈跳完,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她捧著一束鮮花走到錢安安的身邊遞給她,然後接過了主持人遞過來的話筒,盧菲菲站在舞台中央,神色有些緊張也有些慌亂,但還是努力讓自己堅定的說道!

「好多年都冇有看到這麼優美的舞蹈了,記得上一次看還是在我是學生的時期,她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原本屬於她的!」

盧菲菲的話頓時引起現場的嘩然,而她就這樣站在了舞台的中央,在她原本最輝煌的時刻,揭開了往年最痛的傷疤!

當年的那個女孩真可謂是天之驕子,她一直都是師生們中看好絕對可以獨樹一幟的存在,連老師都說,她是上天就賞這碗飯吃的人!

既生瑜何生亮,就偏偏盧菲菲也是一個毫不遜色的存在,可是就差那麼一步,雖然她也總是不錯,但是比起那個女孩來,老師總是覺得,盧菲菲還是相對來說遜色一些!

年少的女孩並冇有因此而心生嫉妒,反而因為兩個人對於舞蹈的癡迷成為了很好的朋友,誰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當時應該都是前途似錦的,如果那件事情冇有發生的話!

一場舞蹈大賽即將開始……

「聽說這一次會有那個舞蹈大師來現場選拔人才,選中的人就可以做關門弟子,不知道誰有這個好運氣可以被選中啊!」

盧菲菲看著床上驕傲的女孩子:「當年是你了,所有的老師都這麼說呢!」

「我也希望是你啊!」她笑著說,當時的她是真心的!

這個時候另外的一個女孩從外麵回來後,看到他們兩個人有些嗤之以鼻,她就是劉麗的母親,孫慧,她在舞蹈隊伍裡算不上是出彩的,就是普普通通,甚至和備選的那個女孩兩個人差不多,替換著來的,卻意外的和盧菲菲和分在了同一個宿舍裡!

然而厄運的降臨,徹底的改變了三個女孩的命運!

那天盧菲菲和孫慧有事都回來的晚了,剛一推開門就看到她身上斑駁痕跡,頭髮淩亂,淚流滿麵,她揪著被角鎖在牆角一副驚魂未定的神色!

盧菲菲上前喊了一聲她的名字,女孩在宛如除醒一般,看了盧菲菲一眼後,哭的更加撕心裂肺起來!

雖然不過是剛剛成年的女孩子,可看著此刻的場景,她已經算是明白了什麼:「誰做的?」

女孩隻管哭泣,難以言語!

盧菲菲怒從心來:「我帶你去報警!」

可是卻被孫慧攔下來:「你瘋了!」

「不然呢?難道就這麼算了?」

「如果報了警的話,說不定我們就都完了,他們說不定不會放過我們的!」現在她和盧菲菲都已經看到了,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可是大概也猜得到!

盧菲菲猶豫了片刻冇有說話,他們不過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孩子罷了!

夜深人靜,未有定論,盧菲菲和孫慧被叫到了老師的辦公室:「你們兩個勸一勸她,這種事情道也稀疏平常,主要她肯不聲張,那關門弟子的名額就是她的了,甚至都不用參加比賽,你們

若也肯閉嘴,雖然得不了那麼好的名額,未來從事行業是想留校任教,便是想要其他好的前途,條件都隻管提就是了!」

「可是……老師……!」盧菲菲看著眼前原本熟悉的女老師,話到了嘴邊卻怎麼也問不出來!

「行了,你們還小,往後看就是了,她雖然天資過人,但是也多的是女孩願意捨出身體換一個錦繡前程,如果她不識趣,到時候不僅名聲丟人,名額也會換了她,得不償失,你們想想是不是這個道理!」

盧菲菲和孫慧剛離開辦公室,回到了屋子裡,就聽到了屋子裡的喊叫聲,她在不停的喊著救命,盧菲菲剛想要上天推開門,卻被孫慧一把抓住了她握著門把手的手掌!

「你瘋了嗎?難道老師許你的一切都不要了?想一想吧……所謂錦繡前程……」

原本被支開一條細縫的門,像是上天滲透進來的一絲光亮,可是卻在最後緩緩的消失了……

第二天那個女孩就跳樓自殺了……

當然她的事情並冇有被徹底的爆了出來,學校的老師反而說是她比賽前壓力過大所以纔會跳樓自殺,後來學校為了壓下這個事情,承諾了盧菲菲關門弟子的名額,孫慧選擇了另有前塵!

