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楓的眉頭微皺了起來,顯得有些疑惑問道:“身份?什麼身份?”

心裡自是掀起了滔天駭浪,整個人都不好了。

所以,這段清風竟然也是流雲餘孽?

原主是那流雲叛軍主帥李宗一兒子這事,其實還有更多人的知道?

亦或者是,這事實胡老三告訴他的?

李楓知道若是這個身份被宣揚出去了,到時即便他是天羅銅衛,即便他是天一書院院長諸葛神元的入室弟子,無雙公子的師弟,怕也得被淩遲處死!

甚至還會將很多無辜之人牽扯進來。

李楓還可以確定一件事情。

那便是眼前這個段清風雖知道原主的身份,但是怕是不知道自己跟胡老三曾經被一同帶到天羅水牢纔對。

應該也不知道自己現如今已然是天羅銅衛。

段清風卻是冇有立即回答李楓這個有關身份的問題,而是說道:“事實上,那日在醉霄樓詩會上,公子當著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以及一眾才子佳人說出那讓人震耳發聵四句話的時候,在下在場。”

段清風看著李楓的眼神變得異常欣賞,異常欣慰。

就好像長輩看到晚輩如此有出息,可以含笑九泉了似的。

“所以胡老三即便在東市那邊烤芝麻胡餅,也很快便知道這事,知道公子即將聲名鵲起。”

段清風的聲音低沉了下來,聲音有些唏噓:“但是胡老三卻是很擔心,因為他不知道這對於公子來說,是福還是禍……”

李楓擺了擺手,打斷了段清風的話。

“段老爺,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事實上我之所以認識那胡老三,也不過是因為我多次光顧他那芝麻胡餅攤,多吃了他幾張芝麻胡餅,就這麼簡單。”

段清風看著李楓的眼神變得複雜了起來。

“公子兩歲時,家中發生劇變,而後便被收養,所以公子自然不清楚你那親生父母都是很了不起的人。”

李楓看了段清風一眼,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將信將疑:“哦?這麼說段老爺知道在下那親生父母是誰?”

段清風一臉認真的點了下頭。

李楓放下茶杯,依舊將信將疑:“他們還活著?”

段清風一臉哀傷,重重一聲歎息,搖了搖頭。

“十六年前便已經去世了,若非如此,公子又怎麼會流落街頭?又怎會從小過著貧苦日子,而後還賣身孫家為仆?”

李楓擺了擺手,麵色淡然,說道:“既是如此,段老爺便什麼都不用說了。”

段清風微愕,問:“公子這是不相信在下所言?公子不想知道自己那親生父母究竟是誰?”

李楓很想說我想知道你妹啊!

那什麼流雲叛軍,那什麼李宗一都跟我沒關係,你可不要害我。

他說:“段老爺,請喝茶。”

段清風深深看李楓一眼,站起身來說道:“七日後便是小女及笄之日,到時在下會在這如意樓宴請諸位親朋好友。”

“多謝段老爺照顧我跟段流言段兄等幾位公子合夥開的這如意樓的生意。”李楓頷首。

“小女喜歡李公子喜歡得緊,時常癡癡的吟誦公子那首《登幽州台歌》,屆時還望公子能夠來喝杯酒,祝福一下小女,在下先行謝過了。”段清風施了個大禮。

李楓點了點頭:“既是段兄的堂妹,自要過去喝上一杯,祝福一番。”

“多謝,那在下就不打擾李公子了,先告退了。”

離開之前,段清風還用複雜的眼神看了李楓一眼,兩眼,好幾眼。

看得李楓差點就要動手打人了。

送走段清風後,李楓一屁股做回那椅子上,整個人都不好了。

本以為在天羅衛據點那水牢之中經曆了那場生死之後,原主的真正身份便會徹底被埋在塵埃裡,不會再被人提及。

現在一看,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李楓想哭,再次覺得自己這穿越實在穿得太他娘失敗了。

寫不出《紅樓》也就算了,搞不出那些現代化科技也能接受,現在竟然連穿越後的身份也都一塌糊塗。

下等家丁就下等家丁吧,反正方便之後一路逆襲,更有傳奇性。

但是那什麼叛軍主帥兒子的身份……

“想低調的在廚房裡當個美男子就這麼難嗎?”

李楓相當鬱悶,將麵前那杯早就涼透了的茶端起狠狠倒進嘴裡。

與此同時,醉霄樓,詩園。

在有心人的傳播之下,一眾才子佳人很快便得到那驚人的訊息!

無雙公子此時就在那如玉樓,他將親自主持那詩會,而且李公子也會當場作詩。

況且今日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似乎也冇到這醉霄樓來,僅是來了兩位名氣不是那麼大的先生。

冇有無雙公子以及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坐鎮,怎好意思說這是在舉辦一場詩會?

於是這些才子佳人一個接著一個離開,甚至不少才子佳人離開時都冇去跟楊一一打個招呼,找個合適的藉口表達下歉意。

很快的,走得一個不剩。

身處這被詭異死寂所籠罩的詩園,楊一一的那張臉早就麻木了,腦子空白一片。

她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是她一點都不知道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

因為發生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為零,但是偏偏卻是發生了。

不知過了多久,楊一一嫣然一笑。

“竟然鬨出如此大的動靜,竟能讓楊魚躍親自送匾額過去,還將其懸掛起來……真了不起。”

楊一一覺得今晚得醉一場,替他高興高興。

……

茶室的門被輕輕敲響。

李楓深吸了一口氣,暫時將那個段清風拋到腦後,說道:“進來吧。”

進來的是段流言。

李楓著實想打段流言一頓。

冇事你帶你那三叔過來找我乾鳥啊,害得本公子心神不寧,今晚定要失眠了。

李楓敢肯定的是,這個段清風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七日後在他女兒那及笄禮上,定然還會找準機會糾纏自己,甚至誰知道這幾日他會不會就登門拜訪?

段流言一臉激動的看著李楓,眸子裡有著濃鬱的歎服。

真不愧是李公子,竟可以將本在那醉霄樓參加詩會的才子佳人儘數吸引到這如意樓來。

“看來來了不少才子佳人。”李楓笑道。

段流言一臉興奮:“就連咱們蘇城第一才女洛芊芊洛小姐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