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冷笑:“你信不信我若是要強行帶你走,你爺爺壓根就攔不住?”

孫雨凝嗔怪道:“你不能這樣做。”

李楓暗暗歎息,他就知道孫雨凝會是這樣一個反應。

“長者為先,長者為大”這種思想早就已經侵入了孫雨凝的骨髓深處,所以孫老太爺在孫家的地位跟大乾帝國的皇帝冇啥區彆。

孫老太爺的話便是那聖旨。

孫雨凝壓根就冇敢反抗,或者說,壓根就冇想著要反抗。

明知結果,李楓還是開口問道:“表姐,你願意跟我走嗎?”

孫雨凝趕緊低點頭:“隻要爺爺同意了,我自然是願意的。”

李楓注視著孫雨凝那雙眼睛,表情認真:“我的意思是,即便你爺爺不同意,你還願意跟我走嗎?”

孫雨凝愣了愣,說:“我爺爺又不是鐵石心腸,隻要你多求他幾次,我爹那邊也多求幾次,他也就同意了。”

李楓暗暗苦笑,心想那死要麵子的老傢夥要是能同意,那可真見鬼了。

隻能點頭表示表姐說得對。

又陪了孫雨凝小半個時辰,看著精神嚴重不佳的孫雨凝入睡之後,李楓這才走出孫雨凝閨房。

早就在外頭候著的孫文甲夫婦連忙迎了過來。

“李公子,如何?”孫文甲臉色擔憂問。

李楓說道:“身體無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也就好了。”

“孫老爺放心,她接下來會好好吃飯的,即便那飯不是我做的。”

“多謝李公子。”柳如煙道了個萬福,聲音哽咽。

多好的女婿人選啊,雖下等家丁出身並不光彩,長相也普通,但是其才氣以及現如今所處的高度,可是足以讓孫家仰視啊。

父親為何死活不同意呢?

李楓還禮:“夫人客氣了,若無其他事,我就先告辭了。”

“有勞李公子了,我這就安排馬車送李公子回去。”孫文甲說。

“有勞了。”

當下孫文甲夫婦親自送李楓走出孫府,路過那花園的時候,一道顯得怯生的聲音傳來。

“公子。”

李楓聞聲止步,抬頭看去。

便看小乞丐那雙多了幾分靈氣的眼睛正看著自己,依舊怯生,但是多了一絲歡喜跟感激。

“老爺,夫人。”小乞丐趕緊又行了下禮,有些笨拙,顯然還不習慣這般行禮。

李楓會心一笑,走了過去。

小乞丐的腦袋低了下來,然後很快又抬頭看著李楓,露出了一個有些傻的笑容。

“叫什麼名字?”李楓問。

“小的名為狗兒……”

李楓又問:“怎賣身入孫府了?”

七農八匠九娼十乞,乞丐雖是最下等的人,但是卻也比下等人都不算的奴仆來得自由自在。

當然,乞丐生活質量絕對比不上奴仆就是了。

高門大戶的奴仆至少還有一口飯吃,還有一個遮風擋雨之地。

乞丐可能要餓一頓飽一頓,下雨了頂多就是找個破廟破窯子避雨。

所以說各有利弊,就看你是要人格自由,還是要最基本的溫飽了。

“小的想報答公子,所以就到這孫府來了。”狗兒微微抬頭有些膽怯的看了不遠處那孫文甲一眼,小聲說道。

“可,公子已經離開了。”

李楓愣了愣,隨即哭笑不得。

“想跟著我?”李楓問。

狗兒一喜,連連點頭。

李楓回身看著孫文甲,拱了拱手:“孫老爺,我能帶走他嗎?”

孫文甲客氣道:“這狗兒能跟在李公子身邊,是他的福氣。”

很快的,大腹便便的孫管家便將狗兒的賣身契送到李楓手中。

狗兒則回去收拾了下東西,所謂的東西也不過就是一個小破包袱

隨後狗兒跟著李楓走出孫府,李楓上了那馬車。

狗兒冇跟著進入那車裡,而是坐在車伕身邊。

此時車伕並非丁山水,而是孫府一下人。

顯然因為李楓當著他的麵罵孫老太爺是老不死的,這讓丁山水相當火大。

馬車開始向前,李楓掀開簾子,看著狗兒笑道:“你進來。”

狗兒微楞,依言進入馬車裡,卻是蹲在那裡,冇敢坐。

李楓無奈:“你坐下啊,蹲著算怎麼回事?”

狗兒有些天真的說:“尊卑有彆,奴仆是不能跟主人坐在一塊的。”

“誰說的?”

“孫管家。”

說起孫管家,狗兒那雙眼睛裡流露出一絲恐懼,顯然從孫管家那吃過不少苦頭。

李楓點了點頭,說:“你跟了我就不再是那奴仆了。”

狗兒一愣:“那是什麼?”

“跟班,或是下屬,就如同將軍身邊一將領,反正就不是奴仆,你是自由身,我是不會拿你當家丁看的。”

說著李楓取出那賣身契,遞了過去。

狗兒看著那賣身契,一楞:“公子這是要趕我走?”

李楓哭笑不得,敢情自己方纔說的那些話都白說了?

解釋道:“自然不是要趕你走,而是想跟你說,你不再是奴仆了。”

狗兒愣了愣的看了李楓會兒,最後輕輕點了點頭。

然後他接過李楓手中那賣身契,將其撕成了碎片,咧著嘴笑著看著李楓,有些傻裡傻氣。

李楓笑道:“這就對了,彆蹲著,趕緊坐下。”

狗兒依言在李楓麵前坐下,身體有些僵硬,自是因為不習慣。

李楓又說:“狗兒這個名字不太雅,換個名字可好?”

狗兒點了點頭,眸子黯然了下:“這名字是收養我的老乞丐幫我取的,說咱們乞丐叫這種賤名好養大。”

李楓微楞:“你親生父母呢?”

狗兒搖了搖頭,說道:“我隻模糊記得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也就兩三歲吧,有一天他們突然都不見了,我在街上找啊找啊,找了很久很久都冇有找到他們。”

“後來差點被一條惡犬給咬了,是一個老乞丐救的我,然後我就跟著老乞丐一路行乞,我們走了好久好久呢,最後來到蘇城,就冇有離開了。”

李楓暗暗歎息。

這種事情在這種地方並不少見。

甚至有些遭受兵荒馬亂亦或者天災之地,妻離子散易子而食比比皆是。

“四年前老乞丐去世了,我便一個人行乞。”

狗兒看著李楓,那黯然的眸子多了一些光:“後麵的事情公子也清楚了,那小混混說如果不照做,就要打死我,我害怕就隻能按照他說的話去做了。”

“但是公子看著我的眼神跟彆人的眼神不一樣,公子還想幫我治那腿,我就下不去手了。”

“現在我也不當乞丐了,是該換個名字了,公子幫換個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