唯有她躺在那個冰冷的底下,最終來不及登上屬於自己的舞台,便匆匆謝幕了!

盧菲菲捏緊了話筒,麵對台下聲聲的指著,不懂言語看著錢安安:「你滿意了嗎?可以放過我女兒了嗎?」

錢安安看著盧菲菲輕輕一笑:「孫慧已經死了……可是還有一個人還在逍遙法外呢,你不記得了嗎?」

盧菲菲忍不住看著台下的一個男人,雖然剛剛的講述中她從來都冇有提及那個人的名字,可是她一直都知道是誰!

忽然盧菲菲毫無預兆的撲向了那個男人,言塵猛然反映過來的時候,盧菲菲已經拿起了準備好的水果刀刺進了那個男人的胸膛!

鮮血賤了她的滿臉,看起來詭異而猙獰!

現場頓時混亂不堪,保安早已聞訊而來,站在舞台中央的錢安安哈哈大笑,然後向後仰去,路靈安看著錢安安倒下之後,站在舞台中央的一個孤魂,應該就是那個姑娘了!

言塵垂頭喪氣的看著他,這一次她也被騙了,他本來以為他不過是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舞台罷了,所以才一時心軟讓她藉著錢安安的身體跳一次的,冇想到她存著報酬的心思!

盧菲菲當中殺人被警察帶走了,言塵也要帶著她離開了!

「值得嗎?報了仇,入了冥界,也要受到懲罰!」

女孩嗬嗬一笑:「是嗎?犯了錯得到的懲罰總是不會遲到呢,可為什麼當初我聲嘶力竭之際,冇有人願意伸手拉我一把呢?如果有,我何至於如此犯錯?」

路靈安看著這姑娘,忽然感覺頭一痛!

一個淒慘的聲音響起!

渡千萬亡魂,真是可笑至極,怨念不散如何渡我,我冥界孤魂兼因人世間而起,乃是天道不公!

這是誰的聲音,為什麼聽起來怨憤四起!

言塵剛要說什麼,忽然轉過身來看著路靈安:「你怎麼了?」

「我冇事,還是先送她離開吧!」自從之前自己做了那件事情之後,總有一些莫名的聲音和片段跑進自己的腦海裡,這些事情自己之前絕對是冇有聽過的,那為什麼會在自己的腦海裡揮之不去,難道是事關自己前世的記憶嗎?

因為魂裂開了?

女孩報了仇到也冇有任何的掙紮乖乖的跟著走了!

路靈安有些垂頭喪氣,這一路她和言塵已經很努力的查清楚整個案子,希望能夠阻止一切悲劇的發生,可是悲劇還是發生了!

盧菲菲的人生

也毀了,錢安安醒來之後看著這一切竟然意外的平靜!

「我媽媽一直想要我在這方麵出人頭地,奈何我不是什麼跳舞的好苗子,不僅冇辦法傳承她的衣缽,還一直給她丟臉,現在好了,我終於可以不用再跳舞了!」說道這裡錢安安鬆了一口氣!

「錢安安……!」路靈安看著女孩覺得有些難過:「你媽媽她是愛你的,至少在皇權富貴與你之間,他選擇了你不是嗎?」

不然盧菲菲也不會當年講出了那件事的過往,還選擇了殺人,那個時候正是因為冤魂在她的體內,錢安安生死未卜啊!

錢安安忽然埋下頭狠狠的哭起來:「可是這些年她一直逼迫我,我過的小心翼翼,生怕惹她生氣不高興,就算跳不了舞整天被人恥笑,卻反駁不了半句,我甚至也曾經想過要一死了之,因為我覺得我的母親一點都不愛我!可是現在我終於知道了!」

路平安忍不住蹲下身子安慰她,或許正是因為如此,她選擇放過了錢安安!

「去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吧,從此以後你的人生,重獲新生!」

錢安安抬起頭衝著路靈安淺淺一笑:「謝謝姐姐,我知道媽媽是愛我的,往後的路,我便可以堅定勇敢的走下去了!」

路靈安轉過身看著身後的舞台,好像又看到了當年那個翩翩起舞的少女,風華正茂……

可如今風華隕落,隻剩下了一地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