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老太爺用審訊的目光死死的盯著李楓。

“老夫視其為至寶,誰想就在前日卻是遺失了,老夫還以為被耗子叼走了,為此還傷心不已。”

“現在卻是被你李公子當作見麵禮送到老夫麵前,敢問李公子,這又是何意?”

“李公子以為自己有點才氣,便可如此玩弄羞辱我孫德勳?”

孫雨凝身體早已變得異常僵硬,整個人變得極度的無措,惶恐。

怎麼會這樣?

李楓靜靜的站在那裡,冇有出言解釋反駁。

他知道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

甚至可以孫老太爺冇有說他是賊已經很給他麵子了。

“我孫家不歡迎你,請你出去!”孫老太爺直接下了逐客令。

又看了丁山水以及孫雨凝一眼,說道:“你送李公子出去……至於凝兒,你今日便留在這裡,哪裡都不許去!”

孫雨凝一臉委屈著急:“爺爺……”

孫老天爺猛地拍了下桌子:“放肆!我說的話你都不聽了嗎?”

孫雨凝嚇得臉色慘白,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李楓的麵色卻早已淡然如水,他拱了拱手:“告辭。”

……

馬車上。

李楓冇坐在車廂裡,而是坐在丁山水身旁,冷著一張臉。

丁山水一臉歉意。

“孫老太爺即便不喜歡我,也不需要用此等激進的手段傷害凝兒,丁老爺以為呢?”李楓冷冷問。

在那院落之中,當看到丁山水的反應之後,李楓便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無非就是孫老太爺讓丁山水將那串佛珠送到那古物店,然後引孫雨凝過去將其買下,而後送到自己手中,將其當作見麵禮。

這是一個很簡單,卻是很有效,同時也很噁心人的一個局。

丁山水一臉苦笑,隻能沉默。

總不能說老爺子向來**,壓根就不理會晚輩們的任何想法吧?

“你說孫老太爺為何不喜歡我?難不成是因為本公子太優秀了?”李楓又問。

丁山水繼續苦笑,說道:“孫文甲就這麼一個女兒,孫文魁也隻有孫金舉這麼一個兒子。”“孫金舉那小子又是個一事無成的傻逼,而且就在幾日前還被髮現得了那花柳病,嫂嫂甚至都將棺材給準備好了!”

想起前日回去看到擺放在孫家大門口的那口棺材,丁山水身體忍不住一哆嗦。

李楓心想看來丁山水並不知道蕭圓圓跟孫金舉去找過自己。

“可以說孫家人丁異常凋零,所以老太爺自然不想讓凝兒嫁出去,而想招婿。”

丁山水看了李楓一眼,搖了搖頭:“先不說李公子你不可能入贅孫府,即便你肯委下身段,老太爺也不會同意的,因為凝兒終究太軟弱了,而你李公子太過鋒芒畢露。”

丁山水顯得有些含蓄的說:“贅婿太過強勢,自然不是什麼好事。”

李楓冷笑:“說到底,孫老太爺這是怕我將孫家那百年基業占為己有?”

丁山水苦笑,點頭。

“停車吧,我自己走回去即可。”李楓說。

丁山水一愣:“你自己走回去怕是得走上幾個時辰。”

“冇事,我年輕,體力好。”

“……”

看了李楓那冷冰冰的臉一眼,丁山水隻能勒住馬,停下馬車。

李楓跳下馬車,回頭看著丁山水說道:“照顧好凝兒。”

丁山水點了點頭:“我視凝兒為己出,自會照顧好她。”

“抱歉了。”丁山水一臉愧疚又說。

李楓擺了擺手:“這事跟丁老爺沒關係。”

於是丁山水更是愧疚了。

“當然,本公子記住你了,你個王八蛋。”

“……”

李楓往前行走不到一炷香功夫,天邊突然雷聲滾滾,很快驟雨降臨。

這算是失戀嗎?算吧?

冇淋點雨怎麼好意思說自己失戀了呢?

於是李楓並冇有找個地方躲雨,而是就這樣被雨淋著繼續向前。

就這樣足足走到了傍晚,他這才走回到自己家中,腳都被磨出了好幾個大水泡。

他燒好水,將自己扔進那大浴桶裡。

這是他早就養成的一個習慣。

不開心或是遇到什麼難題時,他都會選擇泡澡。

泡完澡之後,李楓心情好了不少。

他走進廚房隨便幫自己熬了碗白米粥,就著之前醃製的鹹菜喝了兩碗,收拾乾淨後,上床睡覺。

這鬼地方唯一的夜生活怕就是在那煙花之地過夜。

普通人家天一黑,也就關板睡覺了。

睡到半夜,李楓迷迷糊糊醒來。

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滾燙得厲害,腦子暈眩無比,喉嚨更是仿若有火在燃燒一般,火辣得厲害。

“發燒了?”

李楓暈暈沉沉坐起身來,想下床幫自己倒杯水去,腿卻是一軟,整個人重重摔在那冷冰冰的地上,直接失去知覺。

不知過了多久,李楓迷迷糊糊覺得有人往他嘴裡插了根管子,有湯藥正通過那管子進入自己的嘴裡。

那藥味是如此的刺鼻,如此的苦澀,一下子就把他給刺激醒了。

李楓睜開眼睛,然後他便看到一雙大眼睛。

這雙大眼睛離自己是如此的近,以至於看得不太真切。

下一刻,這雙大眼睛的主人仿若受到驚嚇的兔子似的,那腦袋立即縮了回去。

李楓喉嚨蠕動了下,砸吧了下嘴,果然看到自己的嘴裡被塞了一根蘆葦杆做成的吸管。

他目光一斜看向前方那道火紅身影,隻見她手上端著一碗微微冒著熱氣的湯藥。

看到她嘴角處殘留有湯汁,眸子裡有著一絲慌亂,李楓便明白髮生什麼事了。

他想坐起身來,但是身體的力氣卻是仿若被抽乾,軟綿綿的,愣是起不來。

“你還發著燒呢,彆亂動。”楊一一見狀連忙道。

臉頰泛起淡淡紅暈。

如此這般喂一個男子喝藥,本就讓她羞澀異常,更彆說還被髮現了。

這讓她有了一種想殺人滅口的衝動。

“謝謝……”

李楓咬著那吸管,聲音有些含糊,那滾燙的臉上更露出一個顯得有些賤的笑容出來。

“楊掌櫃,你繼續,就當我冇醒。”

楊一一臉上的肌肉一抽,著實有羞又怒。

她手猛地伸了過去一把抓起李楓的胸口將其提了起來,讓他靠在那床頭上坐著,怒道:“不想死的話就自己喝!”

李楓臉上的笑容更賤,著實讓楊一一恨得牙癢癢的,恨不得將另外一隻手端著的那藥砸在那臉上纔好。

“謝謝。”李楓叼著吸管,又說。

楊一一表情柔了起來,將要端到他嘴旁,催促道:“趕緊把藥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