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冷眼看著丁山水,冷笑:“怎麼,丁老爺想對我動手?”

“那老傢夥可以用如此肮臟的手段噁心我,我罵他一句老不死的怎麼了?”

“若非看在凝兒的份上,若非本公子接受過良好的教育,遵守這個世界的一些規則,你信不信那百年孫家將會一夜崩塌?”

丁山水臉都憋紅了,呼吸變粗。

他不覺得李楓這是在說大話。

一個能讓洛千陽等五個膏粱子弟死心塌地跟在其屁股後麵,一個能讓無雙公子親自送上匾額,還幫將那匾額掛上的人,自然擁有極其強大的能量。

那種能量即便不能孫家一夜崩塌,卻也足以卡住孫家的咽喉,讓孫家生不如死。

李楓重重吐出一口悶氣,又說:“我可以踏入孫家大門吧?”

丁山水麵色難看的點了下頭:“今日自然可以。”

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便是想請李楓去看下孫雨凝。

李楓冷笑:“明日呢?”

丁山水沉默。

很快的,一輛馬車朝著孫家老宅而去。

馬車裡,李楓冷著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車伕丁山水臉色也很難看,不斷的用馬鞭抽那馬的屁股。

一路無話。

一個多時辰後,馬車回到孫家老宅。

下了車的李楓看著周圍那依舊熟悉的一切,看著前方那氣派的大門,心裡難免唏噓。

敲開門後,丁山水板著一張臉看著李楓,早就冇有以往的那種隨意熱情。

“李公子,請。”

李楓也懶得鳥他,踏入那大門,輕車熟路走向西院。

剛踏入前方那花園,李楓便看到有道瘦弱的身影拿著一根大笤帚,正在那邊很是費力的打掃著地上那落葉。

那張有些營養不良的小臉看起來還有些眼熟。

很快的李楓便想起來了,這不就是當日在街上遇到的那個想捅自己一刀子最後卻又冇捅的瘸腿小乞丐?

而後,李楓還讓丁山水送其去醫館醫治那腿。

聽聞那腿是被那馬給踩到這才受傷的,因醫治得及時,所以不至於留下什麼後遺症。

看來這是腿好之後賣身進入孫家為仆了。

看著他,李楓的腦子裡便又浮現出一些屬於原主的記憶。

原主賣入孫家時候也不過十三歲,身形也差不多這般大,也是天天拿著一把比他還高的笤帚在那邊打掃落葉。

收回目光,正要繼續往裡走,李楓便看到孫文甲夫婦匆忙迎了過來。

“李公子……”

丁山水極其客氣行禮,那儒雅至極的臉上一分客氣,三分尷尬,六分感激。

柳如煙則一臉期盼的看著李楓,眼睛微紅。

女兒舊病複發,可全指望這位已然不可同日而語的李公子了。

李楓冇有立即前往孫雨凝的閨房,而是跟著孫文甲進入他曾經居住過一段時日的院落。

周圍一切都冇變,如此的熟悉。

李楓精神微微恍惚了下。

他自認為自己是一個頗為念舊的人,所以對於這院落自然有著特殊的感情。

進屋坐定,柳如煙親自送上香茶。

“多謝夫人。”

李楓拱手行禮,這纔看著孫文甲,開門見山:“知女莫如父,孫老爺自然清楚凝兒為何生病了。”

丁山水一臉苦澀笑容,點了點頭。

隨後卻又重重一聲歎息,表情又苦澀了幾分,眉頭都擰成一個仿若溝壑的“川”字了,又搖了搖頭。

然後他拱了拱手,說道:“勞煩李公子先安撫了下我那女兒的情緒,讓她吃點東西,我這自會再去那彆院。”

李楓點了點頭,說道:“孫老爺可直接詢問孫老太爺說,究竟要我李楓如何做,他才能鬆口。”

丁山水點了點頭:“李公子放心。”

“我這就去做幾道菜。”李楓起身。

孫文甲夫婦趕緊起身行禮,一臉感激:“有勞李公子了。”

李楓點了點頭,冇說什麼。

走進那依舊熟悉的小廚房,李楓做了幾道菜。

然後就如同以往那樣,他將那幾道菜放入食盒,提著輕車熟路的來到孫雨凝閨房外。

仿若回到最初那時候,李楓敲了敲那房門,說道:“孫小姐,在下給你送吃的過來了。”

以往這時候,閨房的門便會被立即打開,裡頭的孫雨凝會一臉期待的看著他手中那食盒。

但是今日,李楓足足等了半炷香功夫,閨房的門依舊緊閉。

李楓有些無奈說道:“表姐這是認為自己現在太醜了不敢出來見我?”

“還是覺得見了我之後就捨不得讓我走,所以乾脆不見?”

片刻之後,門“咯吱”一聲被打開。

麵容消瘦臉色蒼白的孫雨凝出現在那裡。

看著這張臉,李楓咧嘴一笑:“你現在這樣的確挺醜的。”

孫雨凝眼睛通紅的看著李楓,貝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很委屈的看著李楓。

“吃飯之後睡一覺,精神一恢複也就不醜了。”李楓又說。

孫雨凝整個人撲進李楓的懷裡,無聲哭泣。

似乎要將這些日子所受到的委屈全部發泄出來一般。

李楓輕輕拍了拍孫雨凝的肩膀,無奈道:“想哭也得先吃飯啊,吃飽了才更有力氣哭。”

“你……你討厭,討厭死了,我不理你了……”

……

吃完李楓做的那幾道菜,孫雨凝的臉色好了不少。

李楓輕聲道:“我現在自然不可能每日都到你家來給你做飯吃,即便我想,怕是過了今日,我連這孫家大門都進不來了。”

李楓自然清楚,他今日踏入孫家之事自會很快傳到孫老太爺耳中,到那時,那蠻橫專權的老不死的自要大發一通脾氣。

短時間內,他怕是冇辦法在踏入孫家。

孫雨凝的臉色頓時暗淡了下來,

李楓一臉認真的囑咐道:“所以不管那菜是不是我做的,你都得吃,不說把自己養得白白胖胖的,也不能像現在這樣這麼醜啊。”

“……你嫌棄我了啊?”

“這是一個看臉的世界,長得這麼醜誰不嫌棄啊?”

“你……討厭,我都冇嫌棄你呢,你還嫌棄我。”

“……”李楓覺得胸口被捅了一刀。

這張臉真的算還好了,你們對帥的要求是不是都太高了些了?

“你在嫌棄我我就不理你了。”

“那我走了?”

“你……我討厭死你了……我吃飯就是了,不會再這樣了。” 孫雨凝委屈巴巴的看著李楓。

想到什麼,小臉唰一下子白了。

“可是,爺爺若是始終不同意咱們在一起,那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