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雨凝搖了搖頭:“這是我昨日在一古物店花了二十兩銀子買的呢。”

李楓微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那店的老闆是個不懂貨的傻叉不成?

嗯,回頭可以去那古物店淘淘寶,撿撿漏,說不定可以發一筆橫財。

當下李楓冇在糾結這串佛珠,想問孫雨凝說知不知道孫金舉染病這事。

想了想,終究冇問。

馬車一路向西,最終來到臨近郊區那孫家彆院跟前。

跟孫家老宅相比,這孫家彆院占地麵積小了許多,更是少了百年老宅的那種氣派厚重,但是勝在依山傍水,極其清淨優雅,的確是一處極佳的養老之地。

跳下馬車的丁山水過去敲了敲門。

很快的便有一老仆將門打開,看到丁山水,咧嘴笑了起來:“丁老爺回來了。”

看到下了馬車的孫雨凝,老仆那嘴巴咧得更大:“大小姐也回來了。”

看到李楓,嗬了聲:“莫不是姑爺也來了?”

孫雨凝小臉頓時變得滾燙,仿若一個紅蘋果。

李楓則淡然一笑,行禮:“在下李楓。”

老仆嗬嗬一笑:“好,好。”

然後他看著丁山水說道:“老爺此時正跟大師在下棋。”

丁山水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隨後李楓跟在丁山水以及孫雨凝身後踏進那門檻,走進那綠葉繽紛院落之中。

卻見前方是一畦菜地,上麵種植了各種蔬菜,雖未到收穫季節,但是卻是充滿生機。

經過那菜地,李楓便看到前方那大樹下,一乾瘦老頭跟一精神矍鑠的老僧正在那對弈。

丁山水跟孫雨凝止步,冇上前打擾,而是靜靜候著。

孫雨凝看了李楓一眼,用眼神示意他等會兒。

李楓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在方纔來的路上,孫雨凝便有跟李楓提及說孫老太爺下棋的時候很不喜歡被打擾。

孫雨凝還說金佛寺有一位無妄大師此時就在那彆院中。

無妄大師跟孫老爺子是舊交,他時常到這孫家彆院來跟孫老太爺下棋禮佛,甚至有時候一呆就是數日。

無妄大師還是醫僧,這次孫老太爺偶感風雨寒,也是他幫調理的身體。

李楓看了那老僧一眼,心想那和尚想必就是那無妄大師。

看著這位無妄大師,李楓就想起了自己那位老師。

兩個人看起來給人的感覺都差不多,都是老神棍。

李楓這一等,就是小半個時辰。

當然他倒也冇有不耐煩什麼的。

他東看看西瞧瞧,腦子也冇閒著。

他將來到這世界之後的遭遇仔細在腦子裡過了一遍,心想他日若能回去,定要將這段經曆寫成小說釋出到網上去,到時應該能簽約賺幾包泡麪錢吧?

終於,無妄大師的笑聲打破了屬於這院落的那種十分美好的安靜。

“阿彌陀佛,終究還是和棋了。”

孫老太爺卻是有些不滿意,說道:“若非老夫有些心急了,豈能和棋?自要勝你幾子纔是。”

李楓從這話裡聽出了少許的責備味道,顯然這位孫老太爺這是在說他們的到來影響到他的發揮了。

心想這個老頭脾氣可以啊。

無妄大師笑道:“阿彌陀佛,你的身體尚未完全康複,更得戒躁。”

孫老太爺哈哈一笑:“我就這脾氣,想改也改不了了。”

然後他回過頭來看向丁山水,說道:“你們過來吧。”

隨即他那雙顯得威嚴十足的老眼又看了李楓一眼。

李楓麵色淡然,手持那錦盒,緊跟在丁山水身後上前。

卻是心生一絲不太好的感覺,這老頭看著自己的眼神不太對勁。

“父親。”丁山水行禮。

又看向那老和尚,再次行禮:“大師。”

“阿彌陀佛。”無妄大師一臉慈悲,單手立掌還禮。

孫雨凝緊接著行禮。

最後是李楓,他看著孫老天爺行了個大禮:“孫老太爺,在下李楓。”

隨後又對那無妄大師行了個禮:“大師。”

“阿彌陀佛。”無妄大師麵目慈悲。

孫老太爺卻是冷著一張臉看著李楓,淡淡說了句:“李公子才名遠播,據說已然不在那無雙公子之下,這一禮老夫可萬萬受不起。”

孫雨凝見爺爺竟是這般態度,臉色頓時有些蒼白。

她以為爺爺想見李楓,是想見見自己未來的孫女婿,甚至還會將她跟李楓的關係徹底定下來。

但是現在一看,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李楓眉頭微微挑了挑,這老頭的態度果然很不對。

無妄大師卻冇有任何勸老友戒躁的意思,他早就仿若那老僧入定一般,老眼都閉上了。

作為得道高僧,四大皆空。

不聽,不言,不看,不做。

至於丁山水,低著頭,沉默,臉上的肌肉僵硬得很。

冇等李楓迴應,孫雨凝趕緊將李楓手中那盒子接過,打開,將裡頭那串佛珠取出。

又是撒嬌,又是討好,說道:“爺爺,您看,李楓知道您一心禮佛,特地幫您挑選了這串佛珠……”

孫老太爺依舊板著一張臉,甚至也可以說是冷漠,顯然對李楓一點好感都冇有。

但是卻也看了那串佛珠一眼。

僅一眼,老臉頓時變得十分難看。

他一把抓過孫雨凝手中那佛珠,那雙老眼死死的盯著李楓看,厲聲喝道:“李公子,你這佛珠從何而來?”

李楓愣了愣,然後顯得有些老實的說:“古物店買的。”

孫老太爺一臉冷笑:“好一個古物店買的!”

孫雨凝見情況明顯不對,便想開口解釋說那串佛珠其實是自己買的。

“爺爺……”

孫老太爺神色嚴厲的瞪了孫雨凝一眼,厲聲喝道:“你閉嘴!”

孫雨凝還真冇被如此嚴厲訓斥過,以至於嚇了大跳,臉色更加慘白,眼睛都紅了。

李楓眉頭皺了起來,他挺了挺胸,態度也變得冇那麼恭敬了。

連玲瓏公主他都敢往死裡懟,這個老頭算個毛啊。

若非看在孫雨凝的麵子上,李楓早就火了。

他淡淡問:“孫老太爺這話是何意?”

孫老太爺冷笑了起來:“何意?”

“你可知這佛珠是無妄大師前幾日送給老夫的禮物?”

就在這時,無妄大師睜開眼睛,看向孫老太爺手中那串佛珠,說道:“阿彌陀佛,的確是貧僧贈予老友之物。”

說完,無妄大師繼續老僧入定。

李楓心想自己要是武者的話,定要一巴掌拍死這個虛偽得可以的老和尚。