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一一眸子含水注視著李楓那雙眼睛。

她顯得嫵媚異常走到李楓跟前,道了個萬福,說出的話卻是帶著刺。

“李老闆竟還敢大搖大擺走進我這醉霄樓?怎麼?當真以為我喚你一聲‘楓兒’便不會對你下死手不成?”

李楓無語。

這個女人冇完了是吧?

“我可從來都不敢認為說,你楊掌櫃不會對我下死手。”想起那日,李楓牙又開始癢了。

楊一一咯咯一笑,在那寬大太師椅上坐下,媚眼如絲。

紅唇輕啟:“那你還敢過來?”

李楓很是單純的說:“我就是肚子餓了,過來吃飯。”

楊一一冷笑:“我醉霄樓雖拜李老闆所賜,大不如前,但是不至於落魄到讓李公子施捨的地步吧?”

李楓無奈:“我真的就是很單純的覺得這醉霄樓的菜相當不錯,值得我時常過來品嚐一番。”

有句話李楓冇說。

就是有些想你了,想看看你,跟你說說話,甚至再被你拿椅子砸個半死也是可以的。

“嗬嗬,是嗎?”楊一一的表情變得有些冷漠了。

這個女人竟然不再對自己拋媚眼了,甚至態度還如此冷淡,這讓李楓心裡開始不舒服了。

於是說道:“好吧,反正也過來了,那就順便將那‘絕代佳人’的分紅結算一下給我吧,可是已經過一個月了。”

楊一一用看平常人那種淡漠的眼神看了李楓一眼。

這傢夥果然要錢來了。

她將早就準備好的銀票扔在李楓麵前,外加幾兩碎銀子,還有幾枚銅板。

“拜李老闆所賜,醉霄樓的生意冷清了不少,那‘絕代佳人’自然也就受到波及了,在扣除下成本,李公子上個月可得五百二十一兩六錢七文……”

“如若李公子對這銀子數目有異,我可讓賬房將賬本送來。”

李楓看著那幾枚銅板,心想這些銅板夠買兩支冰糖葫蘆了。

又想點頭說那就送賬本過來讓本公子過過目……

算了,這個女人情緒明顯不對,就不犯賤了。

楊一一冷冷瞥了麵前畫上那隻烏龜一眼,又說:“下個月分紅將會更少,甚至會呈現斷崖式下滑,當然現如今李老闆自然不會將這點銀子放在眼裡。”

李楓歎了歎氣,他用一種憐惜的目光看著楊一一,說道:“楊一一,你的火氣很大,是不是最近你在楊家的日子不好過?”

楊一一臉色微沉。

然後她冷冷道:“這還不是拜李公子所賜?”

隨著如意樓的開門迎客,醉霄樓收入銳減,這自然動了楊家旁係很多人的利益。

終究隻是楊家旁係,所以他們從楊家那裡獲得的資源自然有限。

而一直以來,醉霄樓為他們那奢靡的生活源源不斷的提供大筆銀子。

現在銀子少了,自然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但是他們不敢埋怨楊魚躍,也不敢在暗中給如意樓使絆子,自是將所有的怨言都發泄在楊一一身上。

認為是她經營不當,這才導致醉霄樓失去了競爭力,甚至還強迫楊一一將這幾年從醉霄樓賺到的銀子吐出來,賠償他們的損失。

當然,楊一一心情不好自然不僅僅隻是因為這些破事。

李楓點了點頭說:“我聽說玄武湖旁原本有酒樓二十三家,你醉霄樓開門迎客之後,接二連三倒閉,到最後隻剩下三家。”

“你那些家人會因為那些酒樓全拜你醉霄樓所賜這才倒閉,所以心懷愧疚?”

李楓一臉認真的說道:“所以即便楊掌櫃你在家裡的日子不好過,我也不會心生任何愧疚的。”

“……”

李楓又說:“當然,身為朋友,我自是要照顧下你的情緒,實在不行我讓你打一頓?要不我再去跳一次玄武湖給你看?”

楊一一麵無表情,冷冷道:“一一何德何能,能跟李公子成為朋友?”

李楓很無奈,隻能說道:“冇事,我這個人交朋友從來不看出身。”

“……”

楊一一站起身來:“李公子,不送。”

李楓更是無奈了:“你到底想怎樣?”

楊一一麵無表情道:“一一豈敢對李公子怎樣?”

李楓指著那畫上那烏龜,鬱悶道:“你都已經將我的名字寫在那烏龜上了,你還敢說不敢對我怎樣?”

“……”

“當然,我已經將那兩個字塗掉並且寫上你的名字了。”

“……”

楊一一瞥了那烏龜一眼,卻是一臉淡漠,說道:“李公子,不送。”

李楓有些擔心的看著楊一一,說道:“楊一一你到底怎麼了?我都已經這樣了你竟然還不動手打我?

“難不成是來葵水了,疼得冇力氣打我了?”

楊一一依舊麵無表情。

李楓更是著急了,都想叫媽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跟我說說?”

楊一一瞥了李楓一眼,淡淡道:“跟你說有用?”

李楓遲疑:“這個……不一定。”

你若是要本公子的初夜,本公子當然得好好考慮考慮啊,畢竟男生的第一次是很珍貴的。

楊一一的臉色更加冷漠,看著李楓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個陌生人。

“不送!”

李楓隻能站起身來說道:“在這不方便說?這樣,今晚我在家等你,我那院落的門不關,你不用再偷偷翻牆進來。”

“……”

楊一一終於忍無可忍,她一把抓起桌上那一方硯台。

李楓鬆了口氣:“你終於正常了,你想砸砸吧,彆砸臉就行。”

楊一一的身體一僵,鼻子突然間發酸得厲害,她猛的將手中那硯台狠狠砸在地上,轉過身去,冷冰冰吐出一個字。

“滾!”

李楓看了桌子上那些銀子一眼,說道:“我忘了拿走那分紅了,勞煩楊掌櫃今晚幫送到我那院落去。”

“……”

返回雅間,梁破山依舊站在那窗戶跟前,見李楓回來,點了下頭。

李楓看著桌上冇吃幾口的菜,已然失去了胃口,便吩咐丫鬟將這些菜都打包起來,他要帶走。

這種事丫鬟還是一次遇到,因此深感怪異。

但是李公子的吩咐卻又不敢不從,於是隻能將那幾盤菜裝進兩個食盒裡。

當下李楓拎著那兩個食盒回了家後,往那浴桶裡放滿了水。

今晚可能要跟楊一一談論有關烏龜這事,加上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李楓決定先將這澡給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