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千陽等五個膏粱子弟則將李楓給圍了起來,皆仿若火燒屁股似的,急得都快跳起來了。

“李兄啊,你可是說了匾額事情你來解決,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有不到半個時辰便要開門迎客了啊,匾額呢?”

“早知如此,就不該聽李兄之言去散播那謠言,這下好了,咱們這如意樓即將淪為笑柄不說,甚至誰知道會不會被那楊公子甚至是楊家給記恨上?”

直到這時候楊魚躍還冇出現,洛千陽等人已經不報任何希望了。

站在窗前的李楓一臉淡然,穩坐釣魚台。

還是那句話:“諸位兄台稍安勿躁,再等等。”

洛千陽急得都恨不得暴揍李楓一頓了:“李兄啊李兄,你究竟要我等等到什麼時候?”

李楓一臉肯定的說道:“最多兩炷香功夫,楊魚躍必到,匾額也會有的。”

與此同時,醉霄樓。

以往二十這日,一眾才子佳人必定齊聚醉霄樓那詩園。

今日的詩園,同樣集聚了不少才子佳人。

雖說最近流言蜚語滿天飛,說名揚樓已然易主,並將在今日開門迎客,還會舉辦一場詩會,無雙公子將會在那現身。

但是這些才子佳人皆是智者,是不會理會那些流言的。

楊一一卻是心生極其不好的念頭。

因為,情況好像不太對。

本該早就到場的天一書院那幾位大儒竟然冇到,隻來了兩位名氣不是那麼大的先生。

更為重要的是,都這個時候了,楊魚躍竟然也冇來!

“難不成楊魚躍真到那名揚樓去了?”楊一一立即否定了自己這種猜想。

畢竟這想法太過不真實了。

楊魚躍若現身,那他就不是楊魚躍了。

就在這時,她派出的那前往名揚樓跟前打探訊息的手下匆忙來報。

“掌櫃的,大事不好了……”

楊一一見這手下一副活見鬼的表情,心頓時提了起來。

“何事?”

“小的看到楊公子的馬車朝著那名揚樓去了。”

“你說什麼?”楊一一瞳孔頓時瞪大,這下這的見鬼了。

……

放眼整個大乾帝國,無雙公子楊魚躍的名頭可謂稱得上是無人不知無人曉,更彆說是在蘇城。

用李楓的話來說,楊魚躍就是大乾帝國的頂流小生,當紅炸子雞!

因此當那輛正緩緩而來的馬車一出現的時候,很多人便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正是無雙公子的馬車!

眾人趕緊讓開道路,心神無不一顫。

那謠言竟然是真的!

無雙公子竟真的到這名揚樓來參加那詩會來了!

與此同時,在無雙公子那馬車後麵還跟有另外一輛馬車,也不知道裡頭坐著的是何等人物。

很快的,馬車在名揚樓門口停下。

停下那一刻,原本大門緊閉的名揚樓大門突然間被打開,李楓帶著洛千陽等五個人迎了出來。

李楓一臉淡然,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洛千陽等五個膏粱子弟看著那熟悉的馬車卻皆一臉驚愕之色。

他們腦子幾乎空白,心裡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即便李楓再三極其肯定的對他們說楊魚躍定會過來,但是他們始終不敢相信。

不可否認,李楓僅憑那首《登幽州台歌》,才氣便可稱得上不在無雙公子之下。

但是僅憑此,無雙公子也實在冇必要給那麼大臉麵到這來吧?

那些前來看熱鬨的人一見到李楓,無不眼睛瞪大,便知道那謠言並非空穴來風。

這名揚樓的新老闆果然是李楓李公子!

就在這時,車簾被打開,楊魚躍下了馬車。

那張異常帥氣的臉上一如既往的淡然,仿若什麼事情都冇發生。

不少圍觀群眾,特彆是女子頓時就覺得眼睛花了,就覺得自己的呼吸不順暢,就要暈死過去了。

“無雙公子好帥哦,好想為他生孩子哦。”

“啊,我要暈了……快搶救我一下,我還想活著多看李公子一眼……”

“……”

李楓迎了過去,拱了拱手:“楊公子。”

洛千陽等五個人也趕緊行了個大禮,就覺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滯了。

楊魚躍看著李楓點了下頭,至於洛千陽等人被他直接無視了。

楊魚躍總是這麼無視他人的存在,但是偏偏就連那些被他無視的人都覺得無雙公子此舉一點毛病都冇有。

與此同時兩個下人從另外一馬車上將一塊巨大匾額取了下來。

隻見那匾額上麵被用紅色絲綢蓋著,看不清究竟雕刻了什麼字。

“你要的匾額我給你送來了。”楊魚躍看著李楓說。

洛千陽等五個人心神再次劇烈一震,幾乎就要昏厥過去。

他們即將開的如玉樓何德何能,竟能讓無雙公子親自將匾額送過來?

“勞煩楊公子幫忙將其懸掛上去。”李楓說。

“好。”楊魚躍麵色淡然點了下頭。

這對話一出,全場陷入詭異至極的死寂之中。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張大嘴巴看著李楓跟楊魚躍,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腦子已經轟鳴得冇有什麼感覺了。

洛千陽更是眼前一黑。

若非站在他身後的段流言一把扶住他,怕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掛上吧。”楊魚躍說。

於是那兩名下人抬著那匾額朝著那大門走了過去。

來到跟前,隻見他們雙腿微微緊繃了下,兩人已然抬著那匾額飛了起來,頓時便站在那房梁上,然後將那匾額掛了上去。

這一飛,惹得李楓一陣羨慕。

心想那日在那金佛寺放生池旁,若是自己也會飛,怎麼可能被玲瓏公主追上,還被咬了一大口?

隨後,那覆蓋在那匾額上麵的紅色絲綢被取了下來。

頓時,“如玉樓”這三個方方正正的燙金的大字出現在眾人麵前!

幾乎所有人一眼便認了出來,那是無雙公子的字!

於是,全場再次一片死寂!

無雙公子親自書寫“如玉樓”這三個字也就算了,竟然還幫做成匾額。

幫做成匾額也就算了,竟然還親自送來。

親自送來也就算了還幫掛上去……

要不是兩人年齡實在對不上,眾人都想以為說李楓其實是楊魚躍的私生子!

“已為楊公子準備好酒菜,楊公子,請。”李楓笑道。

楊魚躍點了下頭,朝著那如玉樓的大門走去。

李楓緊隨其後作陪。

路過洛千陽身邊的時候,李楓有些無語。

洛千陽是他們這幾個“股東”一同推選出來的掌櫃,日後如意樓的大小事都將由他來打理。

今日如玉樓開口迎客,身為如意樓的掌櫃怎可這般半死